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狂笑到后来都是难掩的悲凉,最终两人收敛了笑意,看着沸腾的锅子久久不语,长叹一声,无语凝噎。天籁小『说WwW.『⒉

    涮羊肉的火锅是传统的铜火锅,就是中间有一根烟囱的那种,燃料就是木炭,这种木炭铜锅煮出来的东西很香。

    木炭快烧完了,水也快煮干了。一直到服务员带着狐疑的眼神主动过来加水加碳的时候,这两人才恢复过来,相视苦笑,还是长叹。

    何向东说道:“前路艰辛,命途多舛,唉,没了就没了吧,剧场没了,咱们再找就是了,生意没了就继续做。咱们是手艺人,手艺人凭能耐吃饭,只要咱这手艺还在,就不愁没饭吃,不愁没有生意做。”

    高俊生长叹一声,苦笑摇头。

    何向东目光悠远,看着重新沸腾起来的锅子,缓缓说道:“以前的艺人都是江湖人,跑江湖卖艺,走一路卖一路,只要有这身本身在,抓着一把白粉画一口锅,钱财就能进来。到哪儿也饿不着,都说宁给十吊钱,不把艺来传。”

    “这手艺就是饭碗,一门能吃饭的手艺比什么学历,什么编制都强的多。虽说现在艺人基本没有撂地的了,但是咱手艺和适应力是不会变的,就算搬了新地儿了,我就不信咱们会活不下去。”

    说到最后,何向东眼中燃气了熊熊斗志,大不了一切从头再来,今日能攒下的一切,来日定当翻倍拿来。

    高俊生摇头叹着,自嘲笑着:“唉,我们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江湖人,艺人只要有能耐,可以吃遍天下。而我们演话剧演舞台剧的却不一样,我们讲究的是团队合作,单靠一个人是吃不饱饭的,舞台效果也是出不了的,观众肯定也是不会满意的。”

    相声和话剧舞台剧是不一样的,相声这种传统艺术要靠卖角儿,观众是冲着角儿来的,因为这场演出有这个角儿,观众才会花钱买票来看,就算票价比平常贵一点,他们也愿意。

    所以角儿是一家剧场的饭碗,其他演员都得指着角儿吃饭,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但是话剧舞台剧却又不一样了,他卖的是节目和团队,并不是单靠一个出名演员就行的,团队不行,演员个人名气再好都没有什么用。团队很好,演员都很成熟,就算没有大腕儿,这照样是个好节目,观众照样肯花钱。

    这是二者之间的区别。

    何向东听了高俊生的话,皱着眉头好奇问道:“怎么了,你那边演员出问题了?”

    高俊生沉着脸点点头:“万事开头难,要搬新家了,一切肯定都要重头来了,我这边余钱也不多了,所以只能先暂时降低演员的待遇。唉,可以共富贵,难以共患难啊,这些演员都是好演员。一看我这边出了问题,当时就有很多家剧场过来挖人了,我的剧场是真的完了,唉……”

    未亡于外患,却死于内忧。

    何向东暗自庆幸,向文社的生意还没有人家高俊生的那么好,向文社跟人家比起来只是一座小庙,可在这次风波之中,生存下来的却是向文社。

    还是**说的对啊,“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人才是最重要的,人没了,向文社也完了。

    “干。”何向东往自己杯子里面倒了满满一杯啤酒,破天荒地喝了一杯。

    高俊生都惊住了,他知道何向东为了保护嗓子是滴酒不沾的,可是他今天却……

    何向东重重掷下杯子,舒展眉毛,脸都红了,他看着高俊生道:“这一杯敬你,敬我,敬人心,敬人性,敬所有愿意患难与共的朋友。”

    “好。”高俊生大叫一声,直接拿起一瓶啤酒,用牙齿咬开盖就给吹了。

    咕咚咕咚,大口喝完,高俊生脸上泛着红晕,腹中翻涌,有冲出来的趋势,他忍了好久在把呕吐感给忍下去。

    高俊生爽快的叫着:“痛快,痛快。”

    何向东忍不住道:“痛快什么呀,我看你都快要吐了。”

    高俊生却道:“那也痛快。”

    何向东摇头笑笑,又问道:“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高俊生道:“先离开北京吧,去武汉投奔朋友一段时间,他也在那里开了一家话剧社,先让我调整调整元气吧。”

    何向东点点头,真实心意道:“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以你的手段和能力,这种挫折只是你前行路上的绊脚石罢了,可拦不了你高老板的脚步,你绝对能跨过去的,而过去之后,肯定是一片坦途。”

    “谢你吉言。”高俊生微笑着,眼中没有丝毫气馁,甚至比之前还要斗志昂扬,这绝对是一个越挫越勇的人:“北京,我肯定会再回来的,且看那时,谁能拦我?”

    何向东丝毫不怀疑高俊生的豪言壮语,高俊生是他见过最是人物的人,这人必成大器。

    放完了狠话的高俊生再度拿起酒杯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一次他吃的格外痛快。

    何向东笑着打趣道:“算命先生是不是跟你说多吃点能破你的坏运气啊。”

    高俊生狠狠咬着肉,道:“我今年是流年不利。”

    何向东道:“那你要不要改改名字,换换运气?”

    高俊生瞥他一眼:“你还信这个?”

    何向东却道:“那倒不是,咱们作艺都讲究一个名字响亮,要让观众容易记得住。像你的剧场叫阁本话剧社,这么拗口的名字你也能起?”

    见讲到正事了,高俊生停下筷子问道:“那你觉得起什么名字好啊?”

    何向东想了想道:“你们演话剧也演舞台剧,主要还是喜剧性质的,不如就用快乐为名字好了,比如快乐包子,快乐馒头,名字里面就有笑料,这就容易叫响了。”

    高俊生吐槽道:“什么破名字,多难听啊。”

    何向东从善如流:“那换一个,开心包子,开心馒头……”

    高俊生赶紧抬手打断了何向东的喋喋不休:“行了行了,你敢不敢来个贵一点的啊,尽是五毛钱一个的东西,来根麻花也比这个强啊。”

    何向东一摊手道:“那就叫开心麻花嘛。”

    高俊生翻着白眼骂道:“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