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七十三 曲传神思,通达人心
    “马嵬坡下草青青,

    今日犹存妃子陵,

    题壁有诗皆抱恨,

    入祠无客不伤情……”

    《剑阁闻铃》是来源一首古诗《忆真妃》,后来被鼓曲艺人改编演唱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剑阁闻铃》。

    这首曲子传唱度很很广,已经超过一个世纪了,各大门派也都有这个曲目,东北大鼓唱的就很好听啊,西河大鼓也有,京韵大鼓就更不用说了,但是真正把这首曲子推上巅峰的还是骆派的京韵大鼓。

    当年小彩舞骆玉笙先生演唱的《京韵大鼓》可谓是轰动一时,京津之地的观众无不痴迷,所以《剑阁闻铃》也成为了骆派京韵大鼓的代表作品。

    田佳妮是从小就学这首曲子的,她跟何向东青梅竹马的年代也是伴随这首曲子一起成长的,包括他们分开的时候田佳妮送给何向东的礼物也是她自己唱剑阁闻铃的鼓签。

    何向东送给田佳妮的则是他唱太平歌词的玉子,而这个玉子最有纪念价值的就是它曾经伴奏唱过文王卦,是只属于何向东和田佳妮的文王卦。

    意义深远啊。

    这一次大鼓决赛,田佳妮不出意外又选择了《剑阁闻铃》这首曲子,或许是因为她擅长吧,又或许是因为这首曲子的意义吧。

    ……

    田佳妮只唱了一句,刚刚还一脸懊悔的柏强就愣住了,因为这首曲子和他以往听到的不一样。

    何向东虽然不是大鼓门内的人,可他绝对是一个大行家,他一听也愣住了,是真不一样了。

    评审团的一众评审们也都愣住了,骆玉笙先生本人也坐在评审席上,骆玉笙先生听到田佳妮唱的第一句之后,眼中便流露出不一样的神彩,嘴角微微勾勒出几分笑意。

    《剑阁闻铃》是唱唐明皇在马嵬坡赐死杨贵妃之后,继续入蜀地躲避安史之乱,在中途夜宿剑阁的时候,在夜晚的凄风苦雨之中,思念惨死的爱妃。

    整首曲子体现出的是一个痛失自己妻子的丈夫的那种懊悔、无奈、悲怆、凄苦的感情。

    所以柏强看到田佳妮那副喝了蜜一样的春心荡漾的样子,他差点没炸了毛跳了起来,因为她的这个心态和情绪与剑阁闻铃这首曲子完全不符啊。

    都说曲传神思,通达人心,田佳妮这样的状态怎么可能唱好这首曲子。

    前面柏强都快绝望了。

    可是现在田佳妮唱出来的感觉却让他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的确,从唱功和技巧方面来说,田佳妮并不比前面的选手出彩。

    可这神韵却是绝了,她把唐明皇那种悲痛懊悔和无奈都唱出来了,但是在这些情绪之上的却是那浓到化不开的情意。

    她不是在唱悲痛和懊悔,她是在借助这些情绪在表达自己那份沉沉的爱意,用悲唱情。

    妙也偏偏就妙在这里,这浓到化不开的爱意,却更好的衬托了唐明皇痛失爱妃的那种懊悔之情,让这种悲痛和懊悔变得更加深刻了。

    她在用悲唱情,这情却又偏偏衬托了悔,而有了情的悔也变得更加圆满和生动了,剑阁闻铃活了,田佳妮把这首曲子唱活了。

    “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

    一心似醉两泪如倾。

    愁漠漠残月晓星初领略,

    路迢迢涉水登山哪惯经……”

    田佳妮在演唱的时候眼睛是一直看着何向东的,因为只有在何向东身上她才能找到这种刻骨的情意。

    柏强听得入了迷了。

    何向东更是痴了,若论现场谁能最懂这首曲子,从曲子技巧来看当属骆玉笙先生无疑,可是说到这情意,那就非何向东莫属。

    他是最懂的,因为田佳妮就是在唱他。他也感触最深的,曾经的一幕幕就在眼前像电影一样回放。

    幼年学艺,她唱大鼓,自己唱太平歌词。自己偷偷卖艺从东家那边拿烧鸡给她吃,两人合伙一起坑骗小胖子石磊。

    一起在张玉树的面前表演,自己逗她笑,让她不要紧张。一起去天津说相声,让她看自己演出。

    等到分别之后,她回了北京自己还给她出馊主意让她给男同学饭盒里面丢蚯蚓。

    ……

    分别多年之后,自己落破潦倒,而人家却已经是大鼓界的新星,一众名家大腕儿捧着她成角儿。

    等到了北京之后,自己连饭钱都挣不出来,田佳妮来找自己,自己都是躲在房间里面不敢应声装作不在。

    后来创办了向文社,自己更是倾尽所有,把所有家当都压上去了,家里就只剩一筒挂面,一包粗盐,可是自己却连煮面的蜂窝煤都买不起了。

    在那个饥寒交迫,穷困潦倒的时候,何向东是很不愿意见到田佳妮的,因为他不想他不愿他也不敢……

    可是田佳妮却在他最一无所有的时候把她所有存款还有卖了手机、项链的钱都给了何向东,去支持他的事业,无怨无悔。

    也是在那个时候,田佳妮选择了和何向东在一起。何德何能啊,真是何德何能啊。

    田佳妮那时候已经是一个初露头角的小角儿,自己是什么玩意儿啊,她又不是没人要,她还有那么一个优秀的师兄时酿在追求她,可她还是选择了自己。

    何德何能啊,真是何德何能啊。

    想到这里,何向东的眼睛都红了,眼眶泪光闪烁,他的一颗心都融化了。

    田佳妮看到何向东这副神情,她也更加动情了,曲子的神韵又往上翻了一番。

    “似这般,

    不作美的铃声,

    不作美的雨呀,

    怎当我割不断的情思,

    割不断的情……”

    他们之间的情是割不断的,都经历过那种凄楚潦倒的困窘之境了,还有什么是不能面对的呢。

    “窗儿外铃声儿断续那雨声更紧,

    房儿内残灯儿半灭御榻如冰。

    柔肠儿九转百结百结欲断,

    泪珠儿千行万点万点通红……”

    何向东眼泪都出来了,他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情绪了。

    连柏强也是双眼通红,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曲传神思,通达人心。现场所有人都被田佳妮唱的曲子感染到了,几人默叹、几人神伤、几人彷徨、几人哀怨、几人相思……

    “这君王一夜无眠悲哀到晓,

    猛听得内宦启奏请驾登程。”

    唱罢收鼓,全场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