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来自观众的回击
    何向东是个缺德货,九头案可不是两个晚上就能说完的,真要说清楚细致了,差不多能说一两个月呢,所以何向东今天晚上依然是刨了一个坑,然后就不管了,这个缺德货啊。

    底下的观众都要起义了,起哄声不断,都快要叫翻天了,这里面最厉害的就是坐一号桌的黄毛少女了,龇牙咧嘴的,都要飞起来咬人了。

    新观众看的是目瞪口呆啊,听个相声居然能听的这么激动,怎么这些听相声的比台上说相声的还要闹腾啊,等会可别打起来。

    新观众幼小的心灵可谓是受到了猛烈冲击,他们从来没见过还有这样的相声表演,台上台下打成一片,还真的快打成一片了,不过这感觉倒真的蛮不错的。

    新观众学习速度相当快,何向东说完单口下场了,新观众就开始和老观众一起骂街了,骂的那叫一个欢快啊,都快要达到人生的巅峰了。

    何向东对此却浑然不顾,观众肯骂你也是件好事,演员挣得钱得有一半是被骂出来的才行,全挨骂不行,全被夸也不行,这都不科学,半骂半夸才持久。

    何向东下场之后,排在他后面的依然是顾柏墨和李泉江,顾柏墨幽怨的眼神把何向东的寒毛都盯起来了,顾柏墨很想打人,每一次都要他去镇压观众的爆发,他受得了吗?

    何向东却是淡淡一笑,只说了一句能者多劳,就跑路了。能对付这样的场景,向文社也就顾柏墨能行了。

    何向东他自己倒是也能处理,但是这事儿是他挑起来的,再上去就有点不合适了,其他人像郭庆,暂时还没有这么好的能力,薛果是捧哏的,不用他来处理,两位老先生也一样是捧哏的,自然也是不适合的。

    所以这个重担只能压在顾柏墨身上,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可他还是得扛。

    顾柏墨是含着泪水上场的,上了台之后,他还没张嘴,底下观众就开始齐声喊道:“何向东,王八蛋。”

    “何向东,王八蛋。”

    “何向东,王八蛋。”

    “好……”喊完三声之后,观众给自己鼓掌叫好的,今晚来的老观众都是昨晚上看过告别演出的,对昨晚的有意思的环节都还记忆犹新呢。

    “哈哈哈……”顾柏墨仰头大笑,得,不用他来镇场子了,观众自己就把自己搞定了。

    新观众更是莫名其妙,三观都要被刷新了。

    ……

    顾柏墨和李泉江两人的对口说完,下场了,何向东和薛果又上场了,这一晚没有演到凌晨,但是也到十一点多了,已经很对得起观众的票钱了,十块钱能看到这样的演出,已经很值了。

    最后是全体演员上场谢幕,演出正式结束之后,观众开始散场,演员也开始陆陆续续往后台走,何向东在台上稍微逗留了一下,他今晚心中疑惑甚多。

    观众来的太蹊跷了,搞得好像是组团来的似得,而且还故意在最后要开场的时候才买票进来,这明显是就是吓他的的,差点没把他吓一哆嗦。

    这么多观众,一百来号人呢,不可能所有人心里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不可能都是自发来的,这里面必然有一个组织者。

    何向东眼睛盯着一号桌的黄毛女孩在看,八成就是这个人了,果然,其他观众都退场了,就这个女孩子还坐在桌子上不慌不忙喝着茶。

    何向东看着她,笑了一下,问道:“怎么称呼啊?”

    黄毛女孩答道:“干嘛告诉你?”

    何向东道:“哟呵,你不是还带着观众来吓我嘛,现在连报个名字都不敢了?”

    黄毛女孩抬起头道:“我不习惯抬着头和人说话,想和我聊天,就下来吧。”

    “行啊。”何向东应了一声,就从舞台上跳了下来,咚的一声,地面仿佛都震了几下,黄毛女孩翻了个漂亮的白眼。

    何向东坐到了女孩身边,开始正经看这个女孩,现在染发还没有很流行,这个女孩子却染了一头黄毛,就已经是走上时尚的前列了,很时髦。

    而且看这个女孩的穿着打扮,何向东虽然瞧不出来她身上穿的衣服的牌子和价格,但是这姑娘身上带着的饰物就已经很金贵了,穿金戴银的,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小姐。

    何向东又问道:“怎么称呼?”

    黄毛女孩想了想道:“叫我勇哥。”

    “啊?”何向东都傻了。

    见到他这副模样,黄毛女孩笑得是花枝乱颤,上气都不接下气了:“哈哈哈……叫你平常……哎哟喂,老是逗我们,现在吃不消了吧。”

    何向东都无语了。

    黄毛女孩笑痛快了,她才道:“好了好了,告诉你本姑娘的芳名,我叫叶自清。”

    何向东点头道:“好的,勇哥。”

    “什么鬼啊?”黄毛女孩整个人都不好了。

    何向东一摊手,很无辜道:“尊称啊。”

    叶自清都要傻了,直接爆了句粗口:“靠。”

    何向东却没管这些,就追问道:“那些观众是不是你组织的?”

    叶自清翻翻白眼,捋了一下耳旁的黄色头发,说道:“没错,就是我。”

    “靠。”这次轮到何向东爆粗口了。

    叶自清得意一笑。

    何向东很费解地看着叶自清,问道:“勇哥,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些观众你又不认识,你是怎么把他们组织在一起的?”

    叶自清也没管何向东对她的破称呼,就说道:“很简单,昨晚听了你们的告别演出之后,我就在门口喊了一声明晚有没有一起去报仇的,然后大家就都跟着我来了啊。”

    何向东不敢置信道:“就这么简单?”

    叶自清理所当然道:“不然你以为多复杂?”

    何向东还是难以相信:“可是,可是这么多人,怎么可能都听你的,怎么可能这么齐心?”

    叶自清笑道:“这就要感谢你了。”

    “我?”何向东疑惑。

    叶自清道:“对啊,谁让你昨晚刨了那么大的一个坑啊,以前还有那么多次挖坑不填的前科,你已经犯了众怒了,这次是我们观众对你的反击。”

    “靠。”这次何向东是真的骂粗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