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从哪个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狠人
    一声叫好之后,那几位大腕瞬间便反应过来了,他们都是评书界有一号的人物,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不淡定了?

    按照初试的规矩评委和选手是不能聊天的,因为要保证比试的公平性,当然这也就是初试,到复试之后就是公开评审了,这人是谁,叫什么名字,什么师承大家就都清楚了。

    初试的这个规矩这些评委也都挺赞成的,他们也想给这些选手一点压力,就像说书说相声这种是需要台上台下互动的,但他们这些评委是一点回应都不会给台上的人的。

    这对台上的演员也是一个考验,像说相声说书这种都是要根据现场观众的反应来调整自己的尺寸的,要是台下坐着的那几位观众全程都是很冷漠地看着演员,那演员估计说不了几句心里就要发毛了。

    所以这是对演员是个考验。

    评书场地的这三位大腕儿之前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也是这么做的,甭管上面说的是什么,他们全程都是很冷漠的,就更不要说给人家的定场诗叫好了。

    但是眼前这个小伙子的水平太高了,他们都说了几十年评书了,什么样的高手名家没见过啊,他们都是吃过见过的人。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很淡定的老江湖了,但是现在却被一个小伙子引得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这人的水平得有多高啊。

    何向东仅仅是念了一个定场诗,就把眼前这三位评委给折服了,这份实力也真是没谁了。

    何向东会的东西很多,也不只是相声一门,其他曲艺他也都能来,这人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但这么多曲艺里面他最好的就是相声和评书两门。

    相声自然不必说了,他从小就是说相声的,也在街头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自己师父方文岐也是一代相声宗师,他说相声的水平也已经跃入名家行列了。

    至于评书,他是张氏评书的正宗传人,张阔如是什么人啊,那可是一代评书巨匠啊,江湖人称金口银舌,这可是评书界说评书最厉害的那几个人之一啊。

    何向东是他的亲传弟子,何向东学评书时间还短,水平之前还是略输名家一筹的,当然了他在年轻一辈里面自然是横着走的人物了。

    后来就遇到了王弥苇了,王弥苇是说单口相声的,但是单口相声和评书根本没什么大区别啊,这二者是相通的。

    王弥苇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可是净街王啊,说单口天下第一,实力完全不比张阔如弱。经过这两位宗师的调教,何向东早就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别看这个考场里面坐着的是评书界的几位大腕儿,可是论实力,何向东早甩出他们好几条街了。

    甚至于对何向东自身来说,他现在的评书都已经比他的相声要说的好了。

    何向东见眼前三人给他鼓掌了,他脸上也露出笑意了,主动跟几人打招呼,他站上台了就不会管台下坐着的人是什么身份了,在他看来这些人就是观众而已。

    “好,谢谢大伙儿的鼓励,这叫好声挺响的,就是掌声略显短暂了一点。”这货开始主动要掌声了,到这个比试场来的选手估计也只有何向东敢这么作了。

    放在两分钟前,那三位评委也肯定认为何向东是在作死,但是现在他们可不敢这么想了。

    刚才一段定场诗已经把他们折服了,他们现在正惊疑不定地看着何向东,这年轻并不是路子野啊,而是真正的艺高人胆大啊。

    好家伙,这比试场来了个狠角色啊。

    “啪啪啪……”听了何向东的话,有一位评委给他送上了掌声,这也就是何向东有这待遇了,放在旁人身上他们这几位大腕儿才懒得理他呢,就把他晾在台上,看他死不死。

    另外两个大腕儿也鼓掌了,他们冲着何向东微笑点头,这年轻人值得他们奉上掌声。

    何向东笑了,这几人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嘛,前面跟他们搭腔还不理人呢:“我这都快变成要掌声了,当然也不能怪我,我要别的你们也不给是吧。”

    三位微微一笑。

    何向东也是一笑,正经道:“闲话少叙,书归正传,咱们今天要讲的这故事发生在清朝康熙年间,发生在哪儿呢,就在咱们的……”

    何向东正式开书了。

    他这一开书可不要紧,这三位评委可就听傻了,他们前面的确是挺惊艳何向东的定场诗的,但是没入正活儿,谁也不知道这人究竟说的怎么样。

    但是等到人家真正开书之后,他们三位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外行可能就是觉得何向东说的故事挺好玩,挺有吸引力的,但是内行却能看出人家这高深莫测的功夫来。

    何向东随口转述出来的关子门口都让他们这几位很有见识的评委大腕儿惊艳,以至于到后来他们都完全沉浸到故事里面,情绪心思也被何向东带着走了。

    随着故事的发展而紧张、大笑、快意、惊吓、感动……就像是在看一部真实的电影似得。

    如果是一般的观众有这样的反应自然是很正常,但是这几位可都是评书大腕儿啊,还能被这么吸引那就太难了。

    这当然也足以说明何向东的水平了。

    “啪……”醒木一响,何向东留了个扣子,这段评书就说好了,他站起来也没多说什么,对着几人微微一鞠躬就出去了。

    这几位听得如痴如醉的评书大腕儿才被醒木的敲醒过来,他们呆呆看着何向东离去的身影,眼神中全是震撼。

    “这人是谁?”

    “不知道。”

    “师承何人?”

    “不清楚。”

    “好可怕的实力。”

    “我……不如他。”

    这句话一出来,另外两位大腕儿豁然转头看他,不管何向东说的有多么好,可他毕竟是一个年轻人啊,可你是大腕儿啊,你就这样认输了,不顾自己的脸面了吗?

    这两人也不禁拿自己跟那年轻人比较了一下,最后发现自己竟然也完全不是人家的对手。

    这人才多大啊,好可怕。

    这几人把目光投向了空荡荡的门口,眼神沉沉。

    这到底是从哪个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狠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