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白沙撒字
    “什么?”这声惊呼是薛果发出来的,他知道何向东要表演相声十二门功课,但是他以为白沙撒字只是捎带讲过去就算了。

    可是照着何向东刚才说话的样子,他是准备真的在这个舞台上来一回白沙撒字啊,我操,真的假的,现在还有人会这玩意儿啊?

    评审团的大腕们也全部都惊呆了,连之前的不快都忘记了。

    白沙撒字啊,这门手艺在相声进入杂耍园子还有茶馆之后,就已经走上了失传之路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表演不了啊,演员在台上弄白沙撒字,观众在下面根本看不见啊,这表演出来有什么用?

    白沙撒字其实是在撂地的时候用的,艺人蹲在地上一边撒字一边唱曲,吸引观众围过来看。因为艺人是蹲着的,后面的观众看不见就会想拼命往里面挤,这样圆的沾子会好一些。

    但是这门手艺很难,就算是撂地时代的艺人也有很多不会的,到了进入茶社园子之后,就更加没人会了。

    所以在旧社会民国的时候,这手艺差不多就已经要失传了,等到新中国之后,就更没人学了,这是一门要被淘汰的手艺,进入一下博物馆还行,大范围公开传播是不可能了。

    也只有方文岐这个倔性子的老艺人,才会拿着棍子死活逼着何向东学这们手艺,这才没有让这门手艺断了传承。

    侯三爷和石先生夜都惊呆了,他们和何向东挺熟的,可是也不知道这小子还会这个啊。

    严亮更是挺直了腰板,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何向东。

    观众席上楚城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之前还跟何向东逗闷子说要不干脆在台上玩白沙撒字算了,结果这小子居然真的来这一手了。

    真的假的?

    观众都很淡定,因为他们不懂啊,只是很好奇而已。

    连电视台摄制组那边也都没有反应,导演王子晨还是一副淡定的模样,淡淡地看着台上表演的两人。

    这事儿可不只是把现场给镇住了,连后台的演员们都知道了,因为为了避免台上演员临时发生情况,上场门这边是有工作人员在的。

    因为是相声的比赛,所以这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是相声演员居多,因为外行人万一不懂他们到底需要什么,那就尴尬了。

    他们在上场门那边自然也听到了台上要表演白沙撒字了,尽管这门艺术已经失传了,但是相声演员都知道有这么回事,这一下子他们就都兴奋了,有几个毛毛躁躁的小伙子当时就跑到后台去大吼大叫了,参加决赛的演员里面就有他的朋友。

    “哎,王哥王哥,你还没走呢,快去看快去看,台上那演员要现场表演白沙撒字。”那小伙子急匆匆就跑到后台去了。

    表演完的演员基本都没有提前走的,都还是在后台休息,一听这个消息他们也坐不住了,他们虽然演出年头都比较长,可是白沙撒字一直都是久闻其名未见其形啊。

    难道今天在牡丹奖的决赛上面会出现这门绝活儿?

    一大群演完了的相声演员都忍不住了,全都跟着跑过去看了,连带着有几位还没上场的都跟着过去了。

    马金山和田福堂两人还在后台,马金山皱着眉头问道:“现在场上那对儿是谁啊?”

    田福堂想了一下,回答道:“是那个叫何向东的。”

    “哦。”马金山目光沉沉,站起身来道:“走,看看去。”

    田福堂拉了马金山一下:“别去上场门了,走侧门,咱们到观众席上去,上场门什么都看不见。”

    “嗯。”马金山应了一声,套上了自己的进场工作证就往侧门那边赶去了。

    ……

    台上,何向东被薛果吓一跳:“嚯,你被狗咬了啊?叫这么大声?”

    薛果一挥手:“去,哪儿来的狗啊。”

    他没说白沙撒字的事儿,他是想给何向东一个台阶下,万一是人家说快嘴儿了呢。

    谁知道何向东主动开始提这个茬了:“这个白沙撒字啊,用的材料是咱们汉白玉边角料磨成的粉末,其实也不是粉末,其实就是很细的沙子。表演白沙撒字只能是用汉白玉碾成的沙子,别的石头沙子写不出来棱角来,而且一定得用边角料,相声艺人最讲究的就是这个。”

    薛果好奇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何向东一挥手:“嗨,还不是因为穷嘛。”

    “嗨。”薛果拍了大腿。

    观众笑。

    何向东道:“好,咱们闲话少叙,这就开始表演白沙撒字。”

    “好……”观众热情鼓掌,大声叫好。

    后台上场门那一堆演员急了:“要死,这么看不见啊。”

    “去侧门啊,傻呀。”

    “快走快走。”

    一行人这才想起侧门来,全都往那边跑去了。

    侧门是在靠近舞台前面的,这里有一个卫生间,是给观众用的,剧场工作人员也可以从这里进出。

    这群人从侧门冲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马金山和田福堂早就在这里站着了,得,还是这俩孙子聪明。

    台上,何向东冲后面一招手:“来,上汉白玉的沙子。”

    只见丁锦洋灰头土脸地走出来了,手上还用塑料袋提着一袋白沙子,走到台上,这活宝闷闷地走到台上来,一句话不说,很难得见到这活宝这么老实的。

    薛果一愣,原来前面丁锦洋是去弄白沙子去了,可是前面这货走的时候怎么那么悲愤啊。

    丁锦洋把东西交给何向东之后立刻就要走,何向东拦了他一下,给观众介绍道:“给大伙儿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的著名的青年相声演员丁锦洋,他也是我们团里面的中流砥柱啊。人家大忙人,忙的都没时间来参加牡丹奖决赛,人家这几天在正在碎石场干兼职,破石头呢。”

    薛果笑骂道:“去,没听说过。”

    观众也是哈哈大笑。

    丁锦洋心头一暖,何向东这为人不用说了,这是他的相声决赛,他完全可以不用浪费时间来介绍自己,吃力不讨好的。

    可他还是这么做了,这可是大场合,大平台啊,还有电视台全程录像并播放的,就是这样他还愿意帮着自己,这份情谊是没话说了。

    丁锦洋眼眶发热,也没敢耽误人家的演出,对着观众鞠了一躬就下去了。

    何向东还在跟观众解释:“大伙儿别介意啊,我们丁锦洋得赶紧回去,工头那边还催着干活儿呢。”

    观众又笑,何向东这不是在埋汰丁锦洋,是在帮他,牡丹奖是大场合,他给人家提上一嘴儿,这是在给人家宣传,拿他找包袱也是让观众能更好记住这个人。

    薛果摆摆手:“没听说过,您赶紧表演吧。”

    “好……”何向东应了一声,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ps:为了让大家更好感受白沙撒字艺术,我在我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都上传了相关视频,微博“唐四方要拯救世界”,微信公众号“唐四方”。大家可以去看看,明天更新中华口技,以后这两个地方会常常更新中国的神奇曲艺的,包括视频故事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