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零一章 技不如人
    相声前辈郭启儒老先生曾经说过,捧哏的不好干,说的声音大了不行,声音小了也不行,早了也不行,晚了也不行,差一个字儿也不行,差一个音也不行。天『籁小  『说

    相声演员学艺一般是先学逗哏再学捧哏,而且相声十二门功课里面也要求相声演员要能捧能逗,这是因为在子母哏的相声里面,演员是互为捧逗的,演员要不是捧逗俱佳,这种相声就说不好。

    而且就算是在一头沉的相声里面,也会有不少包袱是捧哏演员来抖的,所以若是捧哏演员水平不行的话,那效果就出不来了。

    台上的相声接下来就要轮到管洪来抖包袱了,他功夫如何就看接下来这一下了。

    听了愣头青的话,观众是没有明白这里面的意思的,需要捧哏的演员解释清楚并且把包袱抖出来。

    管洪一听就急了,推了愣头青一把,高声喝道:“我是偷饲料啊,我是怎么着啊?”

    他一说,观众就明白过来了,这是说他胖呢。

    何向东等人的提起的劲儿也就松下来了,几人眼中都露出欣赏的神色,逗哏的那人水平一般,但是捧哏的这位却是个可造之才,虽然现在还差点火候,但是给他扔在舞台上再摔打几年,这又是一个好角儿。

    范文泉也忍不住颔了颔,他对这个大胖子还是相当满意的。

    台上两人说的热闹,这个段子是他们自己攒的,不是传统相声,演出效果也不错,台下观众被逗得哈哈大笑。

    这里面主要还是依赖管洪的捧哏功夫,所有的包袱都捧住了,还帮逗哏演员给抖了出来,水平确实不错。

    连台下的邱武宇也对这两人刮目相看,他原本只是觉得这几人只是毛头小子愣头青罢了,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还是有几分水平的嘛。

    一段相声说完,管洪和愣头青下场,这帮人也都坐到剧场这边来了,都等着看何向东他们的演出呢,现在还在比着赛呢。

    管洪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对何向东说道:“好了,该你们了。”

    邱武宇老板也笑着道:“请。”

    何向东施施然站了起来,看着张文海说道:“张先生……”

    范文泉却出声打断道:“东子,这一场我和你来吧。”

    何向东当时一愣,他平时都是和张文海一起搭档演出,很少和范文泉一起,这会儿他怎么站出来了?

    向文社刚刚成立的时候就这爷仨,他们反正也就是互为捧逗,大家轮着来才能稍微歇一会儿,后来因为郭庆经常来串场演出,范文泉去捧他徒弟去了,所以张文海和何向东就搭档比较多了,现在已经是一场买卖了。

    何向东微微一愣,神色怪异地看了管洪一眼,露出一点笑意:“好,师叔那我这场和您搭。”

    两人就从后台上场了。

    管洪那边却是急眼了,愣头青拉着管洪就急着道:“范文泉老师怎么上去了,我的天,他很厉害的。”

    管洪的脸色也很难看,他何尝不知道范文泉是高手啊,可范文泉的确是对方的人啊,他是有资格上场的,谁也挑不出理儿来。

    管洪只能勉强让自己沉着气道:“范老师的捧哏功夫当然是好,但是逗哏的水平要是不出色,那捧哏再厉害也没有用。”

    旁边几人都点了点头,他们看着何向东那副年轻的模样,天然就带着几分轻视,尽管他们自己也是小年轻。

    这边说话的声音也没压着,邱武宇回头瞧他们一眼,没有任何表示,就继续看演出了,对他来说观众喜不喜欢才是最重要,他开门做生意就是为了挣钱。

    张文海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感慨着摇摇头,这几个小年轻还在侥幸何向东水平不行,唉……希望他们等会不要被吓到吧。

    何向东范文泉出场,两人缓缓踱步而出,身上自然有一份泰然自若的气度,范文泉自是不必说了,可是何向东这个年轻人身上有这份气度,那就很难得了。

    管洪眼睛都瞪大了。

    两人上台鞠躬。

    何向东气场全开,身上魅力十足,他往台上一站,就把这十来个观众的注意力全吸引住了,这就是能耐。

    何向东微微一笑:“这一场是我们爷俩给大伙儿说段相声。”

    范文泉斜着身子捧道:“没错。”

    何向东道:“上到台来先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范文泉看了管洪一眼,捧着说道:“您给介绍介绍。”

    范文泉倒是也没有全神贯注在何向东身上,一来他自己功夫好,捧哏水平早就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了,信手拈来就能捧的上。何向东的水平也很高,他也不需要像保姆看小孩那样紧紧盯着。

    何向东道:“我叫何向东,是相声界的一个小字辈儿,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不值一提。”

    范文泉捧着道:“您客气了。”

    何向东扭过身子道:“至于我身边这位老师。”

    范文泉看观众:“诶,到我了。”

    何向东却嫌弃摇摇手:“不值一提。”

    一句话就给观众逗乐了,这里都是退了休的老年人,也都认识范文泉,范文泉正红的时候他们可经常听他相声,所以拿他打趣就很好玩了,观众容易产生共鸣。

    范文泉马上伸手拦何向东:“哎,我这儿怎么也不值一提啊?”

    何向东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您的名气已经很大了,就不需要也不值得我这个无名小辈来提上一下了。”

    范文泉呵呵两声冷笑,道:“哦,是这么个不值一提啊,你这学问够可以的啊。”

    何向东恬不知耻道:“还可以,毕业于哈佛家里蹲不卖羊肉串大学的我对文学方面还是有一定造诣的。”

    范文泉挤兑道:“孙子诶,你有本事把这个大学名字再给我念一遍。”

    “哈哈……”观众大笑。

    管洪那帮人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张文海叹气摇头,真是赢得完全没有悬念,人家现在正经活儿都还没出来呢。

    邱武宇也在乐,真是逗啊,他对何向东的相声也多了几分期待。

    何向东没有把这次演出当做是一场比赛,他更多的是做一次展示,让这边老板看看他们说相声的水平,方便日后的合作。

    所以何向东和范文泉两人还是比较卖力气的,包袱很密集,台下观众被逗得哈哈大笑,笑多了,这嘴巴就容易干,伙计都来添好几次水了,也有人又要了不少点心,边吃边看才过瘾。

    看到这一幕,邱武宇就更加心花怒放了。

    相声说完,观众连连鼓掌叫好。

    何向东和范文泉两人走出来,到了管洪身边,何向东笑着看着管洪道:“可以投票了吗?”

    管洪都想骂街了,这还投个鬼啊?

    邱武宇也看着管洪,他也觉得没有必要再投票了,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管洪面色难看,不知道说什么好。

    愣头青却梗着脖子道:“我们老大不希得和你们投票。”

    管洪一把把他推开,骂道:“还嫌不够丢人啊。”

    管洪黑着脸,对何向东说道:“不用投票了,是我们技不如人,我没什么话好说的,再见。”

    说完,管洪转身就要走。

    何向东却喊住了他:“等会儿,有没有兴趣一起搭班说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