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八十三章 郭庆传奇
    自那一日和袁老谈过心之后,何向东就豁然开朗了,心头阴霾着的迷雾也都消散掉了。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短短一番对话,何向东就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现在也不再困惑了,也不再纠结了,又把全部精力都投到相声事业上来了。

    园子里面的老老少少都发觉了何向东的改变,但这些人很聪明,从头到尾都没说没问,只是单纯的为何向东高兴罢了。

    何向东把精力都投入到向文社里面了,努力演出,认真授徒,文工团那边的事情他就很少管了,不仅不去报到,有些时候有演出安排,他也都给推了。

    侯三爷以为何向东心中郁气未平,就先让他冷静一段时间再说了,他主动帮何向东把文工团的演出给按下了。

    何向东也乐的如此,他在小园子里面说的更痛快。

    “嗬,大伙儿都知道咱们这张先生是一位不一样的相声演员,是一位脱离低级趣味的相声演员,是一位有益于国家相声演员,是一位有益于人民群众的相声演员……”

    张文海忍不住出声打断道:“我怎么听着这么像挽联啊?”

    “哈哈哈……”观众齐齐笑出声。

    何向东也乐了:“这哪能啊,这是对你这一生的概括。”

    张文海道:“嗨,我这还是死了呗。”

    何向东纠正道:“我这是在夸您呢,在说您与众不同,跟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

    张文海笑道:“哦,那是哪儿不一样呢?”

    何向东对观众说道:“我跟大伙儿说一个张先生家的事儿,您诸位就都知道了,这还不是现在的事儿。张先生家里有一闺女大家伙儿都知道吧,那他闺女呀,哎呀……啧……哎呀……”

    何向东眯瞪着色眼,袖子止不住地在嘴巴上来回的擦。

    见到此景,全场观众爆笑。

    张文海一把推开了何向东,张嘴就骂道:“你是馋了还是这么着啊?哪儿来的这动作啊?”

    何向东道:“啊?不是啊,我是嘴边有东西,我擦一下。”

    张文海冷笑两声,主动把话题掰回来:“你少废话啊,赶紧说我到底哪儿与众不同了。”

    何向东道:“这得说到您女儿小时候,那会儿大家伙儿都还是骑自行车的,那种二八加重自行车,后面带着人的。”

    “对。”张文海应了一声。

    何向东继续道:“小孩儿嘛,一般都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爸爸在前面的骑车带着。张先生家的姑娘就特别爱坐自行车后座儿,小孩儿嘛,也不懂事,做事也不小心,这没坐多大一会儿,小姑娘的脚就给卡进自行车后轮里面了。这要是换做别人啊,指定得赶紧刹车下来看看自己家姑娘怎么样了。”

    张文海应道:“对,得看看。”

    何向东一拍手:“可是咱们张先生能一样嘛,人家可是一位超凡脱俗的人物啊。”

    张文海好奇问道:“哦,那我是怎么样的?”

    何向东冷哼一声,身上学着动作:“站起来骑。”

    “嚯……”张文海惊叫一声,赶紧拉住了正在疯狂蹬车的何向东。

    观众早就笑得不行了。

    好不容易才把何向东给扥住了,张文海张嘴喷到:“合着我这是上这儿来锯腿来了是吧。”

    何向东一本正经道:“与众不同,超凡脱俗。”

    “去去去……”张文海嫌弃无比。

    观众却是乐不可支。

    何向东也笑了几下,道:“我们后台超凡脱俗的人可不少呢,也不就只有我们张先生一位,我们后台有一个演员叫郭庆的,大伙儿都知道吧,就是那个大高个儿,瘦高瘦高的。”

    “嗯……”观众也挺兴奋的,就都搭茬了。

    何向东道:“这郭庆啊,平时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好吃,各地的特产啊,各个国家的美食啊,他都要去吃个遍,就上次,上周五,他就去了一家日本菜馆。”

    “我是没去过啊,但是咱们在电视电影里面都看过,人家日本人吃饭都得跪着,也不知道是谁惯出来的毛病。还有他们吃的东西都是什么生鱼片,什么紫菜包饭……”

    张文海纠正道:“那叫寿司。”

    何向东凑合道:“行,寿司就寿司吧,咱也不懂,可是这些玩意儿都太清淡了呀。那天郭庆是去了,他一瞧这菜单,眉头当时就皱起来了。”

    张文海捧道:“诶,没油水。”

    何向东打开折扇当做是菜单皱眉看了起来,学着郭庆说话:“怎么都是鱼呢,还都是生的,你说要是红烧一下也行啊,生的怎么吃啊。”

    嘀咕了几声,何向东抬头大声道:“恩……诶,服务员,你们这里有鸡吗?”

    何向东把扇子放下,扭过身来把自己装成是女服务员,他用手放在嘴上嘘了一声,神秘兮兮道:“嘘,我就是。”

    “噫……”观众纷纷发出嫌弃的声音。

    张文海看的也是大为新奇,挤眉弄眼道:“哟,接下去怎么着了?”

    何向东继续道:“接下去那女服务员就带着郭庆去后面的小包厢了,郭庆也是第一次去日本菜馆,他也不懂啊,人家带着走,那就走呗,他还以为吃鸡得有专门的小房间的。”

    观众全都来了兴趣了,瞪大着眼睛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道:“说话间,那女服务员就把郭庆带到了小包厢了,这包厢说来也奇怪啊,就一张床,什么东西都没有。郭庆看着也纳闷,但是他是第一次到日本菜馆啊,他以为日本人就这样吃鸡的呢,为了不露怯,他愣是忍着没问出来。”

    “那女服务员让郭庆先在床上坐下,她自己就站着把外套给脱了,然后走过去把灯给关了……嗯,第二天早上啊……”

    “噫。”观众不干了。

    张文海也拦住了何向东,猥琐的笑着:“嘿,你怎么把重点给漏了,这晚上怎么了?”

    何向东呵呵一笑:“呵呵,第二天早上啊……”

    “去,赶紧说怎么着了。”张文海催促道。

    何向东笑道:“还能怎么着,就吃鸡,鸡,是吧。”

    “噫。”这回观众的嘘声震天的响。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