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零九章 日本梆子
    观众也是一愣,河北梆子他们就算没听过,但也知道这是中国的戏曲,怎么还能用日语唱呢,日本梆子是什么鬼?

    “日本话?”薛果把观众心中疑惑问了出来。

    何向东解释道:“我们是去日本演出的,是给日本人唱的堂会,好家伙,你还打算给日本人说河北话啊?是不是还得人家来两句唐山话你才肯罢休啊。”

    薛果愣住了,他还真没想过这个。

    李泉江也帮衬着说道:“我们是给人家唱堂会的,要挣人家这份钱,就得守人家的规矩,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薛果脸都绿了,他结结巴巴道:“可是……可是……我不会说日本话啊。”

    何向东直接说道:“那没办法了,这份钱你挣不了了。”

    薛果一听急了:“别呀,别呀,不是,想想办法呀,哥,哥,哥哥。”

    这都开始撒娇了。

    底下观众鸡皮疙瘩掉一地。

    何向东捂着胸口,干呕了一下:“给我个盆,我要吐。”

    “太妖孽了。”李泉江也忍不住骂了一声。

    薛果却是没完没了了,继续撒娇道:“哥哥,哥哥,你就让我去吧,哥哥。”

    何向东狠狠抖了几下,这薛果还真是豁得出去啊,他急忙摆手道:“停停停,我怕了你了,这样,你跟着我学几句简单的日语,然后一会儿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老老实实配合我们,这两千万还是你的。”

    “好,没问题。”薛果果断答道。

    何向东问道:“河北梆子里面有一出戏叫做《打金枝》,汾阳王郭子仪的儿子郭暧打了公主之后,郭子仪知道自己儿子犯了事儿了,所以就绑着自己儿子去金殿上找皇帝请罪,这叫绑子上殿,咱们就演这一折。”

    薛果答道:“好,这个我会。”

    何向东道:“这样,我让你占个便宜,你演郭暧,我演郭子仪。”

    薛果一愣:“我演你儿子啊?哎呀,太好了,我就愿意演儿子。”

    “噗。”观众瞬间笑喷。

    连何向东都差点笑场了,这薛果还真是神来一笔啊。

    薛果还解释道:“我们这是为了艺术牺牲,演儿子这个不算什么,是角色需要。”

    何向东给他竖了个大拇指,他都佩服的不行了。

    李泉江压压两人:“等会等会,那我演什么啊?”

    何向东道:“你就演皇上,一会儿我就把我儿子押到你面前,给你请罪。”

    李泉江道:“好,可是你儿子是谁啊?”

    何向东看着薛果。

    薛果意会,兴冲冲道:“我我我,是我。”

    李泉江笑道:“你这么着急忙慌干嘛,还有人跟你抢儿子当还是怎么着啊?你是儿子,那何向东是你的谁啊?”

    薛果理所当然道:“我爸爸呀。”

    “噗。”观众再一次笑喷。

    李泉江见效果不错,他又问道:“哦,可他演的是郭子仪,那你是他的?”

    薛果皱着眉头,不悦道:“你怎么还没弄清楚啊,我是他儿子啊。”

    观众又又一次笑喷。

    李泉江惊讶问道:“哦,你是他儿子,那他是你的?”

    薛果道:“他是我爸爸呀。”

    “哈哈哈哈……”

    “噫……”

    观众实在是忍不住了,全都狂笑起来,掌声如雷,起哄声连连。

    何向东压压手:“好了,我解释一下,我是爸爸,他是儿子,你是他岳父,也是他爸爸。”

    “哈哈哈……”刚刚缓下来的观众又一次笑喷出来。

    李泉江还很新奇:“哦,我也是他爸爸,可我是皇帝啊。”

    何向东道:“可你是他岳父啊,你女儿嫁给了他啊。”

    李泉江问薛果:“那你得喊我什么啊?”

    薛果都快疯了:“您怎么还没弄清楚啊,这多简单啊,你是我爸爸呀。”

    “哈哈……”台下都有观众笑得坐不稳,滑了下来的。

    见效果已经完全出来了,火候差不多了,这一阀就要收了,何向东道:“行,那关系弄清楚了,咱们就开演吧,不过你得要装扮一下,要有点日本人的样子。”

    薛果问道:“怎么装扮啊?”

    何向东把桌子上的白手绢往薛果头上一包:“你瞧,多有日本人的味道,多欠打啊。”

    薛果问道:“合着日本人这么欠打啊?”

    何向东拿起桌子上的折扇说道:“不然你以为呢,啪……”

    一折扇就敲在了薛果脑袋上。

    薛果抱着脑袋,叫道:“哎哟,你干嘛打我啊?”

    何向东还跟他解释道:“你醉打金枝,犯了罪了,我领你去皇上那里请罪,我当然要打你啊,这叫负荆请罪,戏文上就是这么写的。”

    薛果揉着脑袋道:“行吧,那你轻点啊,那我有什么台词没有啊?”

    何向东道:“你就喊嗨,就好了,抗战片都看过吧,日本人挨了打喊嗨,就是那种了,这个简单,你应该是能说的。”

    薛果点头:“行,这个我会。”

    何向东道:“那咱们也不啰嗦了,先试着演一场。”

    何向东走到上场门那边,嘴里学三弦拉个过门:“将将将将将将……”

    何向东非常有气势地迈着四方步出来,走到薛果身边,唱道:“库斯得帕四得,开路咿吗四……”

    前面还挺正经的,看上去身上戏味十足,怎么一张嘴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呢,这反差太大了,观众觉得很逗。

    何向东拿着扇子,瞪着薛果,骂道:“八嘎,啪……”

    薛果一愣之后,瞬间反应过来:“嗨。”

    “八嘎,啪。”

    “嗨。”

    “八嘎,啪。”

    “嗨。”

    “八嘎,啪。”

    “嗨。”

    ……

    一连打了五六下,观众都笑疯了。

    薛果吃不消了,拦住了何向东道:“不是,你怎么还打的没完了。”

    何向东解释道:“你犯了错,我得打你啊,我要是不打你,皇帝一会儿就要把你杀头了,我是在救你啊。”

    薛果催促道:“那你也得赶紧说词儿啊,唱后面的啊。”

    “毛病真多。”何向东抱怨一声,张嘴也就唱了起来了,他的柳活儿可是一绝,唱梆子就绝对的是正宗的梆子味道:“哇大西努,死啦死啦的,咿歪抬罗库抬呦库西,乐天狗都不是好狗,乐天去死,韩狗去死,呀一细度,擦啦咔咔……”

    薛果怪叫道:“这是日本梆子啊?”

    何向东笑:“这是日本疯子。”唐四方说推一本书,美食大帝,感兴趣可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