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祸不单行
    刘青阳笑眯眯地走了进来,脸上堆满了和煦的笑容,见着房间内众人了,他笑着客套道:“哟,几位这是刚吃完呢。”

    张文海没好气道:“哼,知道你要来,所以我们就赶紧吃完了。”

    刘青阳摸着鼻子尴尬笑着:“您就这么不待见我啊。”

    张文海冷哼道:“你每次来不是收租就是涨价,哪次有好事了?”

    刘青阳尴尬道:“收租这是商量好的,至于涨价,这是我们老板定的,我就是一个打工的,我也做不了主是吧。”

    张文海斜着看他一眼,道:“哼,说吧,今儿是来干嘛的,可别说又要涨租了啊,这刚涨完可没多久啊。”

    刘青阳讨笑道:“不是不是,这回绝对不是,今天我是另外有事。”

    “什么事?”何向东眉头皱起,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刘青阳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神情有点尴尬,不太好意思开口。

    见到这人这副样子,园子里面其他演员心里也都悬起来了,八成要有什么变故。

    张文海眉头大皱,催促道:“你赶紧说,到底什么事儿。”

    刘青阳看了众人一眼,不好意思道:“这里恐怕不能再租给你们了。”

    “什么?”张文海语调都变了三分。

    后台所有演员都齐齐一震。

    何向东更是从凳子上猛地站了起来,眼珠子死死瞪着刘青阳,神情可怖。

    刘青阳都被吓了一大跳。

    张文海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范文泉神色严肃:“是不是有人给你们说了什么,或者给你们施加了什么压力。”

    这话一出,众人神色再变,何向东脸上更是阴郁了好几分,因为他刚刚得罪了好一票人,说不好这就是对方的报复。

    刘青阳急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没人说什么,这一片马上就要拆迁改造了,我们的这个剧场也在拆迁范围之内,刚刚上面文件批下来了。”

    何向东面色铁青,片刻之后,竟是面如死灰。

    张文海也愣在当场,脸色无比难看。

    后台演员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如丧考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刘青阳带来的这个消息比向文社被人报复还惨,如果真的有人出手了,那园子这些人还能跟对方斗上一斗,还有机会获胜的。

    可现在却根本不可能了,这是国家命令啊,拆迁啊,都批下来了,谁也改变不了了,向文社保不住了。

    向文社保不住了!

    刘青阳稍稍默了一会儿,道:“其实我老板是说先瞒着你们的,让你们先把剩下几个月房租都交了再说,但是我想吧,咱们都是朋友,总不好坑自己朋友吧,所以就先给你们说了,你们也好提前有个准备,搬家,换剧场啊,这都好提前做了。”

    何向东语气沉重平稳,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谢谢你了,刘先生,您先回去吧,我们这儿马上就要演出了。”

    刘青阳深深看了何向东一眼,又看了看张文海,说道:“好,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言语一声,再见。”

    ……

    刘青阳走了,后台却久久没有人说话。

    对于一家剧场来说,拆迁了可能并不算是什么坏事,老板甚至还能赚上一笔,可是对剧场里面的表演团队来说,可就真的是见了鬼了。

    何向东的向文社在这里也好几年了,费了多大功夫才做到今天这样的啊,他们吃了多少苦头才把向文社做成今天这个样子啊。

    结果现在一纸拆迁令下来全毁了,现在的向文社只是一家小到不能再小的团体,后台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两只手数的。

    现在每天都会有一百多观众来听相声,这已经很不错了,也是观众捧场了,可这些观众尤其是老观众,他们都是附近的人,平常活动的地方也都在这一块。

    现在向文社一搬家,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老观众还不得都得散了啊,难不成人家还能跑大半个北京城去听你一场相声啊。

    这道理就跟开饭店是一样的,有些饭店很红生意很好,可是搬了个地方就全毁了,原因何在,就是因为这是重新开始了,重新开始这得多难啊,一个不慎,就全完了,全完了啊。

    而现在的向文社就要面临重新开始的困境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

    半晌过后,何向东阴沉的脸逐渐恢复了正常,语气中也听不出有任何不对,他道:“好了,陈军去门口检票,让观众进场。晚上的相声演出,郭庆和范师叔打头阵,我和张先生第二队上,老顾和李泉江第三个,第四个我去说个单口,然后郭庆来个快板,老顾和李泉江再来一个,最后我和张先生再来一个压轴的。好了,就这样了。”

    何向东简单把今晚上节目顺序安排了一下,众人颔首,久久不言。

    何向东使劲搓了搓脸庞,脸都搓红了,他看着众人道:“台下的烦心事不能带到台上去,相声艺人,戏比天大,观众花了钱进场了,咱们就得对得起观众,得好好演出,其他事情等演完了再说。”

    “好。”

    “嗯。”

    众人点头应着,但情绪都很低落。

    今天晚上的相声演出一切顺利,观众看的也很过瘾,笑声阵阵,工作上的压力,生活里面的烦心事在这时候也都放下了。台上的演员也都是专业演员,有艺德也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所以并没有出什么岔子。

    他们也没有在台上和观众说要搬迁的事情,因为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了,突然到他们所有人到现在都反应不过来,现在都有好多人感觉这是一场不真实的恶梦。

    演出结束之后,夜就深了,陈军在收拾剧场,何向东和其他演员道别了,其他人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知道何向东现在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安静。

    何向东一人坐在后台的椅子上,双手搭在腹部,双目失神地望着前方,也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

    陈军打扫完了来到后台,见到自己师父这样,也不敢上前打扰,就怯生生站一旁,不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