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还是文哏类相声
    传统相声的包涵很广,文哏类相声只是其中很小众的一个部分,说它不好笑不受观众喜欢也是对的。』』『天籁小说Ww『W.⒉文哏类是以前在清末的时候那帮旗人票友创造的,这些人又不为赚钱,纯粹就是玩乐性质。

    而且他们的表演场所都是在达官贵人的府邸,当官的嘛,都得注意自己的印象,没有说谁听个相声笑个前俯后仰的,这叫有失官体,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所以这帮吃吃没事情干得旗籍票友就动起来了,他们学问都很好,写的段子全都是风花雪月诗词歌赋,去各位大人府上表演也就是热闹热闹罢了,能让人会心一笑就了不得了。

    这就是清门相声。

    浑门相声是民间艺人说的,他们是指着这个吃饭的,再说表演对象又是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所以这些人的相声荤素不忌,怎么能赚钱怎么来。

    一直到民国二年之后,民国政府断了旗人的旗饷了,这帮旗人没饭吃了,所以纷纷下海卖艺,清门浑门开始合流。

    文哏类相声也开始成熟了,文哏类相声也吸收了一点浑门的技巧和因素,变得更好笑一点,更接地气一点,也会轻微涉及到一点伦理哏了,但是这门相声天然就不是太接地气,所以非常小众。

    当然了,如果让何向东来说文哏类相声,他肯定全部都是伦理哏了,这货很三俗啊,就是因为这次是正经场合,所以他才收着一点了。

    但是没想到那么文气的《八大吉祥》居然差点没进复试,何向东得知这个消息也是非常崩溃的。

    传统的文哏类相声真的不接地气了吗?真的没有观众爱听了吗?那得看谁说。

    何向东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他这一次要说的还是传统的文哏类相声,他想向那些评委证明传统文哏类相声还是很有生命力的,不信就看现场观众的反应吧。

    ……

    “下面请您欣赏相声《卖五器》,表演者:何向东、薛果。”

    主持人的报幕非常简单,就是这么一句话。

    这话一出来,评委席上有好些人眉头就皱起来了,皱的最厉害的就是吴建强,他一听这个节目报名脸当时就黑下来了。又是这两人,又是传统文哏段子,这两人真是作死啊,还真以为自己不敢给低分啊。

    楚城面色也是一僵,他跟何向东说过初试生的事情,也劝了何向东一下,让他尽量说一些新相声,别这么拧,现在好多评委都不喜欢传统相声。

    他知道何向东会写会说新相声,上次去春晚的那个不就挺好的嘛。可是他也没想到何向东居然这么拧,竟然又选了传统相声,还是一个文哏的,这人,真是服了。

    严亮眸光不动,面色如常。

    这次的评委阵容重新调整过了,上次何向东他们那个考场的七个评委这次也就只来了三个。

    这次是评审团评审,足足有三十位评审成员,当中坐镇的是就是张宝库老爷子,他都退休多少年了,没想到为了这次牡丹奖竟然再次披挂上阵了。

    也正是因为有张老坐镇,楚城才没有太担心,他知道张老可是对何向东的印象可是非常好的。

    当然了这么庞大的评审团侯三爷和石先生两位自然也是有一席之地的了,这可是当今相声界最响当当的大角儿啊。

    这两人就坐在严亮旁边,两人相视一笑,都露出了欣慰和期待的笑容,何向东和薛果两个年轻人的表现真的非常出色,都过他们的预期了,他们两位做长辈的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坐在一旁的严亮看看身旁两人,他的面色更黑了,他们家的孩子可没有一个比的上人家孩子的,真是丢人啊。

    报幕声结束,何向东和薛果也早就换好了衣服,薛果在前,何向东在后,两人走到了台中央朝着观众深深一个鞠躬。

    观众席上只是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也没多少人认识他们。这是个五百人的场子,但是也只是坐了三百来人。

    今天是周末,又还是赠票,可惜这都还坐不满。白天的情况是会差一些的,也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坐满。

    何向东也没在意掌声少不少,他环顾一下现场观众,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人来的不少啊。”

    薛果在桌子里面看着他捧道:“对,是不少。”

    何向东手一挥道:“如果刨去了这些空座,那就都坐满了。”

    观众席上当时就有人笑出声来了。

    薛果就是掐在这个点上开始捧的:“啊?有这么拎的吗?”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那当然,有这么多观众来捧我们是好事,这是我们的荣幸,这是我对我们无声的鼓励,你看看多……无声……无声……的鼓励啊……”

    观众总算是被何向东的不要脸精神给征服了,观众席上也总算是响起了稍微热烈一点的掌声。

    评审席上的评审也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相声表演时间有限,上台不说正活儿,老是跟观众搭腔的也就是这两人了。

    但是在何向东看来说相声就是要跟观众交朋友,你不让把朋友交上了,人家观众能乐意听你说嘛,相声包袱效果得要多难才能出来啊?

    所以尽管时间紧张,何向东还是没有忘记这一步,磨刀不误砍柴工,和观众交朋友这一点太重要了。

    薛果看看观众又看看何向东笑着道:“你这可够不要脸的啊,您这都直接要掌声啦?”

    何向东一摊手理所应当道:“那我要别的他们也不给啊。”

    薛果没好气道:“呵,真讲理。”

    何向东微微一笑,继续往下说:“我们来这儿是说相声来了,我们俩是相声演员。”

    薛果点头:“没错。”

    何向东伸了伸手:“我们相声演员说的相声要给您诸位带来开心带来快乐,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要求。”

    薛果道:“对。”

    何向东朗声道:“而你诸位都是听相声的,也是来自各行各业,什么行当都有。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我看来任何一个行业都是需要给人民带来快乐的。”

    薛果很肯定道:“对,这话在理。”

    传统相声讲究平铺垫稳,要想包袱响,必须要把前面的铺垫做足了。何向东继续说:“行业有很多啊,有挣得多的,也有挣得少的,有在办公室里面的,也有在黄土地里面的,职业很多,但不分贵贱。”

    何向东边比划边说道:“咱们就拿送菜的来说好了,在城乡结合部的一些地方也还有老乡来赶大车来送菜过来卖的呢。人家大车前面栓一头驴,车上里面堆满了各种蔬菜。老乡坐在大车上赶车,手上拿着鞭子,驾,我我我。”

    薛果帮着解释了一句:“这是人家驾大车常喊的话,这是吆喝,让驴快走,也是提醒路人小心车。”

    他这么一解释,观众也就明白多了。

    何向东满是感慨地在身上比划着:“老乡赶车赶得身上都被汗水浸透了,衣服都可以拧出水来了。你说累不累,但是人家就是这么累也不忘给人民带来快乐。”

    薛果好奇道:“哦?”

    观众的好奇心也被调动起来了。

    何向东学着赶车的动作:“老乡赶着大车,驾,我我我。看着人家满身大汗,我怎么看的下去啊,没有人家送菜,我们哪里能吃得到新鲜蔬菜啊。多伟大啊,我也得喊。”

    薛果问道:“您怎么喊的?”

    何向东分饰两人:“‘谁是我儿子啊?’‘我我我。”

    “啊?”薛果傻了。

    铺垫了这么久的效果终于出来了,观众一下子就笑出来了。

    何向东非常肯定道:“给人民带来快乐。”

    这句是点睛之笔,观众一下子就都笑喷了。

    铺平垫稳,传统相声中最基础的技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