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零六章 顾柏墨的出色接话
    九头案这个单口相声悬念叠生,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这是这段单口最大的优点,但同时也是它最大的毛病,坑太多了,而且每一个都是天坑,完全是深不见底啊。天籁小说WwW.⒉

    坑死人不要命,这一环接一环的天坑太可怕了,古代有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九头案虽不要人命,但坑的人至少得有几千万。

    单口相声那么多,评书那么多,但最坑的还是九头案,这是个神坑啊。

    而何向东今天又把这个神坑搬到舞台上来了,这货也是缺了德了,为了新剧场能来个漂亮的开门红,他也是拼了。

    “二娃子这个吓啊,连哭带爬地跑了进去,着急忙慌赶紧就把门口有人头的事情跟山西掌柜的说了,山西掌柜的也吓到了,赶紧和二娃子两人走了出去,打开门拿眼一瞧,门口幌子上果然有人头,拿手一数,一、二、三,三个。”

    “啪……”

    醒木响,何向东坏笑一下,马上逃下场了。

    果不其然,观众爆了,骂街声音此起彼伏。

    “握草,退票。”

    “不说了啊,没了啊,退票。”

    “我要去举报。”

    “我也要举报,消协管不管的?工商局管不管的?有没有管的?没人管我要报警了。”

    “哎呀,说到这个节骨眼不说了,这个缺德啊,这个缺大德的,新剧场我也不去了,打死都不去了,就让他见鬼去吧。”

    “我也不去了,这个缺德鬼啊,缺德啊。”

    全场观众就没有不骂街的,而且今天来的观众大多都是老观众,这里面好些人对向文社都熟悉的不行了,若是生人,人家倒是还会慎着一点,熟人就完全不管了,唉,越熟骂的越欢腾啊。

    接下来要上场的节目是顾柏墨和李泉江的,这两人都快哭了,台下都变成这样了,他们的相声还要怎么说啊。

    顾柏墨指着何向东的鼻头,颤抖着手,悲愤骂道:“你缺德缺大了,观众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让我们怎么上场啊?”

    何向东真诚道:“相声演员可不能怵场面,现在正是展示你老顾实力的时候啊,不就是镇个场子嘛,对你来说不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嘛。”

    顾柏墨怒道:“你小子少给我戴高帽,谁能镇下这种场子啊,你……你大爷的。”

    说完,顾柏墨也没时间和何向东继续扯皮了,他便匆匆和李泉江上场了,台下太乱了,九头案的魅力太大了,观众都已经快痴狂了。

    顾柏墨上场之后,暗暗叫苦,这种场景太难说了,现在所有观众都沉浸在上一场演出里面,都还是在想九头案是怎么回事呢,何向东还留了那么缺德的扣子,他要怎么说才能把观众的注意力给掰回来啊?

    顾柏墨头都大了。

    李泉江倒是还能稳得住,他是捧哏的,一般现场这种乱糟糟的场面是由逗哏演员来解决的,他只负责配合好人家。

    顾柏墨是有经验的老演员了,也是见惯了场面的人物,只是短短一瞬时间,他就想出了应对之策:“唉,这个狗日的何向东啊。”

    李泉江当时就是一愣,这话他没法接啊,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了。

    观众倒是瞬间精神过来了,无他,顾柏墨说出了他们所有人的心声。

    何向东还没离开上场门呢,还等着看热闹呢,谁知道顾柏墨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何向东脸立马就黑了。

    李泉江的反应度也极快,马上就接上去了,道:“哦?这话怎么说?”

    顾柏墨一拍大腿,悲愤道:“你们是不知道啊,刚才你们在观众席上听书,我也就在上场门那里听啊,我这听的正过瘾呢,好家伙,结果人家不说了,这个缺德鬼啊。”

    观众一听,现原来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都是受害者,瞬间他们看顾柏墨顺眼多了,也愿意听他说了。

    顾柏墨继续骂道:“这个王八蛋,气死我了,让我们一起骂他。”

    “王八蛋。”

    “鳖孙。”

    “兔崽子。”

    反正喊什么的都有。

    顾柏墨却摇摇手,认真说道:“你们喊的都不齐,我来起个头,你们接下去喊,我喊何向东,你们喊王八蛋。何向东……”

    “王八蛋。”观众的声音真是又齐又响,场面极其壮观。

    何向东都看傻了,他也是头一次见这么多人同时整齐划一骂自己的。

    连后台的演员都给惊动了,连坐着的老先生都给惊了起来,一个个惊讶莫名。

    连台上的李泉江也看傻了,这是闹哪样啊,可别弄出什么事情来啊。

    顾柏墨却浑然不顾,反倒是更起劲儿了,愣是领着全场观众齐声喊了五六遍才肯罢休。

    “何向东。”

    “王八蛋。”

    “何向东。”

    “王八蛋。”

    ……

    “哇呜……”全场观众拼命鼓掌,大家伙儿都兴奋了,对顾柏墨的好感也是空前的好,他们肚子里面的怨气也都泄出来了,现在舒坦多了,也愿意好好听相声了。

    顾柏墨这场相声好说了,而且是相当好说了。

    李泉江看的眼睛都瞪大了。

    何向东在上场门一瞧,也露出了钦佩的神色,就算把他自己放在台上恐怕也不会比顾柏墨做的更好。

    顾柏墨的实力是真强啊,而且善于出新,不拘于旧。相声演员上场的时候都会先接话,说一点关于上一场表演的事情,把还沉浸在上一场演出的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来,然后一个包袱一抖,相声就好说了。

    前面多乱啊,顾柏墨都想出了这么巧妙的应对办法,引导着观众一起骂了几句街,就把观众都弄舒坦了,这个接话接的真是太漂亮了。

    顾柏墨真不愧是一代高手。

    何向东笑着叹着朝后台走去。

    其实向文社现在的困境还不是没有媒体曝光,也不是没有贵人扶持,而是向文社的底蕴太薄了。

    说的难听一点,这就是一家老弱病残组合,抛去两个老头儿,真正能上场的也就是三个人而已。

    所以现在就算给向文社机会,给何向东机会,他也红不了多久,向文社也支撑不了多久。

    因为他们的根是在民间的小剧场的,没有小剧场的精彩演出作为依托,他在电视上蹦跶再欢都没有什么用,终归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昙花一现罢了。

    而现在的向文社还没有这个底蕴能承担起给观众源源不断的精彩演出的能力,说的难听一点,随便一个演员今天生病来不了了,他们的演出八成就要出问题了。

    底蕴太浅了,尤其是中青年能顶的上场的演员太少了,不要说是顾柏墨这样的高手了,现在就连能上场的演员都没有,夯实向文社底蕴是何向东接下来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