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提亲
    一语点醒梦中人,同样的话当年苏小娅也对何向东说过,意思是一样的,但是表达方式却有些不同。天籁小说

    邱武宇的表达方式明显更加简单粗暴一点,何向东也更能理解一点,苏小娅是理论丰富,实践经验不足,这也是她为什么要远渡重洋的原因。

    现在是新相声当道的年代,基本没有人说传统相声,就算是有,那也仅仅是为了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罢了,说一点能说的段子。

    但是那些说传统相声的演员,他们自己都有好多是不清楚这活儿应该是怎么使的,纯粹是背词儿。

    就更不要说是像向文社这样的传统相声班子了,他们还有门柳儿,还有十不闲莲花落,太平歌词也唱,各种传统段子,哪怕是濒临失传的他们都能来。

    向文社现在的演出跟旧社会时期那些相声园子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如果非要说区别,那就是向文社与时俱进,他们是在说传统相声,但里面的包袱都是新的,更加能被现在的观众接受和喜欢,仅此而已。

    要想让向文社脱其他相声社团,甚至是比国家院团还要强,靠的不仅仅是演员们自身的实力,尽管这才是根本,但是也要靠观众才行。

    要让观众能分得清好坏来,要让观众能知道谁对谁错,要让观众明白演员水平高低,要让来听向文社相声瞧不起别地儿听相声的观众才行。

    这才是向文社真正的展之路,也是向文社独霸江湖的路径。

    何向东豁然开朗了,他之前一直在追求打铁还需自身硬,可是现在酒香也怕巷子深啊,幸好有邱武宇一语点醒梦中人。

    “多谢邱老板指点。”何向东站起身来,双手抱拳认认真真给邱武宇行了一礼。

    邱武宇很诧异,连道不敢,他也不明白何向东为何突然给他行了这么大的礼,他只是随口提了一个小建议而已啊。

    何向东直起身子,默默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金秋落叶,他眼中一片冷漠肃杀,这一刻的何向东再没有平常的那副温吞君子的模样了。

    他双手扶上了窗沿,手上用力,指节泛出不正常的白色,很用力,被相声大腕联手封杀,他心中怎么会没有火气,他又不是泥捏的菩萨。

    何向东眼神冰冷,退出文工团是他自己的选择,可是和这些大腕的封杀也不是毫无关系的,被这些人封杀,他在文工团已经没有多少作为了,所以说他是被逼退的也未尝不可。

    “今日我幼小力弱,斗不过你们,待到来日,向文社羽翼丰满之时,我会挑翻所以旧规则,还相声界一个郎朗乾坤。”

    谁也不知道何向东内心的真正想法,他对现在的相声界已经太失望了,决心要搅他一个天翻地覆,重新建立起来一个健康运转的作艺环境,这才是相声真正的振兴之道。

    也幸好没人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否则怕是所有人都要大骂一声疯子吧。

    ……

    下午场的演出也正是开始了,来客很少,不过黄毛少女叶自清也来了,她倒是来得勤快,以前在老向文社就见她常来,现在搬了家就来的更多了。

    这是个忠实听众。

    何向东跟她聊过,也算是个半熟人了,他在台上也经常拿叶自清找一点无伤大雅的包袱,而勇哥的名号也算是在观众里面打响了,就连茶馆的伙计见到叶自清过来都是直接喊勇哥的,叶自清都快要疯了。

    四方茶馆现在来听相声的观众差不多都是下午十来个人,周末有二十来位,晚上的话平时有五十多人,周末差不多有七八十。

    搬家的确很影响生意,几乎是少了一半客人了,现在四方茶馆里面的这一半人可不只是原来向文社的老观众,还有四方茶馆的老客户呢,结果都还是这副惨况。

    何向东也是个老江湖了,见惯了起起伏伏,红过也落魄过,他九岁就成角儿了,八四年那会儿他一个月就能挣好几千,可是到后来他连饭都吃不饱。

    所以别看现在何向东还很年轻,但他比任何人都要沉稳,所有的成熟稳重都是要靠历练出来的。

    所以何向东准备一步步慢慢来,他现在也不是孤军奋斗,四方茶馆的老板邱武宇就是个很不错的合作伙伴。

    日子一天天在继续着,何向东已经认定了田佳妮这个妻子了,只是还没有去领证罢了,老向文社确认被拆迁的那晚,田佳妮说要嫁给何向东,何向东心都化了。

    他们也在商量一个合适的时间把证给领了,但是正式结婚领证之前,何向东还要去对方家里走一趟,结婚这种大事,不登门怎么样都说不过去的。

    何向东是孤儿,就一个师父,他电话里面也跟方文岐说过这件事情了,方文岐自然是很赞同的,妮儿是他看着长大的,他还能有什么意见呢。

    老头儿非常高兴,还说一定要来北京看看徒弟媳妇,何向东赶紧稳住了老爷子,上海到北京可远,老头儿年纪大了,可吃不消这路途奔波,何向东说等登记完了,一定回上海去看他,方文岐这才安稳了下来。

    方文岐这边是没什么问题了,剩下的就是田佳妮父母那边了,何向东和田佳妮也谈了几年恋爱了,也往田佳妮父母家里跑了很多趟了,她父母对何向东也挺满意的。

    不过正式登门,何向东还是有点紧张的,心脏扑通扑通跳,能让这个老江湖如此的,恐怕也就只有感情方面了吧。

    张家。

    张阔如道:“东子,一会儿呢,你把这些东西都拿上,到了人家女方家里呢,多客气一点,嘴甜一点,不能失了礼数。”

    何向东道:“师父,东西我自己置办就好了,别劳您又给我麻烦一趟。”

    何向东是个大人了,一直不想再用老人的钱,哪怕张阔如有很多钱。以前是他还没出师,张阔如有些时候硬要给何向东钱,他推辞不过,现在出师了,他就真的不愿如此了。

    张阔如板着脸道:“师父给你的就拿着,这是娶亲的事情,我这个做师父的还是要管一下的,你确定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何向东笑道:“不用了,师父,今天我是先过去提前打个招呼的,探一探他们的口风,等正式登门提亲了,还得劳您出马。”

    张阔如冷哼一声,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着骂道:“你呀,你过去可得好好表现,可别使你那破倔脾气,一定得把妮儿娶回来,这是师门命令,完不成我抽不死你。”

    何向东肩膀一缩,讨笑道:“是是是,保证完成任务。”说完之后,何向东拿着礼物就和张阔如他们告别了。

    等何向东走出去之后,王弥苇老爷子坐在沙上才悠悠然说道:“我看挺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