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三大世家的支持
    侯三爷心中一沉,上次初试的事情他也知道了,严亮是在最后关头帮何向东说了话了,也不能算是说话,顶多就是持身公正罢了。天籁小『说Ww』W.』⒉

    可是这次他就真的说不好了,单从何向东的节目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艺术上是没有瑕疵的,可人情伦理上他却是吃了亏,他这段相声得罪的人太多了。

    但是要说何向东错了?他并没有错啊,他说的一切都是事实,都是真相啊,可他还是被围攻了,这操蛋的人生,这狗日的作艺。

    楚城也担忧地看着严亮,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站在哪一边。

    连刘卫东那些人都注视着严亮。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严亮身上。

    严亮站了起来,紧皱着的眉头缓缓舒张,他轻声叹了一口,又自嘲笑笑:“唉,我认为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可以排在第一名,这是一段让人震撼的相声,这两人的艺术水平和基本功的扎实程度可以排在行内一线。”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讶莫名,谁也没想到严亮居然会给出这么高的评价。

    侯三爷看着严亮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非常复杂。

    刘卫东脸上的兴奋顿时一滞,脸慢慢黑下来了,但是心中并没有多少担心,因为他们这边还是占据着优势的。

    只是他也没想到严亮居然会站到那边去,严亮也是说新相声的,这里面好多基本功他也不会,他这样做岂不是打了他自己的脸?

    刘卫东摇摇头,闹不清楚。

    “没有别的人要表态了吧?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们就……”

    “等一下,你这么着急干嘛?”有人出言打断了刘卫东。

    众人闻言看去,纷纷一愣,因为说话的是常家四爷,常家四爷在北京呢,所以这次讨论会也把他邀请来了,只不过之前他一直都是沉默着没有表意见的,别人都以为他不愿意趟这趟浑水呢,谁知道人家现在突然又说话了。

    “他到底支持哪一方?”众人心中疑惑。

    刘卫东心中升起不妙的念头。

    常四爷看了众人一眼,露出笑容,缓缓道:“都说完了啊,现在该轮到我这个老头子说两句了吧?”

    “您客气。”

    “师爷,您说您说……”

    众人好一阵客气。

    这可是常家人啊,相声界三大家族之一,而且人家又是宝字辈的老先生了。常家和其他两大世家不一样,这一家从军的人甚多,小蘑菇更是牺牲在朝鲜战场上,这一家很受国家看重,他们说话的分量自然也重了。

    常四爷一张嘴,别人都安静下来了,常四爷说话语不快,但是吐字很清晰:“我呀,解放前就开始说相声了,四五岁就上台了,那时候啊,是我的大哥一直给我保驾护航的,转眼大半辈子过去了,这个相声水平不敢说有多少好,但是接触相声界的人也算是多了。”

    “这见得多了,听的多了啊,我这欣赏能力倒还是有那么点儿的,好歹是能分得出好赖来是吧。这两人的相声啊,是真不错,相声十二门功课的说法也是有的,只不过很少有人学全了罢了,这个从相声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是这样,毕竟人的精力和天分都是有限的。”

    “但是何向东却不一样,他把这十二门功课可都学全了啊,尤其是白沙撒字和口技,嗬,真厉害。白沙撒字这都是失传的老玩艺儿了,没想到人家还能使,还有那百鸟争鸣,口技门里面的人也没多少人能会啊。所以这个何向东是个了不得的天才啊,有这样的天才是我们相声界的幸事,我投他一票。”

    众人一滞。

    刘卫东皱着眉头,又问了一遍:“师爷,您确定吗?”

    常家来的可不只是常四爷一位,常家第三代的长子也来了,这位是小蘑菇的长子,他道:“嗨,这还有什么不确定的,我也投何向东一票,这小伙子是块好料。”

    常家表态支持何向东。

    侯三爷惊喜莫名啊,这常家的助攻太给力了,他前面还生怕人家不愿意得罪这么多同行呢,没想到人家这么大气。

    刘卫东脸色愈难看了。

    常家表态之后,前面好多沉默着的腕儿也纷纷举手了:“我也支持何向东。”

    “没错,虽然这小伙子的相声言论和咱们现在的主流观点不同,但是人家的水平是可以的,我支持他。”

    “我也觉得这孩子是个可造之才。”

    “我支持何向东。”

    ……

    刘卫东脸色愈难看,如果真让何向东拿到牡丹奖,不只是他们这些人的脸面无光,而且这人以后要是还宣传这些离经叛道的东西,他们要怎么办?

    刘卫东压着怒气,他不得不要提醒这些人了:“那个叫何向东的年轻人在台上向观众灌输一些错误的观点给观众,这种事情你们就不管吗?什么叫说学逗唱的唱就指的是太平歌词,唱歌就不是唱了吗?唱戏就不是唱了吗?相声界公认的观点是这个吗?”

    “还有什么十二门功课,谁说有这个了,先生教的都是说四门功课,说学逗唱,十二门?白沙撒字开杵门子这都是撂地时代的玩意儿,早就被抛弃了,他现在在舞台上宣传这种东西是何意图?一旦观众接受他这种错误观点,我们以后还要怎么表演?”

    终于图穷匕见了。

    那些没有表态的大腕儿脸色也有些凝重了,他们迟迟没有表态,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何向东触及到他们所有人的利益了。

    这小伙子还没红呢,要是等他红了之后,上的节目也多了,他要是还老是宣传他那一套,这让他们这些人怎么办?

    可是他们也知道何向东的说法是正确的,但理智却告诉他们,必须要按下这个不正当的苗头,情感和理智的挣扎,让他们很纠结。

    侯三爷脸色紧绷,大环境就是如此,所有人都得在这个规则下行走,敢跳出来的,甭管是对是错,都是异端。

    “何向东的说法是对是错,你难道不清楚吗?”说话是的少马爷。

    刘卫东一愣,这位少马的说话也是很直的,虽然没有楚城那么火爆,但是这也是不会给同行留面子的主儿。

    少马爷瞪着刘卫东道:“何向东错了?他错哪儿了?老先生传下来的说法就是这样的,你们这些人不会使活儿才把说法给改了,现在还赖上人家了?”

    马家世代都是说相声的,相声八德之一的马德禄先生就是少马的爷爷,他奶奶的父亲就是相声第二代传人恩绪。马家的展史就是相声的展史,他们是贯穿在一起的,所以没有人比他们更懂相声史了。

    刘卫东那边都傻了,他以为马家是不会说话的,因为马家向来都是持身中立,不愿意和别人生冲突和争斗,可是今天却……

    马三爷叹了气,只说了一句:“我支持何向东的相声,提议重新投票。”

    侯、马、常,相声界三大世家同时声支持何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