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桥
    高俊生终究还是收拾东西离开北京去武汉了,狼狈逃出北京城,但是何向东坚信高俊生还会杀回来的,到了那时,恐怕他会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已。

    何向东这些年走南闯北也见识过不少人,但高俊生绝对是其中龙凤,这人不简单啊,只要他还活着,这将来必然是个人物。

    何向东摇头感叹高俊生话剧社的演员太没眼光了,岂能以一时成败论英雄啊,将来这些人指不定得多后悔呢。

    午饭过后,何向东开始准备起了下午的演出,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位老先生打电话来说他们不来了,他们找到一处好园子了,说是要过去先看看。

    何向东也很高兴,然后就把正在开出租的顾柏墨叫回来了,人不够啊,他也没办法,顾柏墨一脸悲催幽怨,何向东抬起头仰望天空选择了无视。

    下午场四个人,何向东、顾柏墨、李泉江和郭庆,四个人轮番上阵,对口群口单口,快板太平歌词,各种曲艺都秀了一番,越是这种卖钱的演出越不好演,你得让观众觉得他的票钱花的值了,这样人家下次才有可能还来。

    所以演员一定得卖力气,还得演出观众真正喜欢想看的东西,所以为什么真正的相声艺术都是在民间呢,原因就在这里。

    下午场人丁惨淡,就来了三十多个人,这差不多也是下午场的正常情况,晚上就会好很多了。

    演出结束之后,已经是傍晚了,何向东脱下衣服在后台躺在靠椅上休息,演出也是很累人的,陈军已经出去买晚饭了。

    正当何向东躺着假寐的时候,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位回来了,两人进来一瞧何向东正躺着睡觉呢,两人这个气呀。

    张文海一脚就踹在了躺椅上,躺椅纹丝不动,有何向东这恐怖的体重镇压着,真可谓是固若金汤啊,张文海一瞧更生气了,破口骂道:“好你个何向东,我们两个老家伙出去累死累活的,你却躺在这里睡大觉。我踹死,我还踹不动你了。”

    何向东被张文海的怒吼吓了一跳,慌忙睁开了眼,瞧见是这两人,何向东浑身鼓起的劲儿都泄了:“嗨,哎哟,我说张先生诶,您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不好的,我还以为是谁来砸场子呢。您还踢我?我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啊?”

    闻言,范文泉也翻起了白眼。

    张文海更是鼻子都气歪了,话都说不完整了:“我这……嘿,你……”

    何向东问道:“哎,你们不是去看园子了吗?那里怎么样了?”

    “哼。”张文海冷哼一声,不理他。

    范文泉摸摸鼻子笑笑,知道这爷俩是逗闷子呢,他道:“我们看了一下发现还可以,这是家茶馆,观众全部坐满的话差不多能坐二百人,是一家老式茶馆,二楼也有包厢那种。”

    何向东从躺椅上站起来,主动给两位老先生搬来椅子,老人就跟小孩一样,都得哄,他道:“您二位先坐,茶馆啊,这挺好的,挺有说相声的氛围的,相声可不就是从茶馆里面起来的么。”

    向文社现在的剧场是一家电影院给改的,观众都是一排排坐在沙发上的,跟茶馆那种喝着茶磕着瓜子的氛围完全不一样。

    当然了,这两种剧场的经营模式也是不一样的。现在向文社这边的园子就何向东他们一家在经营,包括水电费房租什么的,都是何向东他们自己出的,卖票来的钱也都是他们自己拿着。

    但是茶馆是不一样,他原本就有一家机构在运营的,包括茶水饮料,服务员,茶艺师都是茶馆的人,何向东的团队过去是和人家合作的,要重新确定经营方式和分账模式。

    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人坐下了,张文海其实也没有跟何向东生气,他就喜欢这样跟何向东逗闷子。

    何向东又问:“那茶馆在哪儿呢?”

    张文海答道:“在天桥那边。”

    “天桥?”何向东眉头皱了起来,天桥在南二环以里,在西城区,而现在的向文社却在丰台区,还在三环边上,这两个地方离的有点远啊,太远的话,老观众就不容易被吸引过去了。

    张文海面色也沉了几分,说道:“附近这一片都要拆迁改造了,住在附近的老观众也有好多要搬家了,唉。而且适合咱们说相声的小剧场真的不好找,现在相声不景气,很多地方都不愿意要咱们这些说相声的。”

    何向东沉默。

    范文泉眉头也皱在了一起。

    张文海叹了一声,继续道:“我和老范找了不少朋友关系,也是寻摸了很久才找到天桥的那家茶馆,那里地段不错,而且天桥那边老玩艺儿多,传统艺术氛围很好。茶馆的老板也经常请曲艺人士来演出的,所以这里很适合咱们。”

    何向东点点头:“行吧,明天咱们一起过去看看,和老板谈谈,谈妥了咱们就搬过去吧,您二位挑的一定是好地儿。”

    清末民初的著名诗人易顺鼎在《天桥曲》中写下这么一句诗“酒旗戏鼓天桥市,多少游人不忆家”,写的是天桥当年的盛况。

    传统曲艺有几大特别兴盛的地方,北京天桥、天津三不管、南京夫子庙,这些地方在旧社会都是热闹之极,说是那个城市最热闹之所也不为过。

    而这些地方都是被江湖人带热闹起来的,北京天桥还有天津的三不管,在最初其实都是烂泥遍布的臭水坑罢了,也没人愿意去。

    后来是当地士绅豪门想开发这些地方,便广邀各处江湖人来此做买卖,于是,说相声的啊,说评书的啊,变戏法的啊,打把势卖艺的,挑将汉啊,卖各种小玩意儿这些人都来了。

    那年代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有艺人来演出,十里八乡的百姓都会翻山越岭赶来看的,更不要说是这种江湖人组团演出的大场面了,还有各种摊子货物可以买。

    所以天桥和三不管这里,没过多久就已经热闹非凡了,再不是当年那副臭水沟模样,反倒是成为了非常兴盛热闹场所,而早早在这里买下地皮的士绅们也是赚得盆满钵丰。

    所以那时的江湖艺人虽然是下九流行业,可却也有招揽观众兴隆地方的神奇力量。

    这几处地方也是艺人们当初的圣地,在新中国成立之后,艺人进了专业剧团了,而且商业也集体化了,也不让老百姓自己摆摊子卖东西了,天桥等地也就没落下去了。

    哪怕是到现在改革开放之后,天桥等地都没有当初盛景了,毕竟时代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