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八十章 丁锦洋的壮举
    何向东沉吟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看窗外的风景,再又把目光凝聚在了茶几上的紫砂壶,久久沉默而无语。

    侯三爷和薛果都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不论是谁面对这种选择都会纠结的,一方是理想,一方是现实。追求理想就会被现实压榨的尸骨无存,可是屈于现实理想又不知道会沦陷何方。

    或许每一个人在年少轻狂的时候,都以为自己凭努力就可以硬扛着现实的压力,以为自己可以掀翻一切战胜一切。

    直到被现实虐过千百遍之后,才会麻木冷血,才会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一遍又一遍去强奸着曾经的理想。

    侯三爷知道何向东已经是被现实虐过千万次的人,他希望何向东可以认清现实,因为这对他未来的发展很有益,但是他又不愿意何向东变成那种麻木冷血为了前途肆意强奸理想的人,他自己也很纠结,也很烦心。

    或许无论何向东给他什么答案,他都是不会满意的,但也都是能理解的。

    薛果也在看着何向东,房间里面的气氛很沉闷凝重,他们都在等何向东说话,等他做出他的那个决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老僧入定一般的何向东终于颤了几下,然后常常一叹,佝偻着的身体也挺直了:“我同意把我决赛录像删掉不播。”

    侯三爷身体一松,心情很是复杂,点了点头,何向东不管做出什么选择,他都是可以接受的,但也都是不满意的。

    薛果点点头,抿着嘴不说话。

    何向东直视着侯三爷,说道:“但是我绝不改变我的坚持。”

    侯三爷豁然抬头。

    薛果一脸愕然。

    何向东绷着脸,语气沉重且愤怒道:“艺术是在发展,是在进步,他们如果是发展了相声艺术,让基本功变得更好更完善,改变了传统的说法,我是绝对的赞成的,并且还会对这些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可是这些人却是因为自己水平不行,老前辈留下来的东西都掌握不好,还强行更改了说法。蒙骗观众,蒙骗同行,蒙骗相声,这种狗屁玩意,我岂能跟着他们乱来?相声为什么这么没落?说相声的都变成了这样一副死样子,相声怎能不没落,想让我同流合污,绝不可能。”

    侯三爷用手捂着脸,不再看何向东,可在双手背后却是一张笑脸。

    ……

    “来,喝一杯。”

    “喝个屁,你知道拿白水糊弄我。”

    “那要不我去换一牛奶来?”何向东笑着说道。

    “滚。”丁锦洋怒喷了一声。

    薛果端起酒杯来,笑着说道:“你知道他是滴酒不沾的,就别跟他闹了,来,我陪你喝,咱们哥俩干一个。”

    “走一个。”丁锦洋也端起了酒杯,和薛果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

    这一次是何向东做东请丁锦洋吃饭,薛果作陪,主要是感谢他上一次在牡丹奖决赛上的仗义相助。

    何向东给自己的酒杯里面满上白开水,端了起来,看着丁锦洋,郑重道:“老丁,大恩不言谢,情谊我何向东记住了,来,我敬你一杯。”

    丁锦洋翻翻白眼道:“少来这套,你要是真有诚意,就来杯白酒,少拿这白开水糊弄事儿啊。”

    “好。”何向东答应的很爽快,立马就把杯子里面的白水倒掉,然后往里面加了少半杯白酒。

    丁锦洋自己反倒是愣了,错愕道:“你来真的啊?”

    薛果也诧异道:“你真喝啊?”

    何向东十分洒脱道:“嗨,还不是为了兄弟嘛,来,我敬你。”

    何向东学着梁山好汉一样洒脱奔放,双手使劲一推,酒杯里面的酒水呈一条弧线洒了出去:“干杯。”

    一个深深的仰头,酒到杯干,洒脱之极。

    丁锦洋含着眼泪,擦着身上的酒水,骂着街道:“狗日的,你有种别泼我身上啊,你大爷的。”

    何向东却没理他,拿着袖子擦了擦嘴,过瘾地喊道:“好酒哇,真是好酒哇。”

    “好你大爷。”丁锦洋再次骂街。

    薛果都快笑得直不起腰来了,这两个货太逗了。

    好一番打闹之后,几人也吃的差不多了,薛果也把心头一直疑惑的问题问了出来,他先前也问过几次,但是这两人都语焉不详支支吾吾的:“诶,老丁啊,你上次拿的那袋白沙子哪儿弄来的啊?”

    丁锦洋扭头不假思索就道:“路上捡的啊。”

    薛果都无语了:“你敢不敢编一个不那么弱智的理由啊?”

    丁锦洋问何向东:“很弱智吗?”

    何向东点头道:“不能再弱智了。”

    薛果催促道:“你们俩赶紧告诉我,少蒙我,你之前走的时候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你可别告诉我这玩意是工作组早就预备着的啊。”

    丁锦洋被噎了一下,他正好想找这个借口呢。

    何向东无奈摇头一笑:“行啦,就告诉他吧,这小子都快被憋疯了。果儿是个守口的人,你放心吧。”

    丁锦洋稍微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仰起脖子傲娇道:“哼,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事情我自己是不愿意说的,有自吹自擂之嫌。”

    薛果翻了个白眼。

    何向东撸撸袖子,他决定说了,一拍桌子,开始说书了:“话说那一日,是月黑风高夜,天空中没有半点星光,静谧得可怕。北风呼呼的刮,打在人脸上生疼……”

    丁锦洋乐滋滋在那里笑。

    薛果实在忍不住了,他打断何向东说道:“行了行了,你还没完了,什么月黑风高夜,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说那袋白沙子傻怎么来的。”

    何向东收敛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说道:“你知道的,白沙撒字用的白沙必须得是汉白玉磨成的粉,不然写不出棱角来,但是咱们是临时决定换节目的,所以事先也没有准备,所以就只能让老丁临时去搞一点来了。”

    薛果疑惑道:“哪里搞的,这附近也没有石材市场啊,你上哪儿找汉白玉去啊?”

    何向东道:“怎么没有啊。”

    薛果问道:“哪儿呢?”

    何向东理直气壮道:“那剧场门口不是有一对汉白玉做成的石狮子嘛。”

    “啊?”薛果声音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