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杜岳峰
    在那个电视还未普及还是广播称王的年代,评书界有四位名家非常出名,非常受关注追捧,被各大报纸称为是永不消逝的电波。天『籁小  『说

    这四人分别是袁阔成、田连元、单田芳、刘兰芳。四人就只有袁阔成先生一人是评书门下的,剩下三人全都是西河门人。

    说书有三种,竹板书、评书还有大鼓书,但其实评书是从大鼓书里面演化出来的,据说明朝北方评书的创始人王鸿兴就是唱大鼓书的,但是因为要进宫献艺,不敢携带鼓弦,害怕被认为自己是刺客。所以就带了一块醒木进宫,没有乐器也无法演唱,就只能用评话的形式说书了。

    评书便由此而兴。

    西河门的评书自然是从西河大鼓里面源出来的,翻一下这些著名的西河门的评书名家的传承家谱就可以现他们的师承都是来自西河大鼓一门。

    现在评书界的当家人古剑锋古老师就是西河门人,他的徒弟杜岳峰自然也是了。

    而白阔山是评书门人,他和张阔如是同一辈人。

    杜岳峰是现在年轻一辈最红的评书演员,现在老一辈的评书艺人也都退居二线了,不太像年轻时候那么拼了。

    所以说现在的杜岳峰是评书界冉冉升起的真正的明星,寄托了无数老前辈的厚望。

    杜岳峰冲着观众微微一个鞠躬,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啪”醒木一拍,观众朋友们也就都安静下来了。

    来的都是常听书的观众,他们或多或少都懂一些评书行内的规矩,知道说书先生这醒木一响,他们就要安静下来了,因为对方要开书了。

    这个醒木就是说书先生和观众之间心照不宣的一种暗号。

    当然了观众里面也有不常听书的新观众,这些人可不懂什么规矩,他聊兴奋了哪里还管你开书不开书。

    所以就需要说书先生能镇得住场子了,所以说评书的这一行基本没有小孩子的,因为小孩子根本压不住场子。

    这跟相声不一样,相声是两个人说的,小孩子压不了场子,大人可以。说书就一个人说,说书先生需要评论人性道德,点评人生百态,哪个大人愿意听小孩子说这个玩意儿啊。

    小孩子一上场连压言都压不了,当然这说的是以前老茶馆书场说书的情况,现在评书演员大部分都在广播里面说书,也就没有什么压言不压言了。

    定场压言除了醒木之外还有定场诗,定场诗的作用是把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演员身上,等观众都开始听你的定场诗了,这时候人家也就安静下来了,也就可以开书了。

    当然说定场诗有很多小技巧,比如干张嘴不出声。有些时候茶馆里面的观众很吵很闹,上场的演员又不出名,压不住场子。演员总不能一拍桌子,大声对观众吼,让人家安静吧。

    这时候演员就可以非常认真地干张嘴不出声了,脸上眉飞色舞表情无比丰富,嘴巴也是一张一闭的,但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时候观众就会觉得很奇怪了,台上的说书先生在说什么呢,他们好奇了,自然也就安静下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了。

    这时候演员才把后面几句定场诗说出来,拍一下醒木就可以开书了。

    当然这是一种小技巧,更厉害的就是何向东的那种,嘴唇一张就把每一个字都送到观众耳朵里面,瞬间就可以让他们安静下来。

    定场诗也是说的味道十足,让观众瞬间就能接受和喜欢上你,下面的书就好说了。

    当然这份功力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的,尤其是第一条,现在就没几个人会了。以前的说书艺人相声艺人说话都要练习响堂和打远儿,因为那个年代没有音响设备啊,一个场子里面好几百观众,全都得靠演员的一个肉嗓子伺候着。

    这没点功夫可下不来,现在科技水平好,所有场子里面都有音响设备,演员一张嘴全场观众都能听见了。旧社会虽然条件艰苦,但却也真正出了不少有本事的艺人,说是环境造英雄也不为过。

    杜岳峰见现场观众已经安静下来了,他微微一笑,就直接开书了,说书不是必须要说定场诗的:“今天咱们要说的是包龙图包拯的故事,这包拯是哪儿人呢?江南泸州府合肥县,这县里面有一座山叫锦屏山,山上面有一个村子叫包家庄。庄里头一个富户就是包拯的父亲,这位员外爷姓包叫包怀,家资巨富,人称包百万,他天性好善,所以又得了个外号叫包善人……”

    这就开书了。

    《龙图公案》是老书目了,但也要看谁说了,不同的演员说出来的味道是不一样的,观众的感受也是不同的。

    杜岳峰能成为评书界的当红小生,他的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开书到现在观众全都入了神了,观众席上安静无比,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听他说书。

    古老师非常满意地看着台上的弟子,他老怀大慰地点点头,扭头问身边的白阔山老爷子:“老爷子,您给掌掌眼?”

    白阔山可以说是看着杜岳峰这孩子长大的,古老师对自己的徒弟非常看重,经常把杜岳峰带到这些老前辈家里,让杜岳峰向老前辈问艺请教,事实上白阔山也教了杜岳峰不少东西。

    白阔山脸上都是笑意:“呵呵,小杜不错,这段时间看来是下了苦功夫了,火候更深了啊,哈哈,不错不错。”

    古老师脸上笑容更甚,自己徒弟能得到行内前辈的好评,他这个师父也与有荣焉啊。

    “这大奶奶就收养了小三,可是不敢让这二奶奶看见啊,因为这孩子刚降生就被二奶奶瞧见过,这事情要是闹出去,这小三儿还是活不了啊……啪……”

    醒木一响,留了个扣子,杜岳峰站起身来对着观众鞠上一躬,也没有多话就往下走了。

    观众席上响起了震天的叫好声,比江海他们的竹板书热烈多了,杜岳峰的人气太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