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张家人傻了
    其实中国口技在国内还面临一个很尴尬的处境,那就是这门艺术的分类问题。口技和相声是很有渊源的,最初的口技艺人就坐在屏风后面说学逗唱,这叫暗春,有时候也有两个艺人在里面互捧互逗,这也就是相声的雏形。

    后来有一批口技艺人走出了屏风站在了观众面前说学逗唱,这叫明春,再之后就慢慢发展成了相声艺人了。

    所以说在最初的口技里面他是包含了说学逗唱这些内容的,包括初中课本的古文《口技》里面也是说一家三口晚上睡觉的场景,还有巷子里面失火了,众人救火的场景。

    从这个角度来说,口技应该是要归属于曲艺类的。但是由于建国后口技一门的孙泰和其弟周志成从香港归来后就直接进入了上海杂技团,那时候口技的主要表演内容变成了模仿自然界还有动物的声音了,所以口技归于了杂技一类。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后来杂技舞台上就渐渐找不到口技的身影,口技从杂技中脱离了,但是曲艺界也不认为口技是曲艺的一种,好了,口技变成没人要的孩子了。

    你说操蛋不操蛋。

    张玉树话说完之后,饭桌上的气氛就有点凝重了,连最好玩的小风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小脑袋抬起来看着众人,眼睛忽闪忽闪的。

    何向东默默一叹,也坐到位置上去了,现在传统艺术都是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景象,也不只是口技一门。

    因为是酒店里面最好的包厢,菜很快就上来了,珍馐佳肴,让人目眩神迷。

    张家的生活条件是不错,但也仅仅是还不错而已,奢侈的时候也只是在深秋时分买一些大闸蟹吃吃而已,像这样的一桌,他们还从来没试过。

    张玉树也见现场气氛有点沉重,他主动道:“来吧来吧,吃菜吧,别浪费了这一桌子好菜。”

    小风这时候也非常懂事,他拿了一个大海蟹过去放在张玉树的碟子里面说道:“爷爷,您吃螃蟹。”

    张玉树笑着点点头:“好,爷爷吃,小风你也去吃吧。”

    经过小风这一弄,饭桌上的气氛也好多了,众人也纷纷吃起菜来了,张玉树刚把螃蟹拿起来,看着螃蟹他又叹了一口。所有人又都愣住了,老爷子又怎么了?

    张玉树把螃蟹放下,他实在忍不住了,就对何向东说道:“小东子啊,你这顿饭得花多少钱啊?”

    何向东看看餐桌,摇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诶。”

    张玉树翻了个白眼差点没晕过去,你这孩子的心可真大。

    张书白的媳妇也说话了:“小东啊,其实我们家跟你们师徒的关系很近,大家也都是跟一家人一样的,家里人吃饭就不用这么破费了,下次不要这样了啊。”

    张书白也叹了一口气,说道:“小东啊,你现在也是刚工作没有多久,收入方面也不高,真的不必这么破费。你看看你点的这一桌子菜,这得花你多少钱啊。唉,算了,这回就我来做东吧,下次你不要这样了。”

    何向东急忙拦道:“哎,大哥,您别这样,说好的是我请的,其实吧,这酒店……”

    “砰砰……”

    两声敲门过后,王经理进来了,他正好把何向东的话给打断了,他后面还跟着一个服务员,服务员托盘上带着两瓶皇家礼炮。

    王经理笑容可掬:“哟,没有打扰到诸位用餐吧。”

    张书白眉头当时就皱起来了,他对这位王经理可没有半点好感,因为在他看来,就是这个混蛋非把何向东这个小年轻坑到青云阁包厢里面来的。

    “王经理来有什么事吗?”张书白语气也冷了几分了。

    王经理微微有点错愕张书白的语气,但他脸上的笑容未减,很客气道:“我就是代表我们酒店来给各位敬上一杯酒。”

    话音刚落,他身边的男服务员就把酒给开了,张书白还没来得及拒绝了,就听得嘭的一声,他当时就懵了,这酒钱算谁的啊?卧槽,一个月工资又没了啊?

    张玉树脸也黑下来了,这经理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张书白的媳妇的脸也变得不好看了。

    反正这家人脸色就没一个好看的,除了小风,这孩子现在正吃得不亦乐乎呢。

    王经理看看几人的表情,他头有点大了,怎么感觉这些人对自己的意见有点大啊,按理说不应该啊,自己的服务还是很好的啊,这怎么还把人给得罪了。

    王经理也有点懵,想了想,他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张金卡来,走到了张书白的身边,说道:“张先生,这是本店最高级别的VIP金卡,持此卡在本店一律享受最高的贵宾服务,而且所有消费一律五折。”

    这话一出,张书白愣住了,他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愣头青,这种顶级酒店的顶级VIP卡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这每一张卡都是专门登记过的,酒店也有专门的人员跟进这些顶级客户的,持这种卡到这家酒店享受的肯定是最好的待遇。

    张书白懵了,自己何德何能能拿到这种级别的金卡啊?自己又不是什么大领导,文化局是出了名的清水衙门,无权无势的,也管不到人家酒店身上,自己也只是文化局的一个小领导而已啊,他给我这种卡干嘛啊?

    王经理双手把卡递过去,微笑道:“张先生,这是我们酒店的一片心意,请您一定要收下。”

    张书白脑袋晕晕乎乎地收下了这张卡。

    在坐的全都是人精,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当然要除了何向东和王弥苇,还有小风这孩子。

    张玉树眼珠子瞪得很大。

    张书白的媳妇也傻眼了。

    方文岐看看张书白又看看何向东,眉头皱起。

    男服务员也在给众人倒酒了,王经理绕过他,走到了何向东身边,恭敬地轻声说道:“何先生,总统套房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您看您准备什么时候入住了。”

    这话一出,张家人傻了,看着何向东的眼神就跟见了鬼似得,不是说这人就是文工团里面的一个小演员吗?怎么还住上总统套房了?

    何向东推辞道:“不用麻烦了,我这段时间住在张家就好了。”

    王经理想了想说道:“那房间我给您留着,您什么时候有需要随时过来都可以住。”

    张家人更懵了,一个个大眼看小眼,人家说不住,你们酒店还给人把房间留着,不拿出去做生意,这酒店是何向东开的啊?你们对他这么好?

    何向东道:“哎,不用客气了,你们该做生意做你们的,不用管我了,耽误你们做生意就不好了。”

    王经理客气道:“您说的这是哪里话,张董吩咐过的,我们自然要好好办的。”

    何向东笑着摆了摆手,张家人嘴都合不拢了。

    ps:因为书友群人才济济,所以经过商量后决定我们做一台网络晚会,有书友朋友表演节目哦,包括各类曲艺歌曲,当然也有本人的轻易不唱的曲目。所以有想表演节目的书友朋友可以加群,想看表演的也可以加群,想献计献策的更要加群了,群号看简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