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因为了解,所以惊叹
    传统评书分成四类,第一类长枪袍带书,简称袍带书,这类书主要说的是王侯将相的故事,因为这类人物通常的穿着都是长袍端带,所以由此得名。天』籁『小说Ww』W.⒉

    袍带书包括三国、列国,隋唐,两汉的演义,这都是都是说王侯将相的故事的。

    第二类是短打公案书,说的是江湖武林,奸情人命,还有破案的。里面的书目有大八义小八义,还有施公案,包公案,三侠五义之类的。

    第三类就是神怪书,讲的是就是神仙斗法,里面书目有济公传和西游记。

    还有一部封神榜,但是这部有争议,有一部分艺人认为这是属于神怪书的,但是也有不少艺人认为这属于袍带书。

    第四类就是鬼狐书了,这个就一本,就只有聊斋了。

    何向东今天要说的济公传就是属于神怪书,但是济公传又比较特殊,他可以讲神仙妖怪斗法的故事,也可以讲短打公案的故事,济公帮助官府老爷破案。

    所以济公传的适应性很广,也正因如此,这套书的就没有止境了。别的书目都有结局,它没有,它往短打里面一钻,往神怪里面一套,这故事就说的没完了,艺人们也可以重新编出很多新故事。

    比如说书先生给你说济公传,春节时候给你说个一礼拜,挖个坑留个扣子,人家走了。等清明节来的时候,再给你说一礼拜,你会现他说的跟上次完全不一样,根本就是两个故事。

    这就是神奇的济公传,听济公传真的可以听一辈子,说书先生也能说一辈子不带重样的,这套书就是这么神奇。

    传统评书一共有二十九套书,就分成这四类。书目是二十九套,但是这里面大段儿小段儿的故事可有不少,细分出来那就太多了。

    就比如传统单口相声八大棍儿里面的大部分书目都是出自评书门里面短打公案书《永平升平》。

    传统艺术这里面大段儿小段儿非常多,像传统相声出名的段子其实也就是百来个而已,但是再加上各种大段儿小段儿,还有返场的小笑话小段子,那数目就相当可观了。

    何向东会将近六百段的传统相声也是把这些都给加了上去的,成本大套的数量可没这么多。

    闲话少叙,何向东拍醒木开书:“今天要说的就是济公的故事,济公大伙儿也都熟悉,民间传说很多,各种影视作品也看的多了。但是今天我要说的还真的跟你们听过的不太一样。”

    观众兴趣一下子就来了。

    何向东继续绘声绘色往下说:“这故事呀生在南宋时期,在靖康之难之后,康王赵构就登基称帝了,那时候为了保家卫国收复失地,我们大宋朝出了一个大英雄叫岳飞,岳飞带领着他的岳家军一路北上,杀的是金兵溃败不止,这眼瞧着就要建功立业收复失地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奸臣秦桧向皇帝进献谗言,十二道金牌连连而勒令岳将军回京,最终一代名将屈死在风波亭之中。而也正在这时候,没有了岳家军钳制的金兵悍然动了战争,大宋朝北线告急,军情急报就像雪片一样飞来。临安府皇宫之内,气氛肃杀……”

    评书里面会涉及到很多历史,但是它也不是完全就是照着历史说的,毕竟这是说书说故事,是有虚构的成分的,又不是写史书。

    就像三国演义,他就不是历史啊,说的故事跟真实历史差距挺大的;还有隋唐演义,把隋炀帝说成是那么十恶不赦的一个人物,人家背锅背了多少年了,跟谁说理去啊?

    何向东说的也是如此,历史背景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但是细节方面就会有点不同了。

    他今天说的济公传是说金国攻打大宋朝,然后济公北上抗击金朝保卫国家的故事,当然和对方国家的国师妖怪斗法的情节自然也是不能免的。

    这个故事就很新颖了。

    随着何向东的娓娓道来,观众朋友们已经完全被吸引进故事里面了,何向东说的故事又好笑又很有吸引力,观众在捧腹之时都不忘竖起耳朵,生怕漏掉一个字儿。

    而在坐的评书界同行却全都听呆住了,因为何向东说的这个故事是全新的济公传。

    以往的济公传都是在说神怪斗法的,倒是也有说书先生说短打公案的,但是很少,像何向东这样把袍带书和济公传结合在一起的,就更少了,几乎没有啊。

    这种类型都没有,就更不要说何向东嘴里说的这个故事了,这书目是谁写出来的?张阔如吗?

    评书门内所有人心中都浮现出了这个疑问,张阔如是出了名的擅长说袍带书,想来也肯定是他把济公传和袍带书结合了,才有了何向东今天说的东西,不然单凭何向东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哪里来的这样的书啊?

    就是连古老师也是这么想的。

    白阔山老爷子也仅仅只是有点疑惑而已,并没有多想。

    现场也就是袁老把眉头皱起来了,他和张阔如是亲师兄弟,两人一块拜师学艺,一块长大成人,他对张阔如太熟悉了,不管是生活人品,还是艺术风格。

    台上这小伙子说的评书完全不是张阔如的风格,这书目肯定也不是张阔如写的,要是老张写的,自己不可能认不出来。

    “可是这到底是谁写的?总不会是这孩子吧?应该不会吧。”袁老摇摇头,弄不清楚。

    何向东在台上说的书却是渐入佳境了,情节越曲折精彩了,济公随着军队背上,和对方妖怪国师展开多次斗法,**迭起,精彩连连。

    而军队的大规模冲突也开始了,何向东作为张氏评书传人的功夫也完全展现出来了,可算是让现场观众好好体会了一把张氏评书的风采,一幕幕气势恢宏的大型战争场面宛如真实地放在了观众面前,现场观众都热血沸腾了。

    同行们在何向东身上恍惚间见到了金口银舌当年叱咤江湖的身影,一人一桌一张嘴,就说尽了世间百态,句句警人心,听者自动容,这是有多大的能耐啊……

    杜岳峰深深叹了一口气,也不欲继续听下去了,站起身来就往门外走去,这位评书界的当红小生现在的身影却显得那么孤独凄凉。

    傅盛深深叹了一口气,眼中神色很复杂,他心中默叹:“或许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吧,两位宗师的传人,不对,是三位,呵呵,而且你自己还这么才情无双,唉……”

    现场这么多人当中也只有傅盛一人是最清楚何向东的底细的,也只有他最清楚这套书是怎么来的,因为了解,才会惊叹。

    ……

    而与此同时,相声界那边也生了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