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进击的陈军
    这是周六晚上,周末晚上都是比较热闹的,来的客人也会稍微多一点,今晚上就来了七十多个客人,虽然比不上原来的向文社,但也还算不错了。

    观众陆陆续续进场了,茶馆伙计也在招呼他们,茶水瓜子点心这些东西也都一样一样端到了桌子上,这些收入都是茶馆的,何向东他们能拿的只有票钱分成。

    还有一样是鲜花分成,在剧场里面是可以购买花篮送给台上演员的,茶馆里面是有鲜花卖的,而且价格比外面都要贵一些,这就相当于打赏了。

    而且到剧场里面听相声,茶馆的工作人员一般也不会让他们带着什么零食或者鲜花进来,这些玩意儿都是茶馆的收入。

    快到七点了,观众差不多都进场了,叶自清这女魔头也进来了,依然是一号桌,这都快成她的个人专属了。

    茶馆伙计也很有眼色,都不用人家说话,就各种瓜果点心都端上来了,这位可是姑奶奶。

    陈军在上场门那边暗瞧了一眼,看到这位姑奶奶又来了,这孩子不仅没慌,反而更加激动了,他其实还蛮希望叶自清能来的。

    因为叶自清经常领着观众起哄捣乱,而能把观众起哄镇压下来的演员才是好演员,这说出去可是件相当有面子的事情,他陈军第一次登场就能完美处理好观众的起哄,那他还了得。

    陈军毕竟是年轻气盛,本事确实也不错,他自身条件就很好,何向东也教的非常认真,这孩子可骄傲了。

    ……

    正式开场演出,陈军和范文泉是第一个上,在后台,何向东还在叮嘱陈军:“等会上场之后,慎着点来,别慌张,还有尽量不要管那些老女人的挑衅,万一她等会捣乱,你也别慌啊,别惹她,听到没。”

    陈军拍着胸脯道:“师父,您放心吧,我一准丢不了人。”

    何向东轻笑一声:“丢人是你自己的事儿,行了,快去吧,师叔,这孩子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范文泉点了点头,对陈军说道:“怎么着,爷们儿,咱走吧?”

    陈军笑眯眯对范文泉说道:“师爷,您走前头。”

    “得嘞。”范文泉乐呵呵应了一句。

    爷俩就往台上走去。

    何向东沉吟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放心不下,就赶紧换上自己平常的衣服,然后出了后台跑到剧场里面去了。

    张文海看了一眼,翻翻白眼嘀咕了一句:“这当爹的是真不好当。”

    ……

    正式开场,主持人报幕。

    范文泉走在前头,陈军笑眯眯跟在后面,观众鼓掌,来的大部分都是老观众,对这两人也都熟悉。

    何向东为了陈军今晚的演出可没少费力气,他在平常演出的时候也经常把陈军叫出来给观众见个面,让观众多捧捧这孩子。都说师徒如父子,他这个当爸爸算是真合格了。

    两人上场,台中站好,朝着观众鞠上一躬。

    叶自清美眸一动,微微有些诧异,她没想到今天的开场居然是陈军这孩子,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上场说相声吧?

    “好……”观众相当给面子,立马开始鼓掌了。

    陈军抬头看看台下坐的满满当当的观众,笑了一下:“人来不少啊,刨去空座都坐满了。”

    “噫……”观众起哄,这迎门包袱是何向东经常用的,现在从陈军嘴里说出来就显得那么好玩了。

    范文泉捧哏的功夫自然是深厚的不得了了:“你还真是你师父的亲徒弟啊。”

    “哈哈……”观众鼓掌,倒不是这个包袱多好笑,而是范文泉把观众心里话都说出来了,捧哏演员一个相当大的作用就是要把观众的想法和意见在舞台上转述出来。

    何向东坐在后面角落里面,瞧见陈军在舞台上落落大方,他心中顿时安定了不少,不紧张就是好事。

    陈军见观众反响不错,他心中也隐隐有些激动,也放开了不少:“今儿来的观众不少,还有好多熟人,我勇大爷也来了。”

    叶自清一愣。

    范文泉捧着问道:“这勇大爷是?”

    陈军冲着一号桌一指,说道:“我师父喊她叫勇哥,我这个徒弟论起辈分来自然是要喊一声勇大爷的。”

    “勇大爷,您挺好的吧?”陈军双手抱拳,笑嘻嘻向叶自清行礼。

    “噫……”观众起哄,笑成一片。

    何向东脸一黑,这混小子真他妈是个混小子啊,不是说让他别招惹叶自清那个女魔头嘛,他怎么还自己靠上去了,这个小王八蛋。

    叶自清也愣了,听着耳旁观众的阵阵哄笑声,她的一张俏脸也渐渐黑了下来,她原先看见是陈军上场,她是不打算起哄的,毕竟人家是第一次上场,谁知道她这里安静了,台上那货居然主动找事了。

    范文泉瞥了一眼台下的叶自清,心里不满陈军的乱来,但他还是稳稳捧着说道:“你师父胡说就算了,你自己可别学,人家那么漂漂亮亮一个姑娘,叫勇哥多难听啊。”

    叶自清的脸色丝毫没有因为范文泉的话而变得缓解,依旧是黑着的。这姑娘倒也是好玩,她算是和这帮说相声的扛上了,天天来战斗。

    陈军点点头,继续说道:“对,我也觉得有点难听,是我师父尽胡说八道。”

    叶自清已经是老观众了,套路她全懂,在这帮人没有把包袱抖出来之前,说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果然,陈军开始作死了:“是呀,人家女孩多好看啊,有一句古诗能形容,叫做又勾勾又丢丢。”

    范文泉腻味叫道:“这什么古诗啊?”

    陈军道:“我也不知道,唐诗三百首上面学的。”

    “嗬,你呀,肯定看的是盗版书。”

    陈军继续道:“但要说人家姑娘美的还是人家的声音,那叫一个美妙动听啊。”

    范文泉捧了一下:“哦,那是怎么样的呢?”

    陈军做了一个老生捋髯,狂笑道:“哇哈哈哈哈……”

    “嚯……”范文泉惊叫一声。

    观众狂笑不止。

    叶自清冷面挂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