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零九章 吓一跳
    “这是天福楼的酱肘子,我买了二十个,你们要是吃不掉就放在冰箱里面冻着吧,吃的时候再蒸一下就好了。这是六必居的咸菜,还有糖蒜什么的,我也买了十几斤了。对,这是内联升的布鞋……”

    何向东从大背包里面把东西一样一样献宝似得掏出来,全都是响当当百年老店的产品,这份孝心真是感人啊,当然价钱更加感人。

    方文岐和张玉树都看傻了,这孩子买的东西都是一摞一摞往外搬的,不说别的,他咸菜都买了十几斤了,连布鞋都买了七八双,这是干嘛?从北京批发商品到上海做生意啊?

    王弥苇也是苦笑不迭,何向东两个大背包里面装的全都是这些东西,而且每样都买的很多,真的是跟搞批发生意似得。

    两个背包加起来两百多斤了,也难怪他背不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少花钱,这个铁公鸡这回总算是大方了一回了,他买这两背包东西就花了一万多了。

    在那个年代一万多可不是个小数字啊,好多人挣一年都没能赚到这些钱呢,而何向东却眼睛都不眨就花了这么多,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张阔如是真有钱啊。

    唉……

    “哎,好了好了,孩子,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啊?”方文岐赶紧叫停了何向东的献宝。

    何向东把手上的布鞋放好,说道:“嗨,我来一趟上海也不能空手来嘛。张叔,这几双41码的是给您的。”

    张玉树惊讶道:“还有我的啊?”

    “当然有了,还有这件羽绒服也是给您的,您看看合不合身,哦,对了,这些老北京的点心您也能吃吧,你应该没有糖尿病什么的吧,这些点心都是现做的,特别香。”说着,何向东又开始找他带来的点心了。

    其实他带的这些东西只有三分之一是给方文岐的,剩下的是给张玉树还有张玉树家里人的,毕竟师父在人家这里吃住两年多了,他要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就有点不像话了。

    你说要是直接送钱吧,人家肯定也不乐意。张玉树的退休工资也挺高的,也不差那么点钱,给人家反倒是有点见外了,所以何向东就只能是多送礼物了。

    ?他在上海的这段时间也要多花钱,至少不能让自己显得小气了。张阔如很明显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出手也非常大方,直接给了何向东五万块让他花去。

    张玉树欣慰地点点头,他倒是不在意何向东带了多少礼物,只要有这份心就很好了:“好了好了,别献宝了,赶紧把这些东西都搬到旁边去吧,你们吃饭了吗,肚子饿不饿啊?”

    何向东答道:“在火车上吃了饭了。”

    张玉树看了看时间,说道:“那成,那就先吃点水果,咱再等一会儿,等书白回来咱晚上一块儿吃饭。”

    张书白就是张玉树的儿子,今天因为何向东过来上海了,他儿子也说晚上一起过来吃饭,一起的还有他媳妇儿子。

    何向东点点头,说道:“好啊,那要不咱出去吃吧,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上海,也得给我一个做东的机会。”

    张玉树笑笑:“行了,不用那么麻烦,在家做就是了,别出去花那个冤枉钱了。”

    何向东也很客气道:“要的要的,您说接下去这段时间我们都要在您家麻烦您那么长时间,您再不让我多表现表现,我可住不安心啊。”

    张玉树指着何向东哈哈大笑:“嗨,你这孩子。”

    方文岐也在一旁帮腔说道:“这是孩子的一番心意,你答应就是了。”

    张玉树这才道:“好吧好吧,那我得赶紧去把我的那件珍藏的大衣找出来,去咱小东子的饭局,可不能穿的随意咯。”

    何向东亦是大笑。

    方文岐看看两人,笑了笑,又把目光看向了王弥苇,问道:“王先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啊,我总觉得您很眼熟。”

    这话一出,旁人还没怎么着,何向东的心一下子就提到嗓子眼了,冷汗都要出来了。

    王弥苇看着方文岐的脸,灰白的眉毛微微皱了皱,他仔细在脑中思索了一下,稍顷之后,微微摇头,好像也没什么印象,就道:“呵呵,年纪大了,不记得了。”

    方文岐又问道:“敢问王先生师承那位老前辈啊?”

    王弥苇呵呵一笑:“家师在艺界名声不显,说了恐怕方先生也不一定会知道。”

    “哦。”方文岐应了一声,眉头微皱。

    何向东赶紧把话题岔开,再问下去那还得了,他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只知道王弥苇不会在师父面前提起拜师的事情,但是他也没想到自己师父居然对王弥苇这么感兴趣,好像曾经还见过,这万一要是被自己师父知道了王弥苇的来历和底细怎么办?

    自己师父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了,别的相声艺人可能不知道王弥苇这一支的单口相声传承,但保不齐自己师父知道啊。

    他太清楚自己师父的性格了,这要是被自己师父知道了王弥苇的来历,还有自己要学习他们这一枝儿的单口相声传承,以师父的性子非得压着自己脑袋拜王弥苇为师不可啊。

    可是自己完全不想再拜别的相声艺人为师啊,何向东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王弥苇带来上海啊。

    但是现在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人家给赶走,造孽啊,真是造孽啊,现在也只能是能瞒一天算一天了。

    王弥苇可是从地沟油里面炸出来的老油条啊,他打眼一看何向东的脸色就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了,他的脸色当时就是一沉,随即又是一松,再然后目光中流露出复杂的神情。

    何向东岔开话题道:“师父,咱们上海有一家酒店叫青云大酒楼您知道吧,要不咱晚上就去那儿吃吧。”

    张玉树吓一跳:“你疯了啊,那可是新建的五星级大酒店啊。”

    “没事。”何向东故作轻松地一笑。

    方文岐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狐疑地盯着何向东,看的何向东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