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滑稽大鼓
    何向东的性子比较急,跑的那叫一个欢快啊,肥大壮硕的身体如同跃动的兔……肥兔子一般。天籁『小说Ww『

    薛果稍微淡定一点,他先回了一趟候考室,把东西稍微收拾了一下,才慢慢赶过去。

    大鼓一号比试场,五位大鼓名家坐成一排,刚刚他们已经听完八组了,现在喝点水上个卫生间稍微休息一下。

    他们这些人也在聊天。

    刘派大鼓名家木纯生咧嘴笑着,对身边几人说道:“这次的牡丹奖评选是不错啊,一下子把这么多有能耐的人都给炸出来了,这真是我们行业的幸事啊。”

    “是呀,但愿这次的评奖能让咱们曲艺再振兴一把。”

    木纯生点点头,微笑道:“是呀,哎,刚才那个唱《剑阁闻铃》的那个女孩子是柏老师的徒弟吧。”

    柏强也是五个评审之一,听了这话,他哈哈一笑:“正是小徒田佳妮,小姑娘也年轻唱的也一般,你们多担待着听吧。“

    木纯生哈哈一笑:“哟,柏老师您可客气啊,您徒弟这水平可不赖啊,比我家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家伙强多了。”

    柏强说话也非常客气:“哪里哪里,你徒弟小朱可比我徒弟好多了,我看今年牡丹奖的新人一定有他一个。”

    木纯生仰头大笑:“咱们俩就别互相吹捧了,省的让人笑话。”

    “哈哈哈……”柏强亦是大笑。

    几声笑过后,木纯生低头看看手上的节目单,他眼睛一亮:“哎,接下来的这位可就是唱滑稽大鼓的咯。”

    这话一出,旁边几人都来精神了:“终于来了,哈哈,滑稽大鼓多少年没人唱了,这玩意儿都快失传了吧。”

    柏强点点头,他们这些人手上只有一张节目单,但是表演的演员他们是不知道的,候考和比试是分开的,他们这几个人就只管审查讨论,其余事情一概不知。

    他们几人对节目单最好奇的就是这个唱滑稽大鼓的了,这玩意都快失传了,在大鼓的舞台上都已经见不到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被牡丹奖给炸出来了。

    柏强目光中露出期待的神彩,语气也多了几分感慨:“真想见见这位滑稽大鼓的传人啊,现在还能传承这种没法表演快要失传的曲种,这人一定是一位有坚持和理想的艺人。”

    木纯生也道:“是啊,这人一定很热爱大鼓这门艺术,不然也不至于学一个没法表演的东西了,唉,如果我们大鼓界能多几个像这样的人该有多好啊。”

    柏强呵呵一笑,摆摆手道:“这种不为名利所动的人实在太少了,咱们也不能期待所有人都能做到如此,但是这个人却值得我们所有人去尊敬和佩服,这是个真爱大鼓的人。”

    “是呀。”

    “这才是真正的大鼓艺人啊。”

    “大鼓界之幸啊。”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感慨附和着。

    工作人员推门进来说:“几位老师,我们的休息时间结束了,马上就要开始接下去的比试了。”

    木纯生道:“好,你赶紧去把下一个大鼓艺人带来吧,我们这边都准备好了。”

    “好嘞。”工作人员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柏强笑道:“终于来了,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木纯生应道:“是啊,真想见见那人的风采啊,这人说不好还是我们大鼓界的前辈呢。”

    “嗯,这还真说不好,他们这一枝儿的辈分可不低啊。”

    “呵呵。”

    几人全都把目光集中在门口了,眸子里面堆满了期待。

    稍顷,工作人员把门打开,一个穿着大褂的胖胖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房间里面的光线比较暗,窗户是开在门那一侧的墙上的,所以这位艺人出现在门口的时候,里面的几位大腕都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只是隐约能看出这人的轮廓,外面的光芒从这人背后照射进来,好像这人一出场就是光芒四射。

    房间五位大鼓界大腕儿心中齐齐升起一个念头,“这人看来真是不一般,还真有大鼓名家的风范啊。”

    那人往前跨了一步,工作人家把门关上,房间光线恢复正常,这几位大腕终于看见来人的样子了。

    木纯生微微点头,这人虽然年轻,但是看上去气度俨然,看样子也是经历过场面的人,并不是愣头青。而且这人还这么年轻,这么年轻都愿意传承这种快失传的东西,真是不错啊。

    旁白几人也暗自点头,他们对何向东的第一印象都还不错。

    现场只有一个人脸都绿了,他就柏强,他是看着何向东长大的,怎么会认不出这王八蛋来。

    刚刚自己这帮人还在说来了一位真正的大鼓艺人,还说是大鼓界之幸,还说人家是真正热爱大鼓的艺人。

    结果他妈的走进来的居然是个说相声的。

    这狗日的怎么跑这里来了?

    柏强都快吐血了,这王八蛋来凑什么热闹啊。

    何向东也瞧见柏强了,他只是微微一愣,也没有太多的惊讶,以柏强在大鼓界的地位来当个评委太正常了,他也没有主动跟柏强打招呼,就对着眼前这几人鞠了一躬:“几位老师好。”

    按照规定初试的时候,来比试的艺人是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和师承的。

    木纯生满意点点头,伸手道:“来,请开始你的演出。”

    房间中间就摆着一个扁扁的木质大鼓,一个木质的鼓签就在旁边,板就有好多副了,演员可以随便挑。大鼓旁边坐着一位头花白的老者,他是弦师。

    何向东给自己挑了一副板,试着打了几下,然后又试了试鼓签和大鼓,现都没有什么问题,他就对旁边的弦师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三弦奏起,何向东打板就唱:“中华一统大民国,实行三民主义这南北了全都共和呀哎呀,依旧团圆民主把江山坐,温良恭俭可性情温和,总统又和万民齐欢乐,怒只怒奸诈不过他们日本国。”

    何向东第一句一唱出来,现场几人眼前纷纷一亮,最先让他们惊艳的就是何向东的嗓功,这嗓功可了不得了啊。

    柏强的脸更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