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老滚刀肉
    何向东当时心中就是一紧,这怎么了这是?

    田佳妮也紧张了,站起身来,问道:“爸,您怎么了?”

    一句话就把田父给气坏了,田父就像是被触怒的狮子一般,怒吼道:“滚。”

    田佳妮当时就被吓住了。

    王弥苇赶紧催促道:“还愣着干嘛,没听你爸让你赶紧滚去登记吗?何向东,这个王八蛋小子还坐着干嘛,还不快领着你老婆出去,赶紧去登记,年纪轻轻就磨磨蹭蹭的。”

    何向东和田佳妮呆呆看着田父。

    田父脸上狠狠抽搐了几下,愣是没说出反驳的话来。

    何向东、田佳妮还有一旁坐着的张阔如顿时就对王弥苇惊为天人了,这才进去多大一会儿啊,现在出来田父怎么就大变样了,居然同意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王弥苇眼珠子瞪起来,张嘴骂道:“还愣着干嘛,赶紧滚,磨蹭什么,快去。”

    王弥苇朝着张阔如使了个眼色,都是老伙计了,张阔如瞬间会意,一脚就踹在了何向东的屁股上,大声喝道:“快走,愣着干嘛?”

    何向东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出于对两位老爷子的信任,何向东拉着田佳妮给田父鞠了一躬,便匆匆出门了。

    田父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张阔如用眼神询问王弥苇。

    王弥苇看着张阔如,用嘴型说了一个字:“快。”

    张阔如点点头,知道王弥苇说的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的,他便匆匆跑了出去,不管怎么说,他今天是一定要让这两个孩子把证领了的。

    这才是真正的生米煮成熟饭,万一人家反悔呢,张阔如也是蔫坏蔫坏的,这个世界就没好人。

    王弥苇还在张家待了好一会儿,下午的时候田母也回来了,一直到傍晚,王弥苇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张家。

    一推门进去,就瞧见何向东几人都在看他。

    王弥苇把门带上,疲惫问道:“证领了吧?”

    张阔如道:“领了,我押着这两孩子给领的。”

    何向东和田佳妮一脸悻悻然,莫名其妙嘛,太莫名其妙了,田父莫名其妙生气,莫名其妙就同意结婚了,何向东和田佳妮正莫名其妙着呢,结果就被张阔如押着莫名其妙去把证给领了。

    王弥苇回来就瘫在了沙发上,长吐一口气:“领了证就好,不枉费我一番心思,哎呀,累死我了,赶紧给我倒杯水去。”

    何向东依言过去给王弥苇倒水喝,放在了他面前,问道:“先生,您到底和田叔叔说了什么呀,他怎么突然就答应了?”

    王弥苇端起杯子,一口气就给喝完了,也没心思解释,就对何向东呼喝道:“赶紧过来给老子捏捏肩膀,老子快累死了。”

    何向东无语坐下给王弥苇按摩了起来。

    田佳妮都快急疯了,忙道:“老爷子,您赶紧说呀,我都快急死了。”

    王弥苇被何向东捏了几下,舒坦多了,这才慢慢悠悠说道:“我也没说别的,就说你已经怀上了,再不结婚他这外孙子就藏不住了。”

    “啊?”田佳妮声音都变了。

    张阔如当时就目瞪口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何向东也愣在当场,手上都用不了力了。

    他们一直以为王弥苇是过去说理去了,就像诸葛亮舌战群儒那样,通过他精妙绝伦的语言艺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田父给说服的,谁能想到他居然来了这么一出!

    王弥苇一瞧何向东手上不用力了,他便催促道:“干嘛呢,愣着干嘛,赶紧摁啊,我这给你忙前忙后的,都快累晕了。”

    何向东无语苦笑。

    “啊?”田佳妮放声尖叫,她都要疯了。

    张阔如都傻了。

    何向东苦笑责怪道:“先生啊,您怎么能那样说呢,妮儿没有怀孕啊,你这样说多不好啊,她爸妈得多生气啊。”

    王弥苇道:“没事,解释清楚了就好了,反正也没外人知道,也不算是坏了人家姑娘的声誉。”

    何向东道:“妮儿的爸妈知道我们要是这么骗他们,他们还怎么能放心让女儿和我在一起啊。”

    王弥苇非常光棍道:“反正证都领了,他家老头儿要是不怕自己闺女马上变二婚妇女,就当我输。”

    “靠。”这句粗口是张阔如骂的,“难怪你催我让他们赶紧领证。”

    田佳妮欲哭无泪。

    何向东痛苦闭上了眼睛,他原本以为老头有什么好主意呢,结果居然来了这么一出,这不是操蛋嘛。

    王弥苇道:“你们把证领了就好了,至少比你们私底下偷偷领证要强,你那岳父没有当场反对,日后就有说头了。”

    何向东头疼道:“您使的这损招,您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啊?”

    张阔如也问:“你倒是也不怕,万一姓田的硬要让佳妮打掉孩子怎么办?”

    王弥苇道:“打孩子对小女孩的身体影响太大了,他要是舍得才怪了。”

    这话让田佳妮心里暖暖的,可也更加自责了。

    何向东抓抓头,站起身来,说道:“妮儿,我陪你回趟家吧,把事情解释清楚,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好。”田佳妮快速应了一声。

    王弥苇也没有出声反对,何向东和田佳妮便匆匆出门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张阔如才对王弥苇说道:“合着你就出了这破主意啊?”

    王弥苇道:“什么叫破主意啊,两人是把证领了吧,姓田的也答应了吧,完美完成任务。”

    张阔如张嘴骂道:“好家伙,你在前面给人家刨了那么大一个坑,把一堆人给骗进去,然后你跑了,填坑的事情就扔给俩孩子了,你当说你缺德的单口相声啊。”

    王弥苇瞪起眼珠子,反驳道:“我是那种人吗?你知道我干嘛这么晚回来吗?这事情我在田家已经说清楚了,所有的责任我一个人都扛下了。”

    “啊?”张阔如惊叫一声,“你就不怕他们弄死你啊?”

    王弥苇梗着脖子道:“嗬,骂了好几个小时呢,只要别动手就行,动手我就装死,其他的爱骂就骂吧,我要是还口就算我输。”

    张阔如彻底无语了,这还真是块极品的滚刀肉啊。老小子的阴招是真多啊,看来找这老王八蛋是真没找错。

    王弥苇叹声道:“他们气也消了一大半了,只要这俩孩子过去好好道歉,应该就没问题了。手段是肮脏了一点,但是我管他娘的呢。”

    张阔如:“……”

    摇头默默感叹了一会儿,王弥苇才露出了笑意,得意道:“打的出去不算本事,收的回来才算能耐。”

    “你是真厉害。”张阔如佩服地比出了大拇指。

    王弥苇得意一笑,然后露出得逞的笑容:“愿赌服输,你就喊我一个月的干爹吧。”

    “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