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四十四章 辛苦
    “混沌初分实在难晓,谁知道地多厚天有多么样儿的高,日月穿梭催人老,又争名把利捞,难免死生路一条,八个字造就命也该着。”

    何向东每天清晨都习惯早起练功,师父有这个习惯,做徒弟的自然是要跟从了。

    陈军今年已经过了变声期了,声音恢复了正常。何向东也开始正式训练他的嗓子了,相声归根结底是一门语言艺术,嘴里一定要干净。

    陈军条件还不错,嘴里头没有毛病,先前的练功也都挺刻苦的,运气发声都已经学会了,现在何向东教起来就省力多了。

    嗓子是这样的,一靠天生,有人生下来就是一副宝嗓,唱什么都很有味道。二是靠练,嗓子是越练越亮的,也是越练越有味道的。

    陈军的嗓子的天生条件显然没有何向东那么好,但还是可以通过后天勤能补拙的,梨园行那些角儿绝大部分都是靠着后天训练才有所成,而那些天生宝嗓年幼出名的长大之后往往没什么出息,这倒也是一件怪事。

    何向东现在就收了这么一个徒弟,可以说陈军就是他何向东的开山门大弟子,他对这个徒弟还是非常上心的,教起来也是非常认真的。

    领着陈军唱了公道老爷劝善歌,唱了十不闲里的一些曲牌之后。何向东又让陈军唱了一段快板。

    快板陈军去年就开始练了,现在已经打得有模有样了:“咵哩哩咵哩哩咵,咵哩哩咵哩哩咵,小小的宝盒四四方方,能工巧匠将它造就……”

    唱的是《诸葛亮押宝》,高派快板的典型代表作,快板三大流派王高李,陈军去年练循环练气法练得很好,现在气力十足,而且调门也高,最适合练习高派快板。

    相声的基本功是需要一项一项过关的,相声演员是非常擅长模仿其他种类艺术的,有像不像三分样之说,但是这只是一般的相声演员,像何向东这种天赋异禀的妖孽,学习其他种类艺术甚至比人家原版的还要出色,你跟谁说理去?

    陈军的天分不错,何向东对他的期望还是挺高的,也愿意多教他一点东西,但是这事儿急不来。学艺得靠几十年的水磨功夫才能有所成就,基本功更是要一项项扎实过关,容不得半点虚浮。

    何向东能有今天这份能耐跟他幼年苦练基本功有脱不开的关系,还得要再加上这十几年来的日日苦练。学艺一道是没有止境的,哪怕是现在何向东也只敢说自己只是略有所得罢了。

    “小军啊,咱们手艺人学艺讲究不疯魔不成活,学手艺是你自己的事情,这容不得半点懈怠或者偷懒,师父是不可能天天盯着你的。你日后若想有出息,现在就必须要努力了。若要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好了,师父先走了,你继续在这里练习,吃完午饭之后自己去小园子里面帮忙。”

    “好,师父我记住了。”陈军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何向东欣慰地笑了笑,拍了拍陈军的脑袋瓜子道:“我走了。”

    说罢,何向东转身便走了。

    陈军稍微目送了自己师父一会儿,然后转身对着公园里面的小树林继续开始练习快板,此时朝阳才稍稍露出了一条边缝,而陈军已经在这里练习了一个多小时了。

    ……

    师徒俩都是天刚亮就出来练早课的,为了避免打扰到其他人休息,他们都是在没人的公园里面练功。

    按照往常何向东本来还要多练几个小时,但是今天是牡丹奖评书的比试,所以他提前走了。

    他先是在街边找了一个早餐馆,要了一个小米粥,一笼素包子。早饭过后,何向东挤着早高峰的地铁和公交赶过去比赛,今天是评书比试,何向东是评书门人,是有正经师承的。

    现在张阔如这一枝儿也就剩下何向东这一根独苗了,张阔如自然是一代评书宗师了,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徒弟就一定很优秀啊。

    所以这一次何向东过去并不仅仅单纯只是为了比试,更大的意义他要替张家一枝儿扬名,张家哪怕就剩下一个传人,那他们这一枝儿也不弱旁人。

    金口银舌仍有传人,张氏评书仍然是评书界最璀璨的那一颗明珠,何向东此行就是向评书界所有人宣布,张家传人出世了。

    何向东此行的使命是非常重的,可惜张阔如却根本懒得翻鸟他,他现在还在闷头睡大觉呢,王弥苇老爷子也没有起。

    两位老爷子对这件事的意见出奇的一致,想扬名自己出门坐公交车去,别来打扰我们睡觉,天冷,谁他妈愿意出被窝。

    何向东擦干眼泪,像一个孤独的战士那样继续上路。

    ……

    他到剧场还是挺早的,这边也围过来不少比试的选手,都在三三两两聊着闲天,何向东没有上前搭腔,就自己一个人在旁边干站着。

    倒是也有主动上来打招呼的:“这位大哥,你也是来参加评书比试的?”

    何向东微微颔首道:“没错。”

    那人又问道:“小弟我叫戚森伟,师承沈元华学演评书技艺,不知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啊?”

    何向东看着他轻声吐字道:“在下何向东,师承评书一门张阔如。”

    那人微微扬了一下眉头,嘴里咕哝着:“阔字,没听说过张阔如啊?难道只是名字里面带着阔?”

    何向东淡淡瞥了他一眼,面色微沉,张阔如已经离开艺坛太久了,他又没有传人来帮他维持他们这一枝儿的声誉,时间一长,这些后生晚辈已经不知道评书界曾经还有那么一位曾经响彻一时的评书宗师了。

    那人以为何向东只是小门小户出身,也没了多少攀谈结识的心思了,稍微聊了两句便离开了。

    何向东也不以为意,他的目光一直在四处搜寻着,他想找出那个熟悉的身影。

    果然,何向东目光一凝,他终究还是来了。

    那中年人也瞧见了何向东,展露了笑颜,踱步来到了何向东身边,抱拳道:“幸苦。”

    何向东同样抱拳,微微一笑,说道:“幸苦。”

    江湖规矩,老合见老合,见面道幸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