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女魔头怎么不捣乱呢
    作死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有真本事的,这种人作死就是在挑战自己,艺高人胆大,他们根本不惧,这叫能耐;还有一种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半桶水晃荡自以为很了不起,这种人就是找死了。

    在范文泉和何向东看来陈军这孩子就是在找死,他才上了几天场啊,前几次都还是唱快板唱太平歌词,说相声都还是头一次。

    平时尽看何向东在台上现场抓哏,信手拈来,砸挂本事天下第一,但人家在地上摸爬滚打多少年才有这份本事的,你陈军一个狗屁实战经验都没有的货色也敢玩这个,不是作死是什么啊?

    何向东轻声一叹,还真是没摔过不知道疼啊,但愿这孩子不要被打击太狠吧。

    范文泉也是和何向东一样的想法,有些时候让孩子受受挫折并不是什么坏事,说不得还是个锻炼的机会呢,宝剑锋从磨砺出嘛。

    几乎是一瞬间,陈军这个悲催的孩子立刻就被范文泉和何向东给放弃了,没人看好他。

    陈军却还是浑然未觉,相声演员是有规矩的,一般找包袱只能是在同行身上找,是不能拿观众打趣的。

    但是也有例外,比如观众是演员的朋友,诶,在他身上找几个无伤大雅的包袱,这是不要紧的,但是不能过分了。

    叶自清身上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她虽然和向文社这帮说相声的杠上了,但是这也正好说明她和这些人关系的密切啊。

    所以唤一声勇哥,这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要是人家不愿意早就说了,叶自清还挺乐意的,她现在净拿这个报仇了。

    陈军继续美滋滋往下说:“刚刚说的都是玩笑话,跟大家开一个小小的玩笑,我想我勇大爷是长辈,肯定不会和我一般见识的。”

    范文泉道:“嗬,等会人家弄死你,我们可不管啊。”

    陈军仰头笑笑,丝毫不惧。

    叶自清已经在心里记恨上这个混小子了,就等着报复了,这傻小子要完蛋了。

    陈军今天要说的段子是,这是个传统的相声段子,也是大多相声演员开蒙的活儿,陈军学八扇屏也有年头了,这个相对熟一点,不容易出岔子。

    想当年何向东和方文岐撂地卖艺的时候,被观众点名说相声的时候,说的也是八扇屏,那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说相声。

    期间还出了不少小插曲,文哏类段子没有逗笑观众,连续好几个包袱都瘟了,方文岐都以为何向东的开门第一炮要哑火了。

    谁知道何向东居然现场抓哏,临场编段子,自由发挥了,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观众相当买账,何向东的第一炮非常响亮,现在轮到陈军了,就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样了。

    陈军摆摆手往下说:“没事,死有重于泰山,也有重于其他山。”

    范文泉搭腔道:“你是说你师父吧?”

    陈军帮着抖了一下,还有好多观众没明白过来呢:“啊?您这是骂我师父胖啊。”

    “哈哈……”观众笑,掌声起。

    刚才这个包袱就正好说明相声演员需要捧逗俱佳,有些包袱得两人互捧互抖才能响,使活儿抖包袱这里面的技巧太多了。

    叶自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要起哄的样子。

    陈军看了叶自清一眼,心里还隐隐有些失望呢,你说这孩子死不死?

    范文泉瞪起眼珠子道:“我说怎么了,他何向东能怎么样我?”

    陈军立刻认怂:“不敢不敢,您是长辈,我师父可不敢怎么着你,可关键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受不了啊。”

    范文泉使坏道:“哟,你师父这么不讲理啊?”

    陈军张嘴就道:“嗬,他什么时候讲过理啊。”

    “嚯。”范文泉惊叫一声。

    陈军脸色当时就变了,非常紧张地往后看了一眼,这模样把全场观众都逗笑了。

    他们的八扇屏的垫话儿部分是自己攒的,不是二赵的版本,也不是其他老先生说过的,梁子框架自然是传统相声为好,这是经历过时间检验的宝贝,但是里面的一些段子还是应该要与之俱进的,这样才能更加适应现在观众的需要,这叫旧瓶装新酒。

    陈军拍拍小心脏,道:“师爷,您就吓唬我吧。”

    范文泉摆摆手,没有答话。

    陈军正经站好,说道:“上台来得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范文泉道:“哦,你现在才想起来还有这事儿啊?”

    陈军笑道:“后台背词儿背串了。”

    这是陈军自己抓的现挂。

    范文泉仰头大笑。

    观众也笑了。

    何向东在后面看的微微点头,抛去这孩子的作死行为不说,单从艺术水平而言,确实很不错,挺有能耐了。

    陈军道:“不闹啊,我就是向文社里面的一个小字辈,辈分最低的就是我了,我的艺术水平也是最差的,所以我的名字不值一提,以后大家都不用喊我的名字,直接叫我弱智就行。”

    范文泉惊讶道:“哟,这么客气呢,这可不像是你师父的徒弟啊。”

    “哈哈……”观众大笑。

    连陈军自己都被逗笑了,何向东爱占便宜是出了名的。

    陈军道:“我是有道德的艺人,和我师父不一样。”

    范文泉问道:“你是说你师父缺德了?”

    陈军懵了,观众笑了。

    师徒梗,何向东是向文社里面最大的角儿,观众非常喜欢他,陈军是他徒弟,所以陈军上台说相声用师徒梗准能响。

    陈军苦着脸道:“师爷,您怎么又挖坑让我跳啊?”

    “哈哈。”范文泉坏笑。

    陈军摇摇头道:“为老不尊啊,没办法,上了台啊,我还是得好好介绍他老人家,这位是我们著名的相声名家范文泉先生。”

    范文泉客气道:“不敢当不敢当。”

    观众鼓掌。

    陈军道:“您是相声名家,我只是一个弱智,能和您站在一个台上,我很荣幸啊。”

    范文泉笑道:“你客气了。”

    陈军苦着脸对观众说道:“越想我越是难受啊,我惭愧啊,我艺术水平低啊,我都不好意思站在这舞台上。”

    范文泉摆摆手,劝道:“孩子,不至于啊。”

    陈军痛苦捂着脸:“以后报幕的时候,让主持人别报我名字好了,就报弱智吧。下面请您欣赏相声,表演者弱智、范文泉。”

    “啊?”范文泉惊叫一声。

    “噗。”全场观众笑喷。

    铺平垫稳的一个包袱居然到现在才翻了过来,不过这效果倒真是出奇的好。

    范文泉指着自己问道:“哦,敢情弄了半天我是弱智啊?”

    陈军无辜道:“没有啊。”

    范文泉惊叹道:“你还真是你师父的亲徒弟啊,这骂人水平绝了。”

    陈军羞赧地笑了,心里却隐隐有些失望,女魔头怎么不捣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