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争吵
    小曲种考场只有一个,但评审是最多的,足足有十五人,也都是曲艺界的腕儿,这个比试场的主审就是郭全保老师。

    郭全保老师为人作艺都非常严谨,而且非常严肃,常年都见不到这人面上会露出什么笑容,老是板着个脸,也不喜欢和别人交流,饭局聚会他也是从不到场的,都快六十的人了可还是没有几个朋友。

    但是郭全保老师做事情非常认真,交给他的事情从没有出过差错,这是一个十足的做事情的人。

    很快就轮到何向东入场了,何向东这次只报了一个十不闲,十不闲他们在剧场里面也经常唱,每逢节日的时候,他们都会弄一个开场小唱热闹一下,都是熟活儿。

    这里的乐师也都配备的很齐全,可以说这个比试场是投入的资源最多的。

    何向东唱的是《大西厢》,用的曲牌是十不闲里面的发四喜,巴掌,架子曲之类的。

    但是词儿就全都是西厢的词儿,十不闲的西厢早就有了,但是大多都失传了,经过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位老先生的收集整理,才把残本弄出来了。

    然后何向东又开始对西厢进行删改填补,不断在小园子里面演出,然后再进行调整,现在的西厢就已经非常完善了。

    这本就来久经考验的小曲儿,现在再用何向东那极富韵味的嗓子唱出来的效果自然也是相当不错了:“一轮明月照西厢,二八佳人莺莺红娘。三请张生来赴宴,四顾无人照花台……”

    在一旁评审的十几位老师脸上都露出了享受的笑容,这曲子的确不错,演唱者的水平也很好。

    现场唯一例外的就是郭全保老师,他全程都是黑着脸,脸上半丝表情都欠奉,一直冷着眼睛审视地看着何向东。

    尽管何向东在地上摔打惯了,但见着这样的眼神,他还是觉得心里有点没底气,这人也有点太冷漠了,他之前几场可全都是取得了很惊艳的效果的。结果现在在人家这里居然这么不讨好。

    何向东也是老演员了,尽管心里有点疑惑,但他的表演还是零瑕疵的,把十不闲的西厢工工整整地唱完了。

    郭全保老师也没有说什么,微微一颔首,道:“唱完就出去吧。”

    何向东深深看他一眼,微微一鞠躬,然后便走出去了。

    “这人还真是个冷面怪。”何向东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他知道郭全保这个人,但是对他不太了解,更没有接触过,今日一见对方还真像是一座冰山。

    何向东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摇头笑笑然后就在外面等着了,他等会儿还要和那些各地的小曲种艺人聊天呢。

    “嘿,你瞅啥,搁这儿呢。”那个东北汉子在喊何向东,这帮人还真的都没走,都在教学楼前面的空地上等着呢,就等着何向东请他们吃饭呢。

    何向东的东北倒口也是张嘴就来:“这不来了嘛,人还没齐吧。”

    “没呢,还得等一下。”前面站起来的那位中年男人说话了。

    东北人也道:“等会你请咱吃啥?”

    何向东也乐了,跟他半开玩笑半说道:“还能吃啥,东北菜呗,就那小鸡炖蘑菇,就烀那大猪头,酸菜炖白肉,那大拉皮,哎呀,那都有啊。”

    东北人有点惊讶:“这儿还有东北菜馆啊?”

    何向东转过头看着学校大门,手一指:“有啊,出门左转拐过那个……诶……”

    话说到一半,他愣住了,眼睛瞪得有点大。

    那东北人还是个急性子:“咋不说话了,你瞅啥呀?”

    何向东皱着眉头,凝神一直在门口那边来回看,可是刚才那个很熟悉的身影却根本找不到了。

    何向东转头对东北人说道:“那菜馆就在这学校附近,拐过一个胡同就到了,就几步路。”

    东北人高兴了:“哈哈,这好啊。”

    何向东皱着眉头又往大门那边看了一眼,眼神里面闪烁着不确定的神色:“是他吗?他也来了吗?”

    ……

    初试结束之后,演员们都回去了,可那些评委却都还在连夜加班,因为他们要算分,要把今天的初赛的结果选出来。

    每个考场的晋升名额是有限的,何向东说相声的那个考场只有三个人能出线,但是他们这里却出现了一点问题。

    因为第三名的分数出现了重合,这里面就有何向东和薛果一组,是的,他们拿到了考场里面的第三名。

    按照原本商定好的规矩,现在就要讨论通过最后一组了。

    七位相声界的大腕儿小腕儿全都目光紧皱着坐在一起,刚刚讨论的时候他们吵了一架了,脾气最大的自然是楚城无疑了。

    楚城现在又开始发火了:“搞什么搞什么,第六组的八大吉祥为什么分这么低,啊?为什么?人家说的多好啊?你们干嘛就给这么点分?”

    现场有两个人是黑着脸的,其他人给的分都还是不错的,就是这两个人给的分特别低,简直都低的不能看了,所以才把总分给拉了下来,这里也没有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的制度,所以何向东就只能排到第三了。

    给低分的两个相声演员里面有一个竖着大背头的叫吴建强,他是一个著名的相声演员,经常上电视,但是腕儿没有楚城那么大,他黑着脸对楚城说道:“老楚,你吼什么呀,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我自然是根据他的相声水平给的这个分了,我又不是可以针对他个人。”

    楚城面色一沉,问道:“那好,你告诉我,他们这段相声到底有什么问题,至于让你给出一分,你还真好意思给啊?”

    吴建强被楚城这样吼,他心里也憋着一团火呢,但终究没有和楚城吵起来,他憋着气道:“这段相声是没有什么大毛病,但是也没有出彩的地方,全程根本没有什么包袱,我们是在进行牡丹奖的评选,但评选出来的人才是要面向全国观众的,是要能接过老一辈相声演员的棒的,你看他们的相声能被全国观众喜欢吗?这种相声能听吗?如果要找他进行传统相声录制,我举双手赞成,但是牡丹奖,呵呵……”

    楚城皱眉眉头,高声说道:“我们要看的是他说相声的技术,并不是这一段相声本身,人家说相声的技术,还有尺寸的拿捏都没有半点瑕疵。而且人家选择这段相声就是给我们展示他的技巧来了,他连这么难的都能说好,其他相声一定能说的更好。”

    吴建强却摇摇头:“暂且不论他的技巧如何,这两个演员就是上次去春晚的那两位吧?呵呵,这两人我知道,就光说传统相声不说新相声,也不用编剧写本子,就光自己弄。呵呵,年纪轻轻说什么不好,说传统相声,呵,传统相声过时多少年了,还有人听吗?把这样的人送进复赛,这是对相声的不负责任。”

    坐在吴建强身旁的另外一位相声演员也点了点头,他是吴建强的搭档,他也投了很低的分:“我的意思和老吴一样,观众不喜欢传统相声,演员干嘛还去说?两个小年轻不弄点新东西,老是弄这些老掉牙的,观众会反感的。我们这些传统艺术如果不能跟上时代的潮流,那就一定会被抛弃的,我们来当牡丹奖的评委是给相声界举荐人才来了,这两人不行,我看他们也不会去说新相声的,呵呵。”

    楚城听得是怒从心头起,他身子都气的发抖了,他蹬着眼睛死死盯着两人,然后又看向旁边坐着几个评委,听了刚才这番话之后,已经有好几位评委脸上有犹豫之色了。

    现在相声界最主流的观点就是传统相声已经过时了,与时俱进的新相声才是拯救相声的唯一出路,相声演员要摒弃所有的传统相声。

    包括这里坐着的好多大腕儿都已经不说传统相声了,全都是说新相声,而且他们也挺反感传统相声的,认为传统相声死气沉沉的,没有生气。

    当初来参加牡丹奖的时候,何向东问了侯三爷能不能说传统相声,侯三爷说可以,但是有可能有评委会反感。

    何向东思虑再三他还是决定说传统相声,谁说传统相声过时了,他是从小说到大的,都说了十几年了,哪一场没响过啊?

    你们说传统相声逗不笑观众只是你们自己水平差罢了,关传统相声什么事?

    楚城也是民间艺人,是从地上起来的,他自然是懂相声的,也是知道相声的,但是眼前这两个人不懂啊,不懂就算了,还在这里瞎吵,他火一下子就窜起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观众还不喜欢,他们俩的相声哪一次没有逗笑观众啊?你们懂相声吗?啊?你们两个靠着编剧写的一个好本子吃了十几年老本的货,你们正经学过几天相声啊?你们懂相声吗?就敢瞎说?”

    这话一出来,房间里面所有人脸色当时就变了,都是说打人不打脸,楚城说话可半点不给人留情面啊,全都是朝着人家的脸上打的。

    吴建强脸彻底挂下来了,他也怒了,遇到这种情况没人会不怒的,他一拍桌子就站起来了,怒吼道:“姓楚的,你以为就你懂相声啊?我也说了几十年相声了,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也不是这样被你羞辱的。”

    楚城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他脾气上来谁也劝不住:“你懂个屁,你学了几年相声啊?一个厨子调进来的货色,求着几个好编剧弄了个好本子,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腕儿了?”

    “好了,都少说两句,听我说。”严亮黑着脸拍了桌子了。

    所有人都看着他,他才是这个考场的主审,他的话是有决定性意义的,甚至能断演员的生死。

    楚城看着严亮,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