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路子这么野啊
    大鼓界的几位大腕还在感慨不已,没一会儿下一个考生就进来了,这位也是一个年轻人,长得胖胖乎乎的,木纯生他们瞧着也眼生,想来可能是外地的大鼓艺人吧。天籁小『说WwW.『⒉

    那胖胖的年轻人冲着眼前几位大腕抱了抱拳,然后一个深鞠躬:“几位老师好。”

    木纯生含笑点点头,他挺喜欢年轻人的,毕竟年轻人才是一个行业的未来,现在已经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学大鼓了,所以他看见年轻的大鼓艺人都会打心眼里面喜欢,他伸了伸手,温和说道:“来,请开始你的表演。”

    那年轻人就过去挑板了。

    台上坐着的那几位大腕儿的心情都很不错,瞧着这年轻人挑起板来也非常认真,试板的时候也非常专注,一点不慌不忙,看上去也是很有表演的经验的,不错。

    几位大腕儿对这年轻人的第一印象都非常不错,只有一人气的在抖,这人还是柏强。

    木纯生他们认不出眼前这年轻人,可他认识,他也是经常往向文社跑的,也知道挑板的这王八蛋是谁,这人叫薛果,也是个死说相声的。

    妈的,这帮说相声的是组团来我们大鼓界捣乱了,岂有此理!!!

    柏强气的头都要竖起来了。

    旁边木纯生还在含笑点头,看着薛果的眼神充满了欣慰,他满意地微微颔,心中暗自感叹:“大鼓界的年轻人才真多啊。”

    ……

    再说回何向东,这孙子出了大鼓比试场,片刻不敢停留,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冲到了评书表演区,现那边正在叫他的号,他之前也去抽过签了,现在刚刚赶到。

    他连气都没有喘匀,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就被领着往评书区那边赶去,这孙子都快累得不行了。

    每个比试场都是一样的,前面坐着都是这一行的几位大腕儿,辈分足够能力也足够,初赛是要他们把关的,他们要有这个眼光才行。

    评书场地的评委就没有那么多了,一个考场就三位大腕儿,一个评书门的,一个西河门的,还有一个是四川说书的。

    说书其实也有南北之分,北方说书的规矩比较重,尤其是用醒木,众所周知在说定场诗的时候,山海关以里的是要在最后一句话留出几个字再拍的。比如“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啪……是沧桑”,而关外东北那边说书,是把整诗说完了才啪一下醒木的。

    而且北方的评书是用醒木的,这是吃饭的家伙,所以评书也叫使短家伙的,指的就是这块醒木,还有一个使短家伙的就是竹板,也就是竹板书。

    有使短家伙的就有使长家伙的,这使长家伙的就是唱大鼓书的,长家伙就是他们拉的三弦。

    北方说书使醒木的规矩有很多,是不能随随便便就用的,用的每一下都是有讲究的。举个简单例子,比如敲门,古代都是木门,按理说艺人用醒木砸几下桌子就好了,又简单又形象。

    但是在北方说书是绝对不允许的,艺人只能用嘴巴口技把这个声音模仿出来,绝对不能用醒木,所以我们在听评书的时候,一个小时听完了,那说书艺人根本没敲几下醒木,这是规矩。

    四川一带的说书艺人却不一样,他们用醒木的频率很高,他们经常啪啪啪,这帮艺人表演的时候老是会啪啪啪的,这也是规矩。

    各地说书的都有各地自己的规矩,但总而言之是大同小异。

    何向东进场了,这里的陈设反正都很相似,中间被空出来了,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铺着绒布,折扇醒木手绢都放好了,还有一张给说书先生用的椅子,这张椅子比正常的椅子要高一些。

    如果你要在桌子上写作业或者干嘛会非常吃力的,因为这椅子的高度跟桌子根本不配,艺人坐在椅子上整个上半身都会露出来的。说书虽然是是靠着嘴说,但也会涉及到肢体动作的,艺人的上半身也会对表演有帮助的,所以要用高椅子。

    何向东在椅子上坐好了,看了眼前几位评委一眼,大口喘着气,这死胖子体积太大了,稍微一跑就累得不行了,现在气都还没缓过来呢,现在可说不了书,得先把气喘匀了。

    三位评委一见何向东这样,他们的眉头当时就皱起来了,对何向东的第一印象就变差了。

    这年轻人有那么紧张嘛,坐在台上也不说话,一个劲儿地喘气,这人不行。

    三位评委同时微微摇了摇头,眼神中也带了一点失望。

    何向东虽然年轻但是他九岁就出道了,也是老演员了,他知道艺人一旦上了台就绝对不能干坐着不说话,这不像话。

    他深深喘了几下,笑着跟眼前三人打招呼:“都来了啊,还没吃午饭了是吧?嗨,您说这大冬天的,也不知道等会安排的午饭是什么哈?”

    那三位评委都懵了,愣愣看着何向东说不话来了。

    这人哪儿来的?路子这么野啊?

    他们在这里半天了,也没见着那个艺人进来跟评委这样打招呼的,还问中午吃什么?你当这里是食堂啊?

    这人到底是谁啊,谁徒弟啊,路子这么野啊?

    你是来比试的,我们都是评委,你当你在茶馆说书呢,还聊家常?不知道这儿的规矩是不允许评委和考生乱搭话的啊?

    现在说评书的基本都奋斗在广播一线,都是录制节目的,也没有办法跟观众聊天。民间小剧场里面说书的也很少,现在曲艺行都不景气,大批曲艺艺人都是靠国家养着的呢。

    何向东见眼前几人都不理他,他也觉得有点尴尬,这场子有点冷啊,观众不热情啊,他自己圆了一下:“我倒是挺能吃的,不然也不能这么胖啊,希望中午有点好吃的。哈哈,咱们闲话少叙,这就开书。”

    这孙子总算是把气给喘匀了。

    听到这路子这么野的评书艺人终于要开书了,三位大腕才面色才略微缓了一点,等着何向东开书。

    何向东眸光一凝,他是张阔如的亲传弟子,也是张氏评书的正宗传人,现在又被王弥苇调教了这么久,他的水平早就突飞猛进了。想当初他在西安的时候和单口名家傅盛比试过一场,那一次他还略输一筹。

    但是现在如果让他们再比试一次,何向东敢断言自己绝对能全面越傅盛,让傅盛输的心服口服,要知道傅盛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啊,人家也是一代名家啊。

    所以说经过两位宗师的调教之后,何向东的说书实力也正式跨入名家水准了,而且是名家里面比较强的那一类人。

    何向东目光温和地看着眼前三人,丹田一股气往上窜,从丹田到喉头这一块坚硬如铁,何向东吐字清晰,把每一个字都送到了三位评委耳朵里面:“天为罗盖地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

    定场诗第一句一出来,这几位评委眼睛当时就是一亮。他们坐的离何向东有点距离,但是他们却能很明显感觉到眼前这小伙子的话好像是人家凑到自己耳朵边说的一样,自己根本不用费力,每一个字就自动送进来了。

    他们都是评书大腕,很清楚这不是靠声音大就能做到的,声音大是响堂,声音一大观众就容易觉得吵,小了又得竖起耳朵听,观众会觉得累。但是这年轻人很明显是练过响堂和打远儿的,声音大但是不吵,而且打的很远,把每一个字都打到他们耳朵里面。

    何向东张嘴就说了这么一句,就让眼前这几位大腕儿对他们刮目相看了。

    这三位评委心里头纷纷升起一个概念,这人基本功很扎实,但就是路子野了点。

    声有三种方式,一种是用喉咙音,响亮,但易累易渴,总要喝水,一场说下来,肚子里面水就开始晃荡了,而且说多了第二天嗓子得哑。

    第二种是用胸口音,用胸口音比较累,观众离的远了就听不见了,离的近了又觉得吵得慌,而且这种音对演员身体损伤很大,几年说下来人就要废了,说不定在台上说到一半吐血都是有可能的。

    最好的方式是用丹田音,观众离得远也能听得见,离得近也不觉得吵得慌,而且演员说的也自然,使活儿很轻松。所以懂得音的相声演员在说话的时候,你往他肚子上一摸,从丹田一直到喉咙,这一块是硬邦邦的。

    何向东就是用丹田音的,也苦练过响堂和打远儿,一句说完第二句就出来了:“什么人撒下名利网,贫困富贵不一般。也有骑马和坐轿,也有骑车把担担。”

    三位评委眼睛再次一亮,第一句他们听到的是这人声功夫,后面几句听的就是这人说定场诗的水平了,这节奏和裉节把握太到位了,厉害。

    “骑马坐轿修来的福,骑车担担命该然。骏马拖着痴呆汉,美妇人常伴拙夫眠。八十老翁门前站,三岁顽童染黄泉。不是老天不睁眼,善恶到头这报应……”

    何向东拿起了醒木,三位评委也被何向东这一番定场诗引得步步入神,他们现在就感觉这个教室都没有光线了,就剩下何向东那一人一桌在闪闪光。

    他们瞧着何向东拿起了醒木,这一刻他们所有人都把气屏住了,精神高度集中,灵魂仿佛都要飞出来了一般。

    “啪……”醒木落下,何向东吐出最后两个字:“循环。”

    三位顿时感觉要出窍的灵魂随着这一声敲响被重重打落回他们身体的里面了,他们顿时感觉浑身酥麻,身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这种感觉太难以言喻了。

    “好……”三人下意识就大声叫了一声好,鼓起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