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零七章 我晕针
    再接下去的是郭庆和薛果的对口相声,他们两人搭了一场,这是他们第一次搭档,之前活儿是对过的,但是正经上台演出还是第一次。

    虽然没有怎么磨合过,但是薛果的水平可不是盖的,愣是给郭庆捧的稳稳当当的,郭庆别提有多舒服了,薛果捧的每一句话都搔到了他的痒处,他都快要飘飘欲仙了。

    郭庆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固定的搭档呢,薛果太合适了,艺术水平足够了,而且他们又是朋友,平时关系处的也挺好的,这是能搭一辈子的搭档啊。

    郭庆心脏扑通扑通跳,现在唯一有影响的就是他们分属两家文工团,大家不在一家单位,没法搭在一起去,都没有办法表演了。

    这是个问题,但只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他就能给自己找一个好搭档了,恐怕再没有比薛果更合适的了吧。

    郭庆这回是真的动了心了,上一次动心还是在追求苏小娅的时候呢,他现在看薛果的眼神都不对了。

    唉,这人啊。

    他倒是也考虑过何向东的情况,何向东和薛果两人搭档过一段时间,而且眉来眼去好久了。

    何向东现在是和张文海搭档,可是很显然张先生帮不了他几年了,他迟早是要选择新搭档的。

    原本这两人还在铁路文工团的时候,郭庆还不好下手,但是现在何向东已经离开体制到民间了,他跟薛果就没戏了。

    他自己还算是体制内的呢,运作运作,努力一下还是有可能和薛果搭在一起的。

    薛果浑然不知有人已经把注意打到他头上了,何向东也浑然不知已经有人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薛果的头上了。

    ……

    这是倒数第二个节目了,现在已经快到十二点了,可是现场观众却还是满满当当的,基本没人离开。

    这就说明了今晚上这场晚会是受观众喜爱的,不然人家也不会这大半夜还留在这里看演出啊,回家睡觉不好么,是酒不好喝啊,还是电视不好看?

    后台一众演员也都没走,夜深了,忙活了一整天的范文泉和张文海两位老先生的身体已经乏了,身体已经散发出需要休息的信号了,可是他们还在坚持着,都没有离开。

    侯三爷和石先生也都还在,他们两人身体都还蛮好的,精力也挺充沛的。

    侯三爷在上场门那边看了一眼观众席上的情况,发现观众还是满的,他便眉头皱着往回走。

    已经快到半夜十二点了,观众的热情还是丝毫未减,他以前来看过向文社不少演出,但是今晚这一次过十二点的大型演出却是头一次,但没想到观众居然还是如此热情。

    相声演出就没演过十二点的,侯三爷一直在文工团里面说相声的,他扪心自问,如果在慰问演出的时候说相声说到这个点儿,现场还能剩下几个人?

    他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这里面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到底是什么造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局面,这里面的根源是什么?

    这里面的根源或许才是何向东决心离开体制的根本原因。

    侯三爷心中似是有明悟,但是仍然还是困惑重重。

    ……

    郭庆和薛果说完下来,到了演出最后了,最后是一个群口相声,这一次搭档的三个人是何向东、薛果、还有李泉江。

    薛果这才刚下来呢,都没有歇一下就立马又要上场了,归根结底还是向文社的人才太少了,遇事的时候没有人能顶的上。

    薛果算是累够呛了。

    郭庆见状立刻去倒了一杯水,屁颠颠跑到薛果身边,递上水杯,柔声说道:“果儿,累了吧,来,快喝杯水吧。”

    那股子殷勤劲儿就别提了。

    薛果下意识接过杯子,脑子有点懵。

    躺在躺椅上的范文泉看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他也愣住了。

    何向东怪异地看着郭庆,然后又怪异地看了薛果一眼。

    就这一眼,薛果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赶紧讪笑着把茶杯塞回到郭庆手里,飞快说道:“我得上场说相声了,就不喝水了。”

    说完,薛果落荒而逃。

    郭庆怔怔看着薛果离去的背影,脸上写满了幽怨。

    何向东看着郭庆这个样子,他整个人也不好了,心中想着该不会是上次苏小娅的事情对他打击太深了,然后让他生理上发生了某些不可描述的变化了吧。

    想到这里,何向东打了个冷颤,同时开始为薛果担心了,这玩意儿太吓人了。

    也没时间多想了,何向东把心中杂念按下,便匆匆和李泉江往舞台上跑去了,现在就剩最后一个群口相声了,可一定要表演好啊。

    三人出场,观众欢呼,虽是半夜了,可观众依旧是热情似火,都很兴奋。

    何向东他们出场,何向东站在逗哏位置,薛果站在桌子里面,李泉江在桌子外面。

    三人站好。

    何向东对着话筒问道:“这都半夜了,你们都不回去吗?”

    观众齐声喊道:“不回去。”

    何向东特别诚恳问道:“是因为买不起房子吗?”

    观众大笑。

    薛果打断道:“去,这叫什么话。”

    何向东笑笑,继续道:“既然大伙儿都不走,都这么捧我们,那么接下来的时间,我可能要给大伙儿说一点电视台不让播的那种相声了。”

    “好……”观众特别兴奋,掌声骤起。

    薛果赶紧拦他:“你别闹,人家文化局的领导还在这儿呢。”

    何向东脖子一梗,现场抓哏道:“我还管他那个,我今儿晚上说完这一场,明儿就要搬到天桥去了,他们管得了我吗?”

    观众再笑。

    薛果道:“嗬,你还真横啊。”

    何向东撸撸袖子道:“反正今晚我是豁出去了,等会儿说痛快了,我等会在舞台上跳脱衣舞,你信不?”

    “嚯……”薛果惊叫一声。

    李泉江也赶紧接上去道:“可别,你那玩意儿伤眼。”

    薛果也接上去说道:“别的还行,裤子可别脱,我晕针。”

    “哈哈……”观众都笑得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