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七十章 白沙撒字,艺压群雄
    白沙撒字,艺人用两根手指捏着白沙子在地上写字,手指是用来写字,不是漏斗,更不是往手掌里面塞一大堆沙子慢慢漏出来。

    白沙撒字是写为主,艺人在表演前通常会在地上写四个字,唯吾知足,这四个字正好上下左右都有一个口字,所以这个口字是写在中间的,这四个字在周围,大家共用这一个口字。

    还有黄金万两,这是竖着写的,但是通常不写两,黄字最下面两点写长一点,正好是金字的人字头,金字的最下面部分,正好是繁体万字的草字头,但是因为“两”这个字和他们拼不到一起去,所以通常不写,这叫黄金万两。

    相声老祖穷不怕先生在撂地卖艺的时候就经常会在地上用白沙撒字写诗,“画上荷花和尚画,书临汉字翰林书”,这句诗顺着倒着念都是一样的。

    何向东把支架上的话筒拿下来,手上提着塑料袋往前走了两步,蹲了下来。

    王子晨一愣,这玩意儿原来是在地上弄的啊,他赶紧在耳机里面催促道:“二号机上台去拍摄,近景特写,三号机也上去,侧面拍。”

    观众见状也愣了,前排观众纷纷站了起来看,后排的就完全看不见了,这就是白沙撒字的最大弊端,在这种剧场里根本没法演,观众看不见啊,去电视台录节目倒是还行。

    评审团的评审们也有不少站了起来,侧门那边的选手也纷纷往前走了几步。

    何向东蹲在地上先用手指掐了一点拿起来撒在塑料袋里面,只见一条白色沙子非常均匀落下,颜色纯白好看。何向东满意地点了点头,丁锦洋做事还是非常细心的,他还筛了一遍,把粗沙子都弄出去了。

    何向东蹲在地上抬起头对观众说道:“在表演白沙撒字的时候,还可以配上唱太平歌词,太平歌词里面有专门唱白沙撒字的词儿,比较出名的是《拆十字》,我来一点儿给大伙儿尝尝。”

    何向东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掐了一点出来,在地上写了一个“一”,边写边唱道:“一字写出来是一架房梁。”

    何向东的柳活儿多好啊,完全是当世顶尖水平啊,他唱的太平歌词韵味太足了,一下子就击中了所有观众的心灵。

    何向东是蹲着写东西,前面几排的人看见了如此表演,听着何向东又写又唱,实在是太享受了。

    “好……”前排观众一叫好鼓掌,后面的也看不见,就更加忍不住了,心里就跟猫爪子挠似得,这些人都快要飞起来咬人了,甚至还有几个人跑到前面来看的。

    楚城是坐在观众席前排的,他看到何向东的白沙撒字之后彻底惊呆了,你还真会啊!

    评审团众人大眼瞪小眼,眼珠子都快出来了。

    侯三爷和石先生两人也是惊叹不已。

    严亮长长吐出一口气,神色莫名,苦笑一声。

    马三爷目光幽幽,脸上带着满意的笑意,含着笑微微点了点头。

    还有这次来比试的演员,见到这个场景,他们都说不出话来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马金山和田福堂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愈发难看的脸色。

    王子晨在监视器里面都要看傻了,急忙对着耳机大声喊道:“二号机二号机,给特写,拍他的手,然后慢慢拉远,把脸和手一起拍进去,快点快点。”

    ……

    何向东已经沉浸其中了,边写边唱,更加得心应手潇洒自如了:“二字写出来是上短下横长,三字写出来横着瞧是川子模样……”

    何向东从一唱到了十,地面上的字儿很好看,有笔锋有棱角,再配上悦耳的太平歌词,这段表演简直了。

    何向东抬起头,道:“接下来就是开始在这些字上面添比划了,要倒着唱上去,唱的词儿基本上都是典故。”

    说完之后,何向东又掐了一点白沙起来,在十字上面添了一笔:“十字添笔就念个千字,赵匡胤千里送过京娘。九字添笔念个丸字,丸散膏丹药王先尝………”

    一路唱完:“一字儿添笔念个“丁”字,丁郎寻父美名扬。”

    何向东停了下来,站起身来,看着观众,掷地有声自豪道:“这就是白沙撒字,这就是我们相声里面的基本功之一。”

    “好……”全场观众拼了命大声叫好,掌声叫好声响彻云霄。

    实话实说,这段表演观赏性和技巧性都达到了巅峰,也难怪全场观众会沸腾呢。

    马金山和田福堂都感觉心中沉沉的,他们原本以为自己的那个节目是稳操胜券的,拿下个头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看了何向东他们的表演,马金山心里就安定不下来了。

    “师父,您给看看?”尹爷很兴奋地问身边的马三爷。

    马三爷含笑点头:“很好,很不错。”

    尹爷眉头一挑,老爷子这是真高兴了啊。

    侯三爷和石先生心中的大石总算是放下了,他们特别担心何向东的莽撞行为会坏了演出,现在看起来这段表演很成熟啊,技术性逗乐性都很好,完全不输给马金山他们的相声。

    严亮脸色更是阴郁了,看来自己儿子还有徒弟是永远不可能超越这个年轻人了,这人谁教出来的,怎么这么厉害啊。

    何向东没管地上的字儿,现在也没时间收拾了,他把塑料袋拿起来放在桌子下面,然后把话筒重新插回到支架上面,说道:“刚才给大伙儿表演的是白沙撒字,这是我们相声前辈撂地的时候在大街上表演的东西,现在基本上没人演了,所以说您诸位今儿算是来着了。”

    薛果也捧道:“没错。”

    观众又开始兴奋鼓掌了。

    说相声说到高深境界其实就是和观众聊天,在聊天里面不知不觉就把相声说了,显然,何向东在此一道已经很有几分火候了。

    何向东问观众道:“刚才那个好看吧?”

    观众齐声高喊:“好看。”

    何向东再问:“过瘾没?”

    观众再喊:“没有。”

    何向东道:“那我给你们来一个止渴的,来一个更厉害的。”

    薛果问道:“什么?”

    何向东伸出右手食指,虚空点了一下,朗声答道:“中国口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