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临场换节目
    “什么?现在换节目?”比试现场副导演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头都要炸了。天籁『小说Ww『

    这边是有两个导演组的,一个是负责现场舞台演出的导演,还有一个是电视台那边过来的摄制组里面有导演,也就是王子晨。

    何向东对他点头说道:“没错,我现在就要换。”

    副导演眉头都拧成一个大疙瘩了,他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他导演这种舞台晚会也有年头了,也经历过有演员临时说要换节目的,但是也没谁这都要上场了才换的啊。

    人家最晚都是前一天说的,那时候都已经够呛了,因为还要彩排熟悉舞台干嘛的,时间都不一定能够,好家伙,你们马上要上场了,才说要换节目,这不是操蛋嘛。

    副导演是个挺稳重的中年,他稍稍沉默了一会儿,皱着眉头沉声说道:“你们这都马上要上场了,现在怎么换节目啊?你们压根都没有排练的时间啊?”

    何向东飞快解释道:“这个节目我们私底下已经排过了,已经很熟悉了,随时可以上场。”

    副导演道:“你们私底下可能是排练过,但是这个舞台是新的,你们一次都没上去彩排过啊,这样太冒险了。”

    因为时间确实不多了,何向东内心也焦急起来了,也没工夫再和副导演扯皮了:“说相声的不需要彩排,活儿是熟在心里的,哪里不是舞台?您要相信我们的专业水平。”

    薛果就在何向东身边站着,一言不,因为他到现在都没弄懂到底生了什么,何向东刚到后台就拉着他找到了副导演说要换节目。

    薛果到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的呢,但是出于对何向东的信任,他还是选择了信任何向东的决定。

    副导演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神色严肃郑重说道:“这可是你们牡丹奖的决赛啊,你可想好了。”

    何向东果断点头道:“我们自己一力承担所有后果。”

    副导演深深看了何向东一眼,点头说道:“好,我去请示一下上面。”

    “多谢。”何向东应道。

    副导演便匆匆跑开了,这也幸好是比赛,演员的自主权是比较大的,要是台晚会,谁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早就一句话给人家喷回去了。

    他虽然答应了何向东的请求,但是他的内心还是对这个年轻人挺失望的,临场换节目,搞什么鬼,踏踏实实把原先排好的节目表演出来不好吗?

    “好高骛远,心态浮躁,别到时候拿上台的节目还不如你们原来的,到时候可别哭。”副导演这般想着,脚下步子又快了几分。

    ……

    见副导演都走了,薛果才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吧?”

    他们前面聊天的地方是在后台演员化妆间外面的过道上,何向东的目光也一直是呆呆注视着前方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反正他是没有听见薛果的问话。

    薛果翻了个白眼,得,这位又魂游天外了。

    “哎,丁锦洋。”何向东突然大喊了一声。

    薛果当时就给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这位魂游天外的家伙怎么突然又活过来了。

    丁锦洋正扛着一根话筒架子呢,听到了有人叫自己,他扭头一看,眼睛当时就是一亮,立马快步走了过来:“哎,你们俩在这儿干嘛呢,不是准备上场嘛。”

    薛果道:“我们到过道上吹吹风,你怎么在这儿啊?”

    丁锦洋笑道:“吹哪门子风啊,我在这儿帮忙呢。”

    见这俩人又要聊起来了,何向东赶忙攥着丁锦洋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来,急切说道:“丁儿啊,哥哥有事求你啊。”

    丁锦洋脸色都变了,急忙摆手道:“我可没钱啊。”

    何向东都快火烧眉毛了,这王八蛋还有心思在这儿逗闷子,他强忍着掐死这混蛋的心思,急忙说道:“我们临时换了节目了,现在出了点小问题,需要你的帮忙。”

    丁锦洋先是一愣,然后瞬间兴奋起来了:“是不是打算来个群口的,这事儿我行啊。”

    “不是。”何向东把丁锦洋拉倒自己身边,他嘴巴贴在了丁锦洋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啊?”丁锦洋听完之后脸色都变了,声音更是变了好几调儿。

    何向东道:“我们俩能不能拿下牡丹奖可就全看你了,咱们单位能不能挣下这个荣誉也全都看你了。”

    丁锦洋都快哭了:“不是,我的亲哥啊,这事儿也太大了吧,我这儿小胳膊小腿儿的,我这……万一出事儿,我这吃不消啊。”

    何向东紧紧攥住丁锦洋的手:“拜托了,兄弟,我们这儿都快火烧眉毛了,你就帮我这一次,我何向东承你一辈子的人情。”

    丁锦洋咬咬牙,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何向东也是提着心看着他的,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确实有点太难为人家了,但是现在真的没什么好办法了。

    最后,丁锦洋一咬牙一跺脚道:“行了,别说人情不人情了,不说别的,就冲咱们这交情,这忙我一定帮。”

    何向东感激地眼泪都要下来了:“好,大恩不言谢,你可得抓紧时间了,一定要在二十分钟之内弄完了。”

    “成,你瞧我的吧。”丁锦洋应了一声,急匆匆就往外面冲出去了,就跟脱缰的野狗似得。

    薛果更闹不清楚了,他拉着何向东问道:“不是,你到底搞什么鬼啊?你让丁锦洋干嘛去了?”

    何向东把事情原委和薛果一说,薛果也傻眼了,喉咙出一声高八度的怪叫:“啊?”

    何向东沉沉吐了一口气:“现在也没时间多说了,我们赶紧把活儿对一下,等会儿上台还是以现挂为主。”

    要是一般演员听到整场演出都是现挂为主,脑袋早就炸了,薛果以前也得炸,自从他和何向东搭档之后,他算是给锻炼出来,给这位做捧哏比去非洲当个皇上还累。

    何向东伸手抓着薛果的肩膀,目光沉凝盯着薛果,沉声道:“兄弟,这次咱俩可要玩个大的了。”

    薛果重重点头:“放心,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