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六十七章 门柳儿
    前面看完了马金山他们的演出之后,何向东一直在想什么样的段子才能赢得过他们呢。天籁小『『说WwW.⒉

    单纯凭借着段子好笑?这肯定不行,因为没有人家有深度,人家俩人都把舞台变成曲艺大展览了。

    他们刚才展现出来的那些曲艺,何向东倒是都会,那些乐器他也都会使,但会用和放在台上用相声表演出来是两回事。

    他对自己临场现挂和薛果的捧哏功夫是挺自信的,但是玩这种东西必须要事先磨合过的,否则上台一定死。

    现成的段子里面能过他们的实在是不多了,就算是以柳活儿为主的八大改行都不行,这也从侧面说明了马金山和田福堂这段相声是有多么厉害啊。

    何向东卯足了心思才想出了一个应对之策,有足够分量的,而且不需要太长时间对活儿的恐怕也就这么一个了。

    ……

    台下观众的全都被何向东弄笑了,这些人一乐一兴奋,顿时就对何向东好感大增,愿意听他说话了,这就是垫话儿的最大作用,没观众愿意听你说话,你演员活儿再好又有什么用?

    台上,薛果见状,一把攥住了何向东,急切道:“您可别胡说了。”

    何向东还反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薛果摇头:“不对。”

    何向东疑惑质问:“嗯?”

    薛果急忙摆手:“不是不是……”

    “哈哈哈……”观众都被逗得不行了。

    何向东大声道:“那你说我到底说的对不对。”

    “额……”薛果好好捋了一下才道:“对是对,但是您这语气不对啊。”

    何向东梗着脖子道:“我语气怎么了?我语气哪里有问题了?受了委屈还不让人哭啊?”

    薛果皱着眉头问道:“您到底受什么委屈了?”

    何向东道:“他们都嫉妒我,都联起手来欺负我,都说我是靠着狗屎运才进决赛的。”

    薛果劝道:“那您就更要好好表演了,把您的真本事展现出来给他们看看,那他们自然不会再说您什么了。”

    何向东瞪大眼睛:“哦,您是说我只要把自己的真本事拿出来,别人就不会小瞧我了?”

    薛果理所当然道:“这是肯定的。”

    何向东一摊手道:“可我没有本事啊。”

    “啊?”

    观众笑。

    薛果无语道:“那您可能真的是走狗屎运的,你作为一个相声演员难道连咱们的基本功都不会吗?”

    何向东似是才明白过来:“哦,您说那个啊,嗨,基本功我都会啊,不就是说学逗唱嘛。

    薛果捧着说道:“那行,那您一样一样展示给我们大家伙儿看看,让我们大家伙儿看看你的水平到底如何。”

    “好……”全场观众鼓掌。

    这就入活儿了。

    评审团所有人都傻眼了,还真的不是卖五器啊。

    侯三爷和石先生更是脸都黑了,这两个货还真的敢临场换节目啊,这个风险也太大了吧,都没跟谁商量过,这两个孩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楚城在观众席上也是脸上沉重,默默无语。

    严亮露出微笑,饶有兴趣。

    其实何向东要表演的这个节目就是相声的十二门功课,唯一能抗住马金山他们曲艺轰炸的段子恐怕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了。

    大众所熟知的相声的四门功课是说学逗唱,但是这是笼统的归类,把这四门拆开来细细地说,足足有十二门之多。

    这些都是相声演员的基本功,但是十二门功课学全了的,全国这么多相声演员,包括那么多名家大腕儿,都绝对不会过五个。

    而何向东就是其中之一,所以这段相声的技术含量是不输他们的曲艺展览的,甚至犹有过之。

    另外从现场观众的反应来看,他们这段相声的趣味性也完全不输马金山他们那一段儿。

    也只有这段相声才能顶住了。

    相声的十二门功课,何向东曾经在两年前和张文海在北京当地一家小电视台的文艺汇演上表演过,但是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

    原因有很多,第一当然是平台的问题了,那个平台太小了,就是一场普通的文艺汇演罢了,这里可是曲艺界最高的奖项的决赛啊。

    还有就是上次的表演不够完整,他还有几项绝活儿还没拿出来呢,这回他可是真打算拼命了。

    何向东道:“大伙儿都知道咱们相声演员有四门功课,说学逗唱,但这是不够准确的,咱们把这四门拆来了说足足有十二门之多。”

    话音刚落,评审团众人齐齐一惊,他们终于闹清楚何向东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了。

    他居然是要来这个!

    相声的十二门功课这事儿大多数相声演员都清楚,但是根本没有人往外说,原因很简答,他们会的不全啊,大部分人连一半都不会,他们还怎么好意思说出去啊,到时候观众起哄让他们表演一下,这帮人不都得死在台上啊。

    所以何向东一说要表演这个,当时就有好多人不舒服了,因为所有人都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就像行内大多数演员不愿意说太平歌词是相声四门功课里面的唱是一个道理。

    众人脸色阴郁,甭管台上这演员能不能把十二门功课都很好地展示出来,单单让观众知道这件事情就是一个错误了,这让以后的相声演员还怎么表演?

    何向东对这一切却浑然不知。

    薛果也在积极捧哏:“哦,那您一样一样给我们展示一下。”

    “好……”观众也在热情鼓掌,说学逗唱四门功课他们听多了,现在突然来了个十二门了,这些人都兴奋了。

    何向东把袖子翻了个半翻,这叫龙抬头,这是准备要卖力气了:“先这第一个叫做门柳儿,什么是门柳儿,就是在旧社会时期演出相声大会的时候,在开场之前,后台所有演员都要先上场来一个开场小唱,这个开场小唱,我们行话就叫做门柳儿。”

    “那么唱点什么呢,一般是唱十不闲莲花落居多,因为这是可以后台一众演员一起合苏的,简单但是很好听,我唱几句大伙儿听听啊。”

    侯宝林先生曾经说过相声演员要学唱一些东西,是一定要先说清楚再唱的,不能让观众糊里糊涂跟着听,这样是非常影响演出效果的。

    所以何向东是先把门柳儿给解释清楚了才准备唱的,他刚才说的合苏就是合唱的意思,前面的大角儿全程唱下来,后面演员在关键点配合一下就好了。

    何向东一清嗓子,他先唱十不闲的曲牌:“一轮明月照西厢,二八佳人莺莺红娘,三请张生来赴宴,四顾无人跳花墙。”

    第一句一出来,评审团里面懂行的老前辈全都被惊住了,甚至还有惊讶地站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