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气王弥苇
    饭局后来就在很愉快的气氛中进行了,何向东也向他们坦白了这家酒店经理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客气。

    其实这家酒店的老板的就是张清丰,来上海之前张阔如跟张清丰打过电话了,张清丰也跟这边的王经理说过这事了,也跟何向东通过电话了。

    其实张清丰对何向东还是很好的,他是拿何向东当成自己弟弟一样看待的,他也知道自己要忙工作,没有时间陪老爷子,老爷子年纪大了也怪可怜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何向东能陪着照顾老爷子,他别提有多高兴了。

    他也知道自己家老爷子是拿何向东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的,所以爱屋及乌,他拿何向东也是当成是亲弟弟的。

    只不过何向东总觉得现在的张清丰有点太成功了,他也不愿意去过多地沾他的光,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张清丰的酒店里面吃饭,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过他也没有和这些人细说张清丰的事情,就说了自己跟这家酒店的老板沾点亲,这顿饭是不要钱的。

    张家人这才释然,终于可以放心地大快朵颐了,前面他们都还是慎着的,一想到这顿饭得花一年的工资,他们哪里吃的下去啊,现在总算可以抛开心里负担了,免费的不吃白不吃。

    方文岐也才清楚这家店居然是张清丰的,他在和何向东的以前通话的时候隐隐知道了现在张清丰出息了,好像生意做的挺大的,其他的他也不太清楚,也没想到上海新建的这个五星级酒店居然是张清丰出资的。

    他也不禁有些感慨,当年那个青涩的小伙子现在居然能攒下来这么大的一份家业,唉,是龙是虎,谁能预料呢。

    ……

    已近年关了,张书白也放假了,何向东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帮衬着张家一起筹备春节的事宜,当然钱也没少花,一直抠抠缩缩的何向东总算是大方一回了。

    今年张家的过年计划就是除夕一起守岁,然后过了十二点之后,各回各家睡觉。

    因为今年来的客人比较多,一套房子住不了那么些人了。往年就方文岐一个人和他们一家子过年,一套房子就够用了。

    今年又来俩,这就住不下去了。所以除夕那天大家一起在张玉树家里吃年夜饭,然后看春晚守岁,过了十二点之后,张书白一家子再开车回他自己家。

    大年三十那天,大家都挤在一起贴春联,准备年夜饭,倒也是极为热闹的。何向东还给张阔如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又回大别墅里面了,张清丰也回家了。

    拜了年之后,何向东把电话挂了和王弥苇闲聊了起来,这段日子,他师父也盘了王弥苇好几次底,但是都被王弥苇给糊弄过去了,也没有把他自己的来历说出来,这让何向东大松一口气。

    “老爷子,您以前春节跟谁过的啊?”何向东笑着问王弥苇。

    王弥苇手上抱着一个玻璃大茶杯,里面泡着香片,他冲何向东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道:“关你屁事。”

    到了年三十了,何向东的胆子也养肥了不少了:“该不会您老一个人过吧,那可够惨的。”

    王弥苇脸都黑下来了:“你单口相声还想不想学了?”

    何向东现在也开始作死了:“我是不想学,是您非得教哇。”

    “啊呀。”王弥苇捂着胸口,差点没给气的背过气去。

    何向东嘴角憋着坏笑,自从他长大之后可很少这么气人过了,现在回到他师父身边了,这骨子里面的调皮捣蛋性子又死灰复燃了。

    王弥苇都快气疯了:“我他妈就算让我们这一枝儿绝户了,我也不传你。”

    何向东吓一跳:“哎哟呵,您老这么疯狂啊。”

    方文岐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张嘴就问道:“什么绝户啊。”

    何向东冷汗都要下来了,急忙说道:“没事没事,我们逗着玩呢。”

    王弥苇黑着脸:“逗什么呀,我们单口传承就要绝户了。”

    听到这话方文岐眸子骤然一亮,他这几十年奔波江湖都是为了拯救和整理传统相声,现在一听到有快要绝户了的单口相声,他瞬间就来劲儿了:“王先生,您擅长单口?”

    何向东差点没给自己两个大嘴巴,自己没事干嘛要去惹王弥苇啊,好死不死的还把师父给招来了,完了完了,这次万事休矣了。

    何向东脸都白了。

    王弥苇看看何向东这副死样子,心中大为畅快,真他妈爽啊,这混小子也有今天:“是啊,我一直是以说单口相声为生。”

    何向东冷汗下来了,眼神央求着王弥苇。

    王弥苇根本不想理他,央求个屁啊,前面不是挺嚣张的嘛,再说拜自己为师就那么惨啊?

    方文岐皱着眉头在细细思索,嘴里头也还在念叨:“说单口为生,这在相声界可不常见啊,说相声的都是说对口的,单口为生?”

    何向东都快哭出来了,完了完了,以师父的阅历很有可能会被他猜出来的。

    也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张玉树喊话了:“饺子熟了,都先过来吃点饺子吧,年夜饭还得好一会儿。”

    何向东如同泥菩萨过江的时候终于抱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赶紧推着师父往厨房走:“走了,走了,师父,饺子熟了,咱们赶紧先吃饺子吧。”

    方文岐的思路一下子就被何向东给打乱了:“现在就吃吗?这么早,我肚子还没怎么饿呢。”

    何向东道:“先吃点吧,年夜饭还有好一会儿呢,不然等会肚子饿了就没东西吃了。”

    方文岐也没有多想,就道:“好吧好吧,那就先吃点吧,你快去叫王先生一起过来吃。”

    “好好。”何向东忙不迭应了两声,然后扭头喊道:“王先生,过来吃饺子了。”

    王弥苇看着推着方文岐走的何向东,他目光幽幽,鼻头里面出一声冷哼。

    默默驻足看了一会儿,又扭头看了窗外一眼,已经是年三十了,街上也没什么人了。

    王弥苇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也很快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