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一十三章 观众来的好诡异
    “人来的不少啊,这刨去空座都坐满了。”何向东迅速摒弃了负面情绪,在台上依旧是笑容满脸。

    张文海也捧着说道:“诶,这叫什么话呀?”

    何向东反问道:“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张文海一滞,道:“没有,您说的还真在理。”

    何向东得理不饶人:“那你还问我什么话,您什么意思啊?”

    张文海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他当时就骂道:“嘿,孙子诶,你逮着理了是吧。”

    台下观众见台上两人争吵,倒是觉得蛮好玩的,一下子就都笑出来了。

    何向东见迎门包袱响了,他便接着往下说:“算了,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了,我们来这里是来说相声的。”

    张文海点头道:“没错。”

    何向东继续道:“现在北京城里面民间说相声的队伍不多,我们算是一支儿,今天是在咱们四方茶社里面正式的开业演出,以后呢,我们这些老少爷们都要在这里讨生活了,没有君子不养艺人,我们能不能有一口饭吃,以后还全仰仗诸位了。拜托了,诸位。”

    众人一躬而下。

    观众也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毕竟他们对何向东不熟啊,肯鼓掌都是看在人家说话好听的份上了。

    何向东也没有过多计较,万事开头难,跟观众交朋友还得靠以后徐徐图之:“上到台来,我们要先做一个自我介绍,为什么要做自我介绍呢?”

    张文海也问道:“您给说说。”

    何向东道:“您诸位都是买了票,花了钱进来的,要是我们这里的演出不好,对不住您诸位的票钱了。我们做个自我介绍,就是方便您诸位以后骂街的时候知道骂谁。”

    “哈哈……”观众们笑了。

    张文海道:“说的在理。”

    何向东笑笑,朝旁边伸了伸手,朗声说道:“那么我们到底叫什么呢,我身边这位老先生叫张文海。”

    “诶,是我。”张文海应了一声,给观众露了个正脸。

    何向东再拍拍自己:“而我,没有名字。”

    张文海差点没站稳,惊叫一声:“啊?合着就骂我一人啊?”

    “哈哈哈……”包袱响了,观众笑了。

    “嗯嗯嗯……”何向东拼命点头。

    张文海拦他:“您呀,别逗闷子了,赶紧给观众介绍介绍我们,人家都等着骂街呢。”

    “哈哈……”观众又笑,这几个包袱下来,全场观众都精神了。

    “好好好。”何向东应承着,终于正经了,“好,咱们正式介绍一下,我们这家班子的名字就叫……”

    “向文社。”

    剧场外面突然发出整齐的呼喊声。

    台上一众演员懵了。

    连何向东这样的老油条都愣在当场。

    剧场里面的观众更是一个个回头看,声音是后面传来的,观众席上声音当时就嘈杂起来了。

    可是外面的声音却是没有停歇,又是一声整齐的震天响的呼喊声:“何向东。”

    “哇呜。”外面众人齐声欢呼,掌声如雷。

    “什么情况?”何向东都傻了,嘴巴都合不上了。

    这家茶馆里面所有人都懵了,这是什么鬼啊?

    外面邱武宇是真无语了,他反正是没话说了,王掌柜也是摇头苦笑。

    这些观众买了票进来,就没有一个进剧场的,全都是在过道里面站着,他们还以为这帮人是来砸场子的呢,结果居然来了这么一出。

    邱武宇摇头无奈对着领头的黄头发女人说道:“喊完了就赶紧进去吧,这一天天的,我这小心脏诶。”

    领头的黄头发女人这才大手一挥,对着众人喊道:“走,咱们进场。”

    呼啦啦,一群人都涌进来了。

    这些人一瞧见台上老老少少一众演员全都傻在台上,这些人更兴奋了,在场子里面狂笑不止,差点没乐翻了。

    剧场里面原本坐着的观众就更闹不清楚了,这新来的都是什么毛病啊,还没怎么着怎么就笑成这个样子了。

    何向东定睛瞧去,一眼就发现不少熟面孔了,包括领头的黄毛少女,这些人都是老观众。

    何向东顿时大松一口气,是老观众就没事,就怕是来捣乱的啊。

    何向东顿时就激动了,喊道:“亲人们诶,你们可算是来了,都快吓死我了。”

    “哈哈哈……”这话一出,老观众一个个都笑趴下了,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

    “噫……”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一群人开始起哄。

    新观众都懵了,喊“噫”是什么意思啊,还居然喊的这么齐。

    现场是新相声当道的年代,听相声的观众很少有起哄的,就更不用说是全场一起喊“噫”了。

    这些老观众其实都是何向东教他们喊“噫”的,是他引导着观众学会起哄的,你说贱不贱。

    黄毛少女见效果已经达到了,她也爽了,就大手一挥说道:“来吧,都别杵着了,大伙儿都入座吧。”

    老观众们这才开始找座位坐进去了,一号桌是空着的,一号桌离舞台最近,能坐三个人,这是茶座,但是现在却只坐了一个人,就是那个黄毛少女。

    何向东看的真切,这人是拿了三张票来的,换句话说她是一个人买了一张桌子的票。

    何向东向后面扫了一眼,众演员都意会了,老观众来了,甭管来的方式是有多么诡异吧,但人来了,他们就必须打起精神来应对。

    何向东回过头,展露笑颜,又道:“人来的不少啊,刨去空座都坐满了。”

    又是这么一句,观众们都笑了。

    “噫。”老观众齐声起哄。

    何向东一笑,稍微解释了一下:“喊噫是听相声的规矩,原本是我们相声里面独特的叫好方式,后来就变成起哄的味道居多了。比如我说我们张先生长的比刘德华他们家的狗还好看呢,您喊噫,这就不是叫好了是吧。”

    张文海却不干了:“诶,凭什么说我比人家狗好看啊?”

    何向东将就道:“那行那行,你比人家狗难看。”

    张文华大喝一声:“去。”

    “哈哈……”

    “噫……”

    老观众加进来了,这现场的气氛都不一样了,连新观众都受到了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