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百鸟争鸣
    薛果露出了微笑,他知道何向东非常擅长口技。

    侯三爷、石先生和楚城也露出了笑意,他们都很清楚口技是何向东的绝活儿,现场可有的瞧了。

    严亮目光一滞,这他也会?

    评审团一众大腕儿就没有之前那么吃惊了,白沙撒字是属于失传的绝活儿,可口技不是啊,虽然现在口技一门式微,可是这一门还是有不少大家存在的。

    不说别的,口技一门的当家人牛玉亮先生就在北京呢,人家那口技功夫可是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人兽合鸣的境界了。

    牛玉亮先生可以说是口技一门继往开来的一位人物,他就是创造了循环呼吸法和循环发声法的那位口技大师,何向东学的呼吸法和发声法都是人家传下来的,你说厉害不厉害。

    相声演员也有很多会口技的,但是大多只是会一些皮毛,咧开嘴来学几下伐木,或者往嘴里塞个哨子学个鸟叫。用哨子学鸟叫就更多了,北京城的大栅栏那边就有不少表演这个的,他们主要是卖他们那哨子。

    现场那些相声演员,包括在一旁观看的比赛选手们也都是认为何向东拿个哨子学个鸟叫就可以了。

    没听说过现在还有哪个相声演员很擅长口技的,术业有专攻,一个演员不可能门门都这么精通的。

    薛果捧着说道:“那您打算给我们表演一什么呀?”

    何向东微微一笑,掷地有声道:“百鸟争鸣。”

    不说别人,连薛果都倒吸一口凉气。

    全场懂行的人都傻眼了,口技有很多种,有简单的有难的,简单的就多了,比如学别人说话,比较难的观赏性高的就属于学鸟叫,所以鸟鸣是中国传统口技必须要学的东西,学不会这个出不了师。

    而学鸟鸣里面最难的观赏性最高的当属百鸟争鸣,这绝活儿不说外行人了,就是口技一门的门内传人都没有几个人能来的。

    在清末有天桥八大怪之说,据说这是西太后给起的名字,相声老祖穷不怕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口技门的前辈也有人位列其中,此人姓张,因善学百鸟鸣叫,惟妙惟肖,神乎其技,所以他被江湖同道称为是“百鸟张”,他也是张玉树的先祖。

    何向东小时候跟着张玉树学过一段时间的口技,张玉树还送了一只极品的百灵鸟给他,让他练习百灵十三套,他也已经学会百灵十三套了,这个绝活儿也是非常难的。

    而他在闯荡江湖的过程中也没有把口技艺术放下,看见什么学什么,各种鸟叫他张嘴就能来,今年春节在上海的时候张玉树还帮他规整了几下。

    何向东现在的水平不敢说和口技名家相提并论,但是若论百鸟争鸣,那他还是有几分火候的。

    何向东从丹田提气,用口腔控制着气流出来,轻柔地撞击在话筒上,他练的就是蜡头功,黄莺俏皮的声音就从他嘴里出来:“唧唧唧唧,啾啾唧唧……唧唧啾……”

    “喔……”观众吃惊连连,因为太像了,他们好多人都是头一次面对面欣赏中国口技,刚刚台上那人还在用各种俏皮话跟他们插科打诨呢,现在这人嘴里居然出来鸟叫声了,还居然这么像,就像是人家嘴里真藏着一只鸟似的。

    同行大腕儿们也都惊着了,甭看后面的了,就单这一手,相声界就没人来的了。

    何向东却还在继续,用上循环呼吸法,一边运气一边存起,气力绵绵不绝,嘴里却又换了一种鸟叫,是百灵,极为俏皮的欢叫声响起:“唧唧啾啾啾啾,啾啾唧唧唧唧唧唧……”

    画眉鸣叫。

    小杜鹃鸣叫。

    金丝雀鸣叫。

    黄鹂鸣叫。

    ……

    何向东一连展示了十几种鸟鸣之声,然后双目一蹬,再度提气,循环运气法和循环发声法同时用处,真正的百鸟争鸣开始了。

    黄莺黄鹂、百灵杜鹃、金丝布谷等十几种鸟鸣声此起彼伏响了起来,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甚至还有不少人闭上眼睛去感受的,他们现在就感觉这个剧场里面飞进来了十几种俏皮的鸟儿在欢快的鸣叫,在他们这些观众头顶愉快地飞着闹着玩着,好一副人与自然的和谐场景。

    中国口技,讲究的就是天人合一。

    何向东常年练习循环呼吸法,他现在气息绵长,边存起边吐气,能坚持好几分钟,是平常人的十几倍时间。

    再加上他循环发声法练习,正面是一个音,倒过来还是一个音,一下子可以出两个音,也正因如此,他才能真正表演出百鸟争鸣。

    表演时间不长,只有一分半钟,但是全场轰动,掌声雷动,这一次的掌声叫好声呐喊声远远超过了之前的白沙撒字,论及观赏性,口技绝对可以排在十二门功课的首位。

    评审团的名家大腕儿们也是赞叹鼓掌不止,太精彩了,真的太精彩了,这年轻人的口技简直是绝了,就算把他放到口技一门里面恐怕也算是真正顶尖的角色了吧。

    连马三爷这样的相声泰斗都在给何向东鼓掌,连连点头,眸子里面全都是赞叹的神情。

    来比试的相声演员脸色全都难看无比,这表演还怎么比,他们完全比不过人家啊。

    马金山和田福堂也是面面相觑,脸色难看,得,他们的第一没了,还好牡丹奖相声至少有两个名额,他们还是有机会的。

    霍明德和郭俊强还有湖南那一对也没走,这四个人叹服地看着台上的何向东,上一次春晚他们就已经是惊叹,今天这一场他们看到了绝望。

    与这样的人物在同一个时代出道,是幸运,也是不幸……

    何向东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等观众的掌声暂歇,他才说了几句话,便开始攒最后的底了,现在还剩下最后三门功课。

    数来宝,快板艺术的前身,以前是要饭的乞丐唱着要钱的,后来这帮人发展成专业的数来宝艺人,再后来这批艺人就跟相声一门合流了,数来宝艺术也就变成了相声的十二门功课之一了,相声演员也都要会打快板。

    今天何向东是没有带板的,但是牡丹奖的相声决赛怎么可能没有快板备着呢,何向东之前就去借了一副过来,然后现在在台上展示了出来。

    再之后他又给大家伙儿展示了一下开杵门子,就是要钱,这门艺术基本也没用了,现在都是买票进场的,你也没地儿要钱去。

    最后一门就是双簧了,一人在前发托卖像,一人在后说学逗唱。在前面的自然是薛果,何向东在剧场里面借了一个表演用的小辫子绑在了薛果头上,让他在前面眉飞色舞。

    何向东在他后面道:“小辫一撅,站在当街,谁给我鼓掌,我管谁叫爹。”

    底响结束。

    ps:口技视频和相关知识,等会儿会发在我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里面,没关注的可以关注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