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代名家-傅盛
    评审团的大腕们也给杜岳峰献上了掌声,杜岳峰的实力已经不不他们这些坐着的人差多少了,在名气上,这位当红小生甚至越了评审团的许多人。天籁小说WwW.⒉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杜岳峰都值得他们献上掌声。

    白阔山也暗自点头,杜岳峰的进步还是挺大的,这孩子现在的水平就已经不弱评书名家多少了,不需多少时间,这又是妥妥的一代名家啊。

    三十来岁就能把评书说成这个样子已经太难得了,说书这一行需要时间和岁月的沉淀,太年轻了火候肯定是不足的,杜岳峰能在这个年轻说成这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白阔山又想起了那个身材壮硕的年轻人,年轻人的火候不足?这位的火候可足的很啊。

    白阔山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心里也一直在拿这两个年轻人做着比较。现在估计可能还是杜岳峰这孩子更胜一筹,这孩子这段时间进步挺大的,但是那个小伙子太年轻了,又是那人的徒弟,他日后的成就还真是说不好。

    白阔山老爷子眼中闪烁着幽光,脑子一直在快转动着,一刻也没有停止思考。

    主持人报幕“下面请您欣赏评书《善恶图》,表演者:傅盛。”

    观众席上一个掌声都没有,原因很简单,因为没人认识傅盛啊,而且听书是这样的,观众不可能永远都很兴奋的,所以以前说书先生两段书之间都会歇一会儿或者夹杂一点别的节目,让观众稍微放松一下,休息休息,不然观众也是会审美疲劳的。

    包括现在广播电台的评书节目,两段评书之间人家也要插播一段广告,或者是主持人嘚吧嘚一段时间,道理是一样的。

    评审团的大腕儿也没几个看他的,他们也不认识这人啊,估计可能是哪个省里面推荐上来的小演员吧。

    只是因为今天主要还是比赛,并不是大型的评书演出,所以节目就排的密密麻麻了,谁前谁后就只能看运气了。

    傅盛这一场不好干啊。

    主持人退场,傅盛今天穿一身灰色褂子,脚下穿着布鞋,头梳的很整齐,人也显得很精神。

    傅盛年轻比何向东大很多,他快四十岁了,但是也不显老,看起来还是很年轻,而且他的身材匀称,穿上衣服就很帅气了,是很有味道的那种帅气,跟何向东完全不一样,何向东完全是实力派,因为长了一张实力派的脸。

    傅盛也是老演员了,自然明白自己这一场不好干,但是作为一代名家的傅盛这点信心自然是有的。再不好干,他也能干。

    傅盛没有看观众,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桌子上那三样物件,目不斜视,非常认真专注。

    脚下的步子也是不慌不忙,迈的十分稳健,右手轻握拳头放在了腰间,左手随着步子前后摆动,好一派宗师的风度。

    白阔山刚刚还在想两个年轻人的事情呢,但是随意拿眼一打,思绪一下子就全都集中在这人身上了,眸子顿时就是一亮,这人……

    古老师也愣住了,眼睛紧紧盯着傅盛,这台风,这气度,这人……谁啊?

    传统艺人行内大抵都是差不多的,行内的老先生经常说他们看上台的艺人有没有本事,都不需要听他说话,只要拿眼一打他站着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了。

    这是有依据的,那些真正的有本事的演员,在台上展现出来的气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说书是一个人说的,不太明显。梨园行是唱戏的,是好多人在台上一起表演的,人很多,但是人家梨园行的大角儿只要一出场,甭管他脸上画的有多花,观众可能根本认不出他是谁,但是只要他一出场,所有人的目光一定是在他身上,就绝对不可能会挪到他处。

    这就是大角儿的霸道的台风。

    谁与争峰?

    傅盛缓缓踱步到舞台中央,一个转身看着全场所有观众,双手抱拳踱步而走,朝着四方观众都抱拳过后,深深一个鞠躬,走到桌子边上去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这一番动作坐下来,他一句话都没说,全场观众安静无比,所有人都在看他。

    这就是名家的风范,举手投足都有一番魅力。

    “这人是谁?”评审团所有大腕儿们都很疑惑。

    白阔山和古老师两人更是眉头大皱。

    “啪。”醒木响,傅盛果断开书:“善恶,人世间有善就有恶,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法场几度轮回,天牢枷锁深深,不是老天不睁眼,善恶到头报应循环。”

    开场一小句说完了,全场观众注意力都被傅盛吸引了,傅盛说书的风格是比较一本正经的,但是非常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观众也很信服他。

    傅盛继续往下说:“今天咱们要说的这个故事是清朝时候的事儿,就在清朝乾隆年间,就在咱们的老北京城里面……”

    善恶图讲的是人性善恶,说的是天道伦理,善恶到头终有报的理念。傅盛不紧不慢地往下说着,一步步铺平垫稳,步步深入,把观众全都吸引到傅盛讲述的故事当中去,观众随着故事情节的展而激动而紧张而高兴而伤心,万种情绪全靠演员那一张嘴来带动。

    集生旦净丑于一身,冶万事万物于一炉,这就是说书先生。

    听了不到十分钟,白阔山和古老师心中已是一片骇然,白阔山老爷子盯着台上那人,口中缓缓吐字道:“一代名家。”

    古老师重重呼出一口气,语气非常沉重:“这人是谁?为什么一点名声都没有?”

    ……

    后台也很热闹,杜岳峰没有直接离开,他还有东西没拿就回了一趟后台,刚到后台就被还没上场的演员围着追捧。

    “杜师哥,您是拿下来一个满堂彩啊,我在后台都听到掌声了。”

    杜岳峰矜持地摆摆手。

    “杜师哥肯定能进决赛了。”

    “诶,你这是什么话,杜师哥肯定能拿下牡丹奖才对。”

    杜岳峰赶紧摆手道:“诶,话不能这么说,现在高手如云,说不好说不好,哈哈哈……”

    话虽然客气,但是杜岳峰脸上的喜意却是怎么都压不住的。

    “哎呀,杜师哥是您太谦虚了,您的实力可不比咱们门内那些老前辈差,您这回呀是一定能拿下牡丹奖的一个名额的。”

    “是呀,杜师哥您可是我们年轻一辈里面的领头羊啊,您要是拿不到那谁能拿到啊。”

    真可谓是马屁如潮。

    何向东就坐在一旁,不想参与,也不想听,只是静静地看着你们装逼。

    杜岳峰是被这群人吹捧得有点飘飘然了,还没等他飞起来,门口突然跑进来一人,大声喊道:“杜师哥,场上来了一个很厉害的说书人,师叔让你赶快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