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在行家面前说相声
    现在是新相声当道的年代,基本没人说传统相声了,所以现在这些相声演员说起相声来都是穿着西装革履,头发也是抹的油光发亮的。

    新相声也是相声,传统相声在当初其实也是新相声,这是没有什么大关系的。只是现在这帮说新相声的都把老相声原有的技巧给抛弃了,一味追求俏皮的语言,这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了。

    换上一身合适的大褂之后,何向东和薛果前后脚出了门了,他们俩一出门,原本还有些沉闷的候考室顿时便叽叽喳喳得响起来了。

    “不是吧,这两人还怎么穿大褂啊?”

    “要说传统相声吗?这可不占便宜啊,现在不都是说要推陈出新嘛。”

    “你们不认识他们啊?”

    “谁呀谁呀?”旁边几人纷纷问道,他们还真的对何向东和薛果不太熟悉。

    那人呵呵一下,解释道:“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今年春晚的相声队伍里面有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第一审一路冲进了第五审?”

    “我天,是他们?”

    “不会吧。”

    “他们啊,我天,连赵峰华老师都没过三审诶。”

    “这人本事是不错,但是以前据说他还抢过赵峰华老师的走穴呢,唉,这人性真一般。”

    “但是人家水平好,不然怎么连赵老师都抢不过他啊。”

    “倒也是。”

    “咳。”坐在角落的一个人黑着脸咳嗽了一声,脸色非常难看,这人就是赵峰华。教室有点大,他前面也见着何向东了,可是他完全不想跟人家碰面了,就自己坐在角落低着头也不说话,其他相声演员都没瞧见他。

    现在听这帮人开始议论自己了,而且越说越不像话,他都快疯了,一口气没接上来,嗓子一痒就呛了出来。

    他这一呛把房间里面那些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所有人朝着那个角度一看,现场顿时便是一静。

    人类有一种很阴暗的心理就是喜欢在背后议论别人,这有一种隐秘的快感,而且以讹传讹也不需要负什么责任,但是最尴尬的就是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时候当事人就站在你身后。

    房间那帮相声演员齐齐脖子一缩,全都尴尬地转头回去了,一个个侧头看着远方,也没人敢说话,太尴尬了。

    赵峰华的脸色更是难看,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差点没气晕过去。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调了,但不管听到多少次他都还是像第一次听见那样崩溃和愤怒。

    当初在央视是他主动黑何向东的,说是何向东在河南新乡抢了他的走穴。可是谁也没想到他居然死在春晚第三审,更没想到的是何向东居然冲进了第五审。

    现在所有人都说是他技不如人才被何向东抢了走穴的机会的,他是百口莫辩啊,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还真是挖坑给自己跳啊。

    其实何向东也知道这件事,不过他也没有半点要解释的心思,艺界的事情太难说了,跟那帮人解释不清楚的,越解释越糟糕,他反正也能看的开,就随便那帮人随便猜想了。

    爱咋地咋的。

    出了门之后,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引着何向东和薛果去初赛的比试场,其实也就是旁边的一个教室罢了。

    快走到的时候何向东还看见刚表演完出来的丁锦洋和郭云冲,这两人兴高采烈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后面了,走路都是飘的,都快要飞起来咬人了。

    何向东看的好笑,看样子这两人是表演的不错啊,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兴奋啊。

    工作人员把他们带到了门口,这两人微微一驻足便走了进去,现在教室也都清空了,桌子都搬开了,教室里面显得很空旷,黑板那一侧摆了一排桌椅,整整七位相声界的前辈坐在那里。

    这里面何向东只见过两个人,一个是楚城,这是老熟人了,楚城也一直对他挺照顾的。还有一位是严亮,严小华的父亲,何向东和他接触不深,只是上次在冲击春晚的时候在央视里面见过几次而已。

    这次的主审是严亮,严亮看见进来的是这两人,他眉头微微挑了挑,眼神也稍微凝了凝,但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异色。

    坐着的其他几人也在打量新进来的这两个小伙子,他们发现新进来的这两人还真是沉得住气,也不主动和他们打招呼,但是也没有刻意和他们保持距离。

    这两个年轻人非常自然地站着,脸上总是带着和煦的笑容,态度从容,气度俨然。

    第一印象不错,几人都默默点了点头。

    楚城看着何向东微微一笑,也没有多说话就道:“六号,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何向东道:“好。”

    相声其实非常简单,有没有这身大褂都是一样说的,有没有桌子也都是一样的,以前老艺人撂地的时候都是站在人堆里面的,也没见他们讲究什么。

    只不过现在有条件了才会去讲究穿着讲究道具,讲究演员站的位置和角度,当然这也是为了给观众更好的感受,也是对观众负责。

    何向东和薛果微笑看着面前几位评委,何向东道:“相声演员何向东。”

    薛果:“相声演员薛果。”

    两人齐声道:“向观众致敬。”

    深深一鞠躬。

    面前几人非常冷漠地看着他们,没有一点表示。

    何向东和薛果也并没有把眼前这几个人当做是什么相声界的大腕儿,自己也不是来比试考核的,眼前这几人就是最普通的观众罢了,是自己说相声要逗乐的对象。

    何向东开始很放松地说起了相声:“今儿我们到这儿来是说相声来了。”

    “没错。”薛果应了一声。

    何向东道:“这说相声啊,学问低了可来不了。”

    “哦,是吗?”

    何向东点点头道:“对呀,相声演员拼到最后拼的都是学问,咱们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学问浅的可来不了。咱们说相声的得有学问,像我们面前坐着的这几位老师学问就很深。”

    那几人还是很冷漠地看着何向东,眼睛中带着审视的味道,也就楚城一个人脸上还带着点笑意,算是给何向东一点回应了。

    其实这样的相声是最难说的,比在央视春晚的审查组面前还要难说,因为坐在你面前的全都是相声界的大腕儿。

    这些人都是吃过见过的,他们干这一行都多少年了,什么样的相声没见过啊,你说的包袱想逗笑观众很容易,但是想逗笑这些同行大腕儿就太难了。

    很多演员没表演多久就开始心慌了,因为人家根本不笑啊,还都一直很冷漠地看着你,一般演员没几分钟自己心里就要开始发憷了。

    也幸好何向东是从地上混起来的人物,完全不怵场面,薛果也是艺高人胆大,也压得住场子,不然这两人就得当场露怯。

    薛果捧了一句:“这是肯定的,这几位老师的水平自然是不用说的。”

    何向东道:“除了眼前这几位老师,相声界还有一个人的学问非常高。”

    薛果好奇问道:“谁呀?”

    何向东一拍胸脯,很不好意思道:“就是我呀。”

    薛果看着他好整以暇地笑笑:“呵呵,您呀,那您是学历高?”

    何向东摇头:“没上过学。”

    薛果又问:“那您是看了很多书,自学成才?”

    何向东又摇头:“不爱看书。”

    薛果皱着眉头:“这就奇怪了,那您是怎么靠什么变得有学问的?”

    何向东道:“靠不要脸。”

    非常传统的三翻四抖,先铺垫了两下,在第三下的时候何向东开始抖包袱了,可惜面前几人没有一个笑的。

    饶是何向东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见到这场景他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在行家面前的相声真心不好说啊。

    严亮翻翻手上的材料,他材料上写着每一组的节目单,他一个个数下去,待看到第六组的时候,他目光当时就是一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