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遇冷
    田佳妮的家在三环边上,是以前单位分的房子,不大,但是也够住了,何向东以前也跑来过好多次,早就熟门熟路了。?网

    拐过熟悉的胡同,向里走上几分,到了小区的大铁门那边,和门卫打了招呼之后,何向东就进去了。

    田佳妮早早的就在楼下等着了,瞧见何向东大包小包提着东西过来,田佳妮立刻换上灿烂模样迎了上去。

    “你来啦。”田佳妮满心甜蜜说了一句废话。

    何向东现在笑得就跟傻子似得:“是啊,我来了。”

    田佳妮伸手道:“来,我帮你拿着点儿。”

    何向东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可别累着你。”

    田佳妮笑眯眯道:“哟,现在就开始心疼我啦?”

    何向东道:“从你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就开始心疼你了,哪次弄来好吃的没有你的份儿啊。”

    田佳妮抿嘴轻笑:“瞧你这德行。”

    何向东傻笑:“嘿嘿,咱们赶紧上去吧,你爸妈那边怎么样啦?”

    两人朝着楼上走去,田佳妮他们住在五楼,这房子是没有电梯的,全得靠人走,何向东本来就胖,还提着这么多东西,刚开始走呼吸就有点粗重了。

    田佳妮是先负责打探她父母口风的,田父田母早就知道何向东和田佳妮在谈恋爱,他们对何向东也是挺满意的,按理来说应该是顺理成章结婚的,但是大人的心思比较难揣摩,还是走保守的路子好一点。

    田佳妮爬着楼梯,对何向东说道:“我和我爸妈稍微说了一点这方面的事情,他们没什么表示,没说同意也没说反对,我都有点摸不着他们的心思了,你上去之后就跟他们好好说,我爸妈对你印象挺好的,而且先前也在催我结婚,所以我感觉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何向东点点头,脚下步伐重了几分,哦,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就是单纯走累了。

    上了楼之后,何向东在门口喘匀了气才进去的。推开门之后就瞧见田父坐在沙上,喝着清茶看着报纸,田父是报社编辑,很有老派知识分子的风范。

    田母则是在家里忙活着,擦桌子择菜,女人的周末甚至是比上班时候还要忙。

    何向东提着东西进门,笑容满面,热情洋溢喊道:“叔叔阿姨,我来了。”

    田父放下手上的报纸,从老花眼镜上方看了一眼何向东,又看了看何向东手上提着的东西。田父摘下眼镜,说道:“来了啊,坐吧。”

    田父为人很严肃,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话不多,何向东也早就习惯了,所以一点不在意,就把东西放在了靠墙的桌子上,然后在田佳妮的带领下坐了下来。

    何向东非常勤快,也有眼力见儿,见着田父杯子里面的茶水已经浅下去了,他便主动屁颠颠拿起开水壶给他加满了。

    田父依旧没有什么表示,就是对着田母喊道:“客人来了,可以准备午饭了。”

    “哦。”田母应了一声,往何向东这边瞧了一眼,便自顾自在厨房忙了起来了。

    何向东心思细腻,眉头微微一皱,想了想,还是说道:“阿姨,我来帮您吧?”

    田父却道:“就不劳你动手了,这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

    何向东当时就咯噔一下,田父一直在强调自己是客人,就连田母也不愿意和自己多说话,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是怎么了?

    田佳妮也是心思通透之人,瞧见自己父母对何向东的态度突然遇冷,她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何向东稳住心神,精神却集中了起来,客厅里面一时陷入了安静的气氛,田父坐着不说话,何向东也没有主动开口,田佳妮坐在一旁有些不安。

    这就像是一场拉锯战,看谁沉得住气。

    好半晌之后,厨房都飘来香气了,田父才淡淡地往何向东这边看了一眼,见何向东还是泰然自若坐着,脸上噙着温和的笑意,一点不慌,半点不忙,反倒是自己女儿有点坐立不安了。

    饶是并不看好何向东的田父也不禁在心中暗自夸赞了一声,这小伙子年纪不大,但是这养气的功夫倒是练得十成,是个沉稳的人啊。

    田父终于动了,也没说话,就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呷了一口。

    见状,何向东主动说道:“叔叔,您这杯茶已经凉了,我再给您泡一杯吧。”

    田父看了眼手上的茶杯,眸子微动,放下茶杯摇摇头,道:“不必了,就别再浪费一杯茶了。”

    “好。”何向东答应了一声。

    田父看了眼何向东拎过来的礼物,说道:“不用拿这么多东西过来,上门见礼,有个心意就好了,更何况你现在也没有正式工作。”

    若是旁人一定是认为对方是在关心自己,保不齐都要被感动的热泪盈眶甚至是涕泗横流了。

    可何向东却不一样,他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多少年了,立马就听出田父话语中的意思了,没有正式工作,人家这是介意自己已经丢掉了公职啊。

    难怪田父田母对自己的态度骤变呢,原来是因为这个,恐怕在自己正式离开文工团之后,田父、田母就已经不愿意田佳妮在和自己交往了吧。

    何向东眉头皱在了一起。

    他有工作、有收入、有自己的班子,在后世叫做自主创业,在这时叫做不务正业。倘若他开园子有不错的收入的话,那就叫做能赚钱的不务正业,若是挣不来钱,在大多数老人父母眼中,这就是纯粹的不务正业了。

    之前何向东在文工团有工作,还在民间开着向文社小剧场,这说明了何向东有上进心,也给自己留了退路,田父田母对他当然满意了。可是现在他却辞去了公职,专职办一个赚不到钱的向文社,这不是操蛋吗?

    这一顿午饭何向东吃的别提有多别扭了,他知道田父田母对自己突然冷淡的原因了,可是他却什么都说不了,什么都解释不了,因为他们想的都是事实,说的都是事实。或许未来向文社会大红大紫,可现在他真的没有半点资本来说这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