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熟人
    冬寒终于慢慢退去了,北京虽然现在还是很冷,但是却没有之前那样刺骨的严寒了,气温已经渐渐回暖了,有了那么一丝春天的味道。

    牡丹奖的复试也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了,剧场在东城区三环边上。何向东和薛果在文工团的工作也被暂停了,他们也可以安心参加比试。

    丁锦洋和郭云冲两个人也成功闯进复试了,这两个年轻人的水平还是相当可以的,就是为人太活宝了一点。

    这四个人是一起搭伴过去的,他们都是没什么钱的人,也买不起车,连打个车都觉得很肉疼,所以这几人都是坐着公交车过去的,真的很低碳环保。

    到了那边之后,先抽签。何向东和薛果比较幸运,他们抽到是上午,就直接跟着工作人员到后台去了。

    丁锦洋和郭云冲他们就比较惨了,他们抽到的下午,因为剧场比较小,下午场的艺人是不能进来的,所以就只能在外面等了。

    还有一批是晚上那一场的艺人,那就更要等了,不过因为还有很长时间才会轮到他们,他们倒是可以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

    按照计划,今天一天就要把相声的复赛搞定的,所以节目的安排非常紧。

    比试的规定是要求相声的表演时间不能超过十二分钟的,所以这么多人才能演完。要是扔在向文社,一段相声没有半小时是不会下场的,那就真的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才能好了。

    这个剧场的后台很小,也幸好相声演员没什么道具,也不需要怎么化妆,要是换一帮唱戏的来,这后台得挤死。

    现在就已经挺乱的了,何向东和薛果两人连个座位都没有,两人相视苦笑,得,等会儿就直接穿上大褂上台吧,也别化妆了,这边都快忙疯了。

    一忙起来就有人着急喊的:“化妆师呢,化妆师呢,快点儿,我这儿都要上台了,你们赶紧来个人给我上一下妆啊。”

    有个男化妆师就在何向东身边给另外一个人上妆,听到这话,他也没有回头,一边给演员上妆,一边回答道:”您先稍微等一会儿,我们是按照出场顺序给演员上妆的,请您稍等,我们这边马上就好。”

    可是那演员却等不了了:“这样,你们先过来给我画一下好吧,我脸上长了个疮,可能会麻烦一点,先给我化好吧。”

    那个男化妆师有点不耐烦了,今天的化妆师就三个人,都是轮着来,这怎么还有加塞儿的呢:“请您稍微等一会儿好吗,我们是按照顺序来的。”

    那演员不干了,站起来就道:“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难说话的啊?”

    何向东和薛果两人就在房间里面站着,一下子就瞧见站起来这位了,还真是熟人,就是赵峰华。

    何向东乐了,怎么哪儿都有这个人啊,北京城还真是小啊。

    男化妆师一直在给他面前的演员化妆,也没理赵峰华,这人脾气还算不错,没跟人家吵起来,完全是冷处理。

    可是赵峰华却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著名演员啊,这人居然完全无视自己,他心里憋着火,话语就不客气了:“喂,到底行不行,给句话啊。”

    何向东摇了摇头,看着赵峰华朗声道:“赵老师,脾气挺大啊。”

    赵峰华皱着眉头闻言看来,当时就愣住了,如果说相声界他最恨谁,那一定是何向东无疑了,他都快恨何向东都快恨疯了。

    何向东也很烦赵峰华这个人,并不是仅仅是因为上次在新乡他临场拿人的事情,更是因为他之前在外面败坏自己的名誉,何向东虽然没有解释什么,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心里不恼火啊。

    现在撞见这件事,何向东立马就出声了,放做是别人发生冲突他才懒得烦管呢。

    赵峰华看着何向东的眼神阴沉,脸也完全挂下来了。

    房间里面那些相声演员都兴奋地看着两人,都在等着看好戏呢,他们都知道这两人的矛盾可不小啊。

    何向东脸色平静无比,只是淡淡带着笑揶揄地看着赵峰华。

    赵峰华脸色不好看,鼻头冷哼了一声,深深看了何向东一眼,再看着那位和他顶嘴的男化妆师,他深呼吸了几下,压压心火,沉声说道:“麻烦你化妆的速度尽量快一点,我上火嘴角长了个疮,本来也没有那么着急的。我主要是怕影响演出效果,万一观众看的不满意就不好了,得,您先忙着,我再等一会儿。”

    男化妆师依旧没回头,只是非常淡定地轻声回了一个字:“好。”

    赵峰华就坐回去了。

    这让房间里面准备看热闹的相声演员大失所望,剧情完全没有跟着他们的想象发展嘛。

    何向东摇头冷笑一下,这赵峰华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到哪儿都是这样一副死德性。

    何向东料准了赵峰华不敢和自己翻脸,因为他理亏呢,无论是上次在新乡的临场拿人,还有后面他的破脏水行为,何向东都是占着理的。

    现在的何向东后面也是有靠山的,自己在相声圈也有了点小名气,可不再是那个可以任由别人拿捏的小角色了。

    在场的演员看看何向东又看看赵峰华,他们心中不禁感叹,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这何向东就跟赵峰华克星似得,人家这一站出来,还没干嘛呢,前面还怒气冲冲的赵峰华立马就萎了,还真是一场好戏。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何向东也没有在意那么多,笑笑就算了。

    霍明德也在后台,他看着何向东微微笑了笑。

    何向东也发现他了,这人可比在春晚见到的时候憔悴多了,两颊的肉都深深陷了进去,整个人很萎靡。

    何向东也不知道人家发生了什么,这才多久没见啊,这人怎么就这样了,他和薛果对视了一眼,两人就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霍老师,您这怎么啦,怎么瘦了这么多啊?”何向东问道。

    霍明德苦涩又疲惫地笑了笑,看着何向东道:“我没事,咱们又见面了。”

    见人家不想说,何向东也就不问了,他就道:“是啊,您挺好的吧。”

    霍明德点点头:“还行。”

    “呵呵。”何向东也干笑了几下,他本来也就不是一个特别善谈的人,尤其是在不熟的人面前。

    薛果道:“那行,你们先忙着,咱们演完了再聊啊。”

    霍明德微微一笑,好意提醒了一句:“好,不过你们如果还表演传统相声可能会有点吃亏啊。”

    何向东微微眯起了眼睛,上次的初审的风波他也从楚城口中得知了,现在是有不少评委很厌恶传统相声的。

    “传统相声真的不好笑了吗?观众真的不喜欢了吗?这一点恐怕只有观众才能说了算吧。”何向东眯起了眼睛,锋锐的光芒一闪而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