<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魔女的报复
    陈军现在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就是单纯铺平垫稳地说。顶点小说更新最快相声艺人表演四种风格,帅卖怪坏,所有艺人的表演风格都是在台上磨练出来的。

    最后的风格的形成跟艺人的自身条件是分不开的,有些人天生就机灵、坏坏的,就像何向东这样,所以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坏的风格。

    当然更重要的因素还是要看观众的喜好,观众喜欢看什么,演员就表演什么,表演风格也就出来了。

    所以风格的形成是在两种因素共同作用下的。

    至于陈军未来会形成什么样的风格,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范文泉纠正道:“你呀,别胡说,老老实实给观众介绍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陈军这才正正经经做着自我介绍:“我叫陈军,师承何向东先生,是我们向文社的一个小字辈。水平一般能力有限,感谢大家多多支持了。”

    “好……”来的大多都是老观众,非常给面子。

    范文泉一瞧火候差不多了,他就要领着陈军入活儿了,像陈军这样的刚上场的新嫩演员,一定要给他配一个好一点捧哏搭档才行,这场相声的节奏全都是范文泉把控着的。

    急了给他压一下,慢了给他提一下,现在还要领着他顺当入正活儿,老范水平可够高,陈军是省了大力气了。

    范文泉开始带陈军入活儿了:“对嘛,好好介绍就好,可别学你师父那样乱占便宜。”

    陈军点点头:“您说的对,我得向您学习,您可是个实诚人啊。”

    范文泉乐滋滋道:“这话对。”

    陈军对观众说道:“我这师爷可是个老实人啊,呵,都没见过这么老实的,你们想,连孩子都不是他亲生的,他能不老实嘛。”

    “去。”范文泉怒喝一声,一把把陈军给推开了。

    陈军在一旁坏笑不止。

    “噫。”观众起哄。

    又是一个包袱,范文泉骂道:“小小年纪,胡说八道,你师门长辈怎么教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正式带到路上,准备要入活儿了。

    陈军吃惊地捂住嘴巴,惊讶地看着范文泉,就跟见了鬼似得。

    范文泉还纳闷了:“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还说错了?”

    陈军不敢置信问道:“你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范文泉理直气壮道:“废话,我说错了吗?”

    陈军摇摇头,惊叹道:“您说我没事,您说我师父也没事,可您不该说您的长辈呀。”

    范文泉急了,问道:“我哪有说我的长辈?”

    陈军道:“您可是我师父的亲师叔啊,我师父的师爷可是您的亲师父啊,您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哇。”

    “哦,你。”陈军捂着嘴,还不忘瞧一眼观众,另外一只手指着范文泉,他这是引导观众一起骂街呢。

    观众立刻就开始躁动了,众人惊唿,看着范文泉。

    范文泉都傻了,嘴巴张的老大。

    “不是。”范文泉摆手想解释。

    陈军却义正言辞道:“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范文泉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陈军可傲娇了:“哼,上梁不正下梁歪?”

    无奈之下,范文泉只能讨饶道:“我就是一时嘴快,别当真呀。”

    陈军却根本不吃这套:“呵,上梁不正下梁歪。”

    范文泉道:“我说错了,你就别往心里去,大伙儿也都一样,就当我是个浑人好了。”

    陈军问道:“您是什么?”

    范文泉道:“我是一浑人啊。”

    陈军不屑一声冷笑:“浑人?呵,这你可比不了。”

    范文泉问道:“这我怎么比不了了?”

    陈军朗声道:“这是一位古人呐。”

    正式入活儿了。

    何向东提着的心也放下大半了,从垫话儿到入活儿,陈军都表现的很不错,接下来就是正活儿的贯口部分了。

    这些东西陈军都不知道练过多少遍了,早就烂熟于心了,这次使出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何向东可以放心了。

    何向东看着一号桌的叶自清,面露感慨之色,叶自清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孩子看来还是能分得出轻重的,也没在陈军的开门第一炮上捣乱,回头得好好谢她。

    何向东是想着感谢,陈军却不知足了,这孩子还在想为什么叶自清还不捣乱呢,还挺失望的呢,这孩子也是想瞎了心了。

    范文泉问道:“古人?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位古人啊?”

    陈军笑道:“什么都不懂,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秦始皇命王翦兵吞六国,在夜间偶得一兆,梦见黑娃娃白娃娃双夺日月,惊醒后心中甚是忐忑不安,恐怕江山落于他人之手。”

    贯口正式开始了,贯口讲究咬字要准,吐字要清,而且是要越来越快的,陈军的基本功打的很扎实,贯口说的极好。

    “遂下旨意,南修五岭,西建阿房,东开大海,北造万里长城,以防匈奴。不想江山传至二世胡亥之手,就有楚汉相争之事。鸿门宴刘邦赴会,项伯、项庄拔剑助舞。多亏大将樊哙,保走刘邦。楚、汉两路进兵,以咸阳为定,先进咸阳为君,后到咸阳称臣。此时有一人姓韩名信,投到霸王帐下,霸王只以执戟郎授之。”

    陈军在台上落落大方,背着趟子(贯口),手眼心法步配合得当,口条也极好,语速越来越快,但却丝毫不乱。

    “好。”观众第一次叫好。

    陈军心中欢喜,嘴上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也有几分炫技的意思,何向东眉头一皱,自己徒弟自己最清楚,以陈军现在的水平,还不能完全掌握这样的速度,很容易出事的。

    陈军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后来张良卖剑访韩信,告诉他,你必须弃楚投汉,方能大鹏展翅。于是韩信投奔刘邦,果然登台拜帅,明修战道,暗渡陈仓,智取三关,在九里山前,设下十面埋伏计,困住楚霸王……”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叶自清露出了邪恶的微笑,她怒视着台上的陈军,一把就抓起来桌子上的盖碗茶的茶杯盖子,作势就要往台上砸。

    陈军见状一惊,贯口一句没接上,断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