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六十章 为师父争一把
    “小徒何向东初闯江湖,列位瞧在我张某人这张老脸的面子上,多加照拂。天籁小说”

    “一定一定。”

    “来,我张某敬诸位一杯。”

    “干。”

    “小东来给诸位前辈敬酒。”

    ……

    “列位这是小徒何向东,今天小徒出师,以后闯荡江湖,列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加照料。”

    如此这般,张阔如领着何向东一桌桌敬酒过去,也给何向东介绍了不少艺界的大腕儿认识。

    这个宴客厅里面坐着的都是曲艺界响当当的腕儿,当然这些腕儿也把他们的最看重的亲传弟子带来了,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啊,让自己弟子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何向东也和很多艺界大腕儿有了一面之缘,以后凭借着张阔如弟子的身份上门拜访,或者有事相托都会方便一些,毕竟有师父的情面在呢。

    这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张阔如是艺界响当当的角儿,其他人都卖他面子,何向东这个做徒弟的自然也跟着沾光了。

    何向东看着张阔如在这么多艺界大腕曲协领导面前谈笑风生,潇洒自如,而那些人也对他非常尊敬,何向东看的是感慨不已。

    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相声师父方文岐,论实力方文岐和张阔如不相上下,大家都是一代宗师。论及对行业的贡献,方文岐甚至还过张阔如,方文岐可是收集整理了无数的传统相声,这都是相声界的瑰宝,他对这个行业的贡献实在是太大了。

    可是说到在行内的地位和影响力,两人却是有天壤之别,不说别的,单说今天的宴客厅里面这些艺界大腕儿,方文岐连一个都叫不来。

    方文岐到现在都还是一个非常不知名的民间相声艺人,每次何向东报出师承门户,人家都以为他是海青。

    论影响力和地位,方文岐连人家张阔如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在相声行内,一个蹩脚的九流相声演员都比他有影响力有地位,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何向东越想心中越是凉,师父为相声付出了这么多。可以说他把他的一生都搭进去了,可他却并没有得到半点回报。

    方文岐本身淡泊名利可能并不在意这些,但是何向东这个做徒弟的却不能不顾。

    “相声一门该给我师父的,我都会去要来。”何向东目光深邃,在这一刻下了这个疯狂的决定。

    何向东环顾一眼名家成堆的宴客厅,能被这么多艺界同行如此推崇,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而自己的师父方文岐也完全有这个资格享受到这一切。

    “他一定会有。”何向东用力攥着自己的手。

    ……

    出师的摆知也就这样结束了,何向东也算是在艺界大腕儿面前露了一次脸了,至于张阔如那一枝儿的长辈他早就见过了,现在因为有牡丹奖这档子事情,何向东就更加受那些长辈看重了。

    袁老也来了,袁老好好勉励了何向东一番,还说过一段时间带着何向东去广播台录评书去,给他一个机会。

    何向东自然是不胜欣喜了,张阔如也是高声大笑,他离开艺界太久了,现在手头上也没什么资源,幸好他这些同门老兄弟愿意相帮。

    杜岳峰这些人也都在场,评书名家们基本上都是带着自己徒弟来的,这些人见着何向东都得捏着鼻子喊一声师叔。

    何向东含笑点头,老怀大慰,差点就动手掏压岁钱了。

    没有办法,何向东的辈分太高了,具体怎么表现呢,来一个简单的对比吧,相声演员一般都是有拜评书师父的,张寿臣是相声门的寿字辈的前辈,他是评书门的第九代传人,和张阔如是一辈人。

    为了避免辈分乱掉,相声门里面比寿字辈的辈分低的,在评书门里面也要低一点,不然这个辈分就乱掉了,都没法喊人了。

    但是新中国之后,辈分这种事就淡掉一些了,再加上毕竟是涉及到了两个门派,只要不是师门中人乱掉就好了。

    所以幸好方文岐是没有正式的评书师父的,不然何向东还真不一定能拜张阔如为师。

    因为真的要对应起来,何向东在评书门里面的辈分对应的是相声门里面宝字辈的老先生,你说这辈分大不大。

    更关键他也才二十多岁啊,在坐的名家大部分都是和何向东论师兄弟的,他们的徒弟自然就更悲剧了。

    ……

    牡丹奖何向东一共报了四项,当初是为了以防万一,害怕出现点什么意外,现在基本上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他也就主动把大鼓和十不闲给推掉了,专心致志准备相声和评书。

    牡丹奖今年拢共才十个名额,总不可能给何向东一个人那么多吧,对他来说相声才是主业,评书是第二主业。至于大鼓和十不闲,那只是副业,属于尝尝鲜的。

    就像侯三爷说的那样,万一何向东大鼓获奖了,到时候全中国都认为何向东是唱大鼓的,这事情要怎么弄?

    那何向东以后是唱大鼓还是说相声呢,他要是继续说相声,那不是白获奖了?

    总而言之,何向东已经主动收拢攻势了,薛果那边也都把大鼓给放弃了。

    至于黄书张和马哥他们见到人家谢师摆知的大场面,这些人都吓哭了,瑟瑟抖啊,他们还准备主动上门致歉了,可惜连张阔如住哪儿都不知道。

    后来找到了何向东也表达了他们的歉意,还送了一些礼物。何向东很大方地把东西收下了,然后说些场面话就把他们打走了。

    何向东其实也没有那么生气,不外乎是名利二字罢了,那几人也都是为了自己家里的孩子罢了,手段是卑劣了一点。

    不过何向东也没有太多和人家计较的心思,争名逐利的事情他见得多了,上次冲击春晚,严亮他们不也是如此嘛。

    何向东虽然不齿他们的行为,但他还是秉承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为人处世的原则,只要对方不是憋着想弄死自己的,何向东都会给对方留下一点情面的。

    又过了几天,曲艺界的最高奖项牡丹奖的决赛终于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