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挖坑大法
    关于打斗场景,每个说书人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像张阔如就特别喜欢细致描述,精彩的打斗场景都变成了张氏评书的典型特色了。天籁小说Ww

    但是也有特别不喜欢说打斗场景的,评书门的袁氏三杰之一的袁杰英老爷子就特别不喜欢说,老爷子最擅长说《施公案》,这种短打公案书也会涉及到很多打斗的。

    老爷子以前在茶馆说书都会抽水烟,民国那时候抽水烟特别流行,水烟就是比旱烟多了装水一个槽子。吸烟的人把烟吸过来要先通过水之后,才会进入到嘴里,这叫水烟。

    老爷子一说到打斗场景,边上的水烟就拿起来了,说了一声“两人打起来了”,然后就开始抽烟了,一分钟过后,老爷子老神在在又说了一声,“嗯,还在打”。紧接着又开始吞云吐雾了,五分钟过去,老爷子又说,“嘿,还没打完呢”。

    这是抽烟上瘾放不下烟枪了。

    处理方式不一样并不会影响效果,人家不喜欢说打斗的照样是一代名家,响当当的大角儿。

    说书人有千千万,风格自然更是万万千了,虽然有袁老的三国珠玉在前了,但何向东说的三国也非常有自己的特色,他学过三国,但并不是原模原样就搬到舞台上的。

    何向东也根据自己会的东西进行了一些改编,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他这段三国也加入不少笑料包袱,也惹来不少笑声。

    他还用了自己非常擅长的情绪调动和张氏评书的长处结合在了一起,相辅相成,效果出奇地好,当然他还有一大杀器没有用出来。

    是长处就要好好挥出来,这一段打斗何向东就说的特别精彩,完全把张飞的勇猛都展现出来了,非常完美地满足了现场观众的需求。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极难,那些有场景有灯光有演员又剧本的电视剧尚且很难做到这一点,就更不要说单纯只靠着一张嘴的说书先生了。

    所以这种地方是最能瞧得出演员的水平的,很显然何向东做的是非常完美的,这也让评审团的腕儿吃了一惊,这人的水平不输上一场的演员啊。

    可是这人才多大啊?

    这谁徒弟啊?

    诸位腕儿们都感觉自己头皮有点麻烦,心里也在暗自震惊,真不愧是牡丹奖啊,高手遍地走啊。

    古老师更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白阔山老爷子更是抚须长笑,这孩子的进步真是太大了,火候拿捏的也是越来越好了,半年前还是和杜岳峰差不多水平,这才过去多久啊,就完全越了。

    这度真是有点吓人了,怎么会这么快呢,感觉好像是又被另外一个大高手操练过一般,不然火候不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好。

    “呵呵……”白阔山摇头笑笑,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荒唐。艺人都说宁给十吊钱,不把艺来传。不是人家的徒弟,人家怎么可能把真本事教你?

    再说何向东都已经是张阔如的徒弟了,艺人行有艺人行的规矩,在没有经过对方师父同意的情况下是不允许随随便便教导别人徒弟的,这是行业大忌,这种行为是会被认为是对对方师门的一种挑衅,很容易出事情的。

    所以白阔山老爷子也只是脑子里面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但是迅被他否定了,这玩意儿有点扯淡。

    古老师傻了眼,扭过头不敢置信问道:“他……他是他徒弟?”

    闻言,白阔山微微颔。

    古老师还是难以相信:“可是……可是张师叔不是……他不是……”

    白阔山微微一叹,道:“他只是退隐江湖了。”

    ……

    杜岳峰都要疯了,你大爷哟,又来一位名家,搞什么鬼啊?

    陶师叔面色沉重,若是站在公心上来说,评书界出来这样的人才是评书界的幸事,但是从私心的角度来看,自己的亲师侄杜岳峰要怎么办?

    “师叔?”杜岳峰艰难喊了一声。

    陶师叔沉着脸摇摇头,没有说话。

    杜岳峰脸色更是黯淡。

    傅盛长吐一口气,有欣慰也有感慨,听到这里他就现了何向东的水平已经不在自己之下了,真不愧是王老爷子的传人啊,这进步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没想到今天还是没能击败你,或许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吧。”傅盛自嘲一笑,站起身来就想走到外面去,可是何向东接下去的几句话却是让他愣在当场。

    说话间,何向东的评书也差不多到最后了:“关云长言道‘大哥你休要劝阻,待得某家杀了这贪官,咱们兄弟远走高飞。’督邮一听连连磕头‘玄德公饶命啊’。”

    “刘备叹了一口气,心知自己的三弟已经犯下大错了。这督邮乃是十常侍的心腹,今日三弟把他打了,自己几人岂能讨的了好。罢了罢了,这安溪县是待不下去了,可刘玄德毕竟心善,也下不了这个狠手,当时就想要饶上这督邮一命……”

    书说到这里就已经是接近尾声了,常听三国的都知道后面故事的展,刘玄德骂了督邮几句,兄弟三人便另投他处去了,扣子就留在这里。

    大概再说三五句话就结束了,好多人都在都在等着何向东说完最后几句话。

    谁知何向东突然话锋一转:“正在刘玄德正欲开口之时,一人策马扬鞭急急赶来。”

    这话一出,现场好多懂行的人全都愣住了。连白阔山老爷子也傻了眼了,这是什么鬼?

    古老师、杜岳峰、陶师叔、傅盛这几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观众也全都被吸引了。

    何向东却完全没管,继续绘声绘色道:“那人打马扬鞭而来,嘴里高声呼喝道放开督邮大人。刘玄德闻声抬头一看,愣在当场。”

    “啪……”醒木响。

    书结束了。

    他把扣子给改了?

    评审团所有评审包括后排坐着懂行的人全都傻眼了,这……是闹什么?

    再看现场观众,书听完了现场却没有掌声,所有观众都在大眼瞪小眼,疑惑声连连,还有不少人在大声喊“继续说”的。

    这就是王弥苇的拴扣绝活,俗称“挖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