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新贯口,惊四方
    何向东看着薛果语气放缓:“后来常遇春投靠朱元璋,这宝贝就落在了朱元璋手里。天『『籁小说Ww』W.』⒉”

    “哦。”薛果也应了一声。

    一个优秀的相声演员是一定能带着观众的情绪走的,前面何向东在说贯口的时候语和节奏都非常快,而且他说的是故事,并不是简简单单一堆乱七八糟的文字堆砌。

    所以观众都是很认真听他在说些什么的,何向东也就能很轻易调动起观众的情绪了,刚刚这一段儿贯口说下来,观众心中绷紧了的那根弦随着何向东和薛果这一句对话稍稍有点松了下来,何向东下面的贯口却又要出来了。

    所以一个好的相声演员必然是一个出色的心理学家,他会进行事先的心理设计,让观众什么地方笑,什么地方紧张,什么地方缓一下,什么地方再笑。

    观众的所有情绪反应都早就在演员的预料之中了,越出色的演员这方面就做的越到位,无疑,何向东就是深谙此道的高手。

    何向东让观众情绪略微一缓,接下来的贯口顺势就出来了:“到后来朱元璋揭竿起义,推到大元,建立大明,留下祖训这宝贝要代代相传。传到了末帝思宗朱由检手上,也就是崇祯皇帝,崇祯帝有道无福,在位十八年,旱九年涝九年。普天之下,哀鸿遍野。逼反了大西王张献忠,闯王李自成,起义大军直抵京华。”

    “大太监曹化淳开彰仪门献降。崇祯帝擂鼓撞钟,文官不见,武将不朝,身边只剩下秉笔大太监王承恩。君臣二人,跌跌撞撞来到了煤山之上。崇祯帝,嗑破中指,写下血书‘晓谕李闯,进城之后,朝中文武刀刀斩尽,个个杀绝,休要惊动我城中百姓。’写罢之后,披跣足,自缢于凉亭之上,旁边大太监王承恩,自缢于歪脖树上。”

    “好……”观众又开始大声叫好了。

    说贯口最怕的就是让观众替你受累,观众要是觉得台上演员说贯口说的面孔脖子粗的,随时有可能累死,那这段贯口就完了,铁定是一段不成功的贯口。

    而何向东则不一样,他气力十足,又练了口技门的循环呼吸法,肺气充沛,还可以边用气边存气,所以他说起贯口来气力绵绵不绝,游刃有余。

    而且他还练过蜡头功,这也是口技门的基本功,现在表演口技都是要用到话筒和音响的,单靠肉嗓子可没法在大型舞台上演出。

    但是用音响的时候嘴里的气会撞击在话筒之上,这样会产生杂音,从而会影响到演出效果。

    所以蜡头功的作用就出来了,点一根蜡烛放在嘴边一寸远,口技学鸟鸣,嘴里出来的气要轻要柔,不能把蜡烛弄灭了,这叫蜡头功。

    何向东是从小练到大的,一法通万法通,他现在虽然没有学鸟鸣,但是在说贯口的时候依然是控制自己的气流的,嘴里的气都是非常轻柔地撞在话筒上的,一点杂音都没有。

    而且何向东的嗓子又非常有味道,也唱了这么多年戏,吐字圆润,铿锵有味,听他说贯口真的可以说是无上的精神享受。

    评委席也有不少评委看的点头不已,这段贯口真好,这人说的也好,真是了不得了。

    张宝库眸光大亮,这年轻人真的改得这么出色,居然比原版的还要出色,了不得了,好深厚的评书功夫啊。

    张老爷子不愧是一代相声名家,一眼就瞧出来何向东的评书功夫厉害了。

    相声是一门传统艺术,但是历史也不长,就一百多年,但是它非常善于向其他艺术形式学习,吸取他们的营养来充实自己。

    贯口就是向评书学的,评书里面也是有贯口的,和相声贯口并没有太大差别。而且像八扇屏卖五器这些贯口里面涉及了好多的历史故事,这就有很典型的评书风格了。

    像何向东刚才自己编的这一段就是凭借着他深厚的评书功夫弄出来的,所以为什么相声演员最好都要去拜一个评书师父,因为这是真有必要的。

    侯三爷等人更是惊喜莫名,何向东给他们的惊喜可太大了。

    严亮更加抑郁了。

    吴建强再一次回头看看观众的反应,脸上堆满了惊讶之色,观众这反应也太……

    何向东继续往下:“闯王进京。李国祯棋盘街坠马,铜棍打死吴兵部,刘宗敏霸占陈圆圆。消息传来,山海关气坏了吴三桂,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是焉能不报。下沈阳,请清兵,十四郎多尔衮率兵入关,李自成战死湖北九宫山,江山易鼎,改国号大清。”

    “好……”观众再次鼓掌。

    薛果也是感叹:“嗬,这渊源太深了。

    何向东稍微缓了一下:“顺治登基以后,清理国库之后现了这宗宝贝。”

    张宝库老爷子点头不已,**后又是一缓,有张有弛,这尺寸拿捏得太到位了,这小伙子了不得了。

    一缓就够了,可不能让观众的热情都凉了,何向东贯口继续:“当时顺治皇爷大吃一惊,提起笔来在午门外写了四句诗‘悔恨当初一念差,黄袍换却紫袈裟。我本西方一纳子,因何落入帝王家。’笔摔在地上,飘然而去,五台山上出家,大清朝无人再敢提起此事。一直到清朝咸丰七年,此宝落入礼王爷的手中……”

    听到这里,评审团好多大腕儿纷纷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彻底换掉,而是进行了增添,前面加了一长段儿,后面的贯口的还是原来的。

    但也足够厉害了,后面的那一段贯口可是历经百多年时间无数名家锤炼过的精品,而前面那一段却是新加进来的,但是完全不输后面的啊。

    这到底是何人所写,应该不是这个年轻人写的吧,能有这份功力的人可太少见了,这么一个小年轻总不可能有这份实力吧。

    现场也只有侯三爷石先生还有楚城三人知道这贯口就是何向东写的,因为何向东要说的相声从来都是他自己弄得,从不会直接用别人的东西。

    这孩子的才情无双。

    何向东最后来了一个漂亮的收尾:“大礼寺正卿、刑部尚书、督察院总宪。九堂会审,打了二年半的官司,要没有礼王府的人情托到了,早就死在里头了。就为这铜器呦!”

    一番贯口说完,全场观众扯着嗓子喊好,叫好声震天。

    薛果本来是想直接捧的,但是也被现场观众的叫好声给打断了,他颇为诧异地看着观众,这反响也太强了吧。

    现在的相声都是电视上的新相声,都是讲究语言讨巧,表演形式丰富,观众哪里听过这样一番气势磅礴的贯口啊。

    人家能不鼓掌叫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