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零八章 好像在哪儿见过
    看到这一幕,张玉树也感觉鼻头好酸,眼睛也泛起了泪光。天籁小『说Ww』W.』⒉太不容易了,真的太不容易了,他知道方文岐的心里有多苦。

    方文岐从出生的那天起就在吃苦了,从小就跟着艺人在街头卖艺,饥一顿饱一顿的,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这一辈子连老婆都没娶,也没有后辈子孙,收了一个孤儿当徒弟,是当儿子那么养的,但是好景不长,他最亲近像儿子一样的徒弟却出卖了他。

    那件事把方文岐伤的很深很深,他在世上就只有那唯一的一个亲人,可是这个亲人却是背叛他最重的那个人。

    方文岐后来浪迹江湖,再不肯跟说相声同行接触也跟这件事有关系。他这一辈子太苦了,今年他已经八十了,可是却没有过过一天安生日子。

    也幸好他在晚年的时候还收了何向东这样一个徒弟,也算是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一点牵挂,如果不是有何向东,张玉树觉得方文岐的身体早就撑不下去了。

    他记得很清楚,方文岐到了上海之后,他带着方文岐去医院看病,医生检查了他的身体都说他还能活到现在真是一个奇迹。

    那时候的方文岐真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如果不是他真的放心不下何向东,说不定早就撒手人寰了。

    张玉树后来还带着方文岐找了上海非常出名的一个老中医调养了一年多,他的身体才渐渐好转,有了点人样子。

    那时候张玉树真想把何向东叫到上海来,万一方文岐有点什么不测,师徒俩也不至于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也还是方文岐一直拉着他的手,让他千万不能把何向东叫回来,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

    “唉,这俩师徒啊。”张玉树深深一叹,他只希望老天爷能对这两人好一点,不要让他们再遭罪了。

    王弥苇站在出租车边上看着那两人,他长长一叹,目光里都是艳羡的神情,他有好几个学生,但是这辈子他还没有收过徒弟,他也没有儿子。都说师徒如父子,他是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一个徒弟,也能有这样的一个儿子啊。

    只是可惜啊。

    可惜啊。

    唉……

    出租车司机也下来了,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愣住了,他不明白这两人怎么突然就这么大阵仗了。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他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把肚子里面的话说出来,现场的气氛让他觉得自己开口就是一种煞风景的大错。

    良久之后,情绪激动的两人终于分开了,何向东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跪在地上看着师父,师父还是那么苍老,但是气色却是好了许多,看来在上海的这两年过的还是不错的。

    方文岐也赶紧用袖子擦擦眼泪,手扶着何向东起来:“来,好孩子,快起来。”

    何向东赶紧站起来,心里依然很激动,他的声音都带着颤抖:“师父,您还好吗?”

    方文岐忙不迭说道:“好,好,都好,都好。”

    “师父,我想你了。”

    这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却又让师徒两人再次泪奔,眼泪就像坏了的水龙头似得,怎么样都止不住。

    “师父。”何向东又唤了一声,然后一把把方文岐紧紧抱住,如同在幼年时期还依赖在师父怀里的孩子一般。

    方文岐一脸的感慨,深深一叹,叹息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张玉树揉了揉酸的鼻子,对两人说道:“行了,别在门口站着了,进屋坐吧,外面冷。”

    何向东松开了师父,转头看着张玉树,目光在一刹那有点恍惚,然后眼前这人便迅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个身影重合起来了,他试探性地问道:“张叔?”

    张玉树笑了笑,点点头说道:“你不是都叫我张大妈的吗?”

    何向东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了,小时候的自己还真是调皮啊,他道:“张叔,您还记着呢。”

    张玉树故意板起了脸,道:“废话,我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没见哪个人喊我大妈了。”

    何向东挠着头,尴尬地笑着。

    方文岐在一旁帮腔:“张儿,你就知道欺负小孩子,还有没有点大人的样子了?”

    张玉树:“哎哟呵,你还真是帮亲不帮理啊,徒弟来了你就是非不分了是吧。”

    方文岐翻个白眼给他:“我管你啊。”

    张玉树笑了笑,也没计较那么多,看了一眼外面站着的王弥苇,他转头问何向东:“那人是谁啊?给我们介绍介绍吧。”

    何向东这才想起这茬来,他来之前跟两人说过他会带着一个相声前辈一起过来,但是他也没有把王弥苇的身份说清楚。

    他赶紧小跑到王弥苇的身边,把王弥苇迎到了两人身边,然后做了一番介绍:“这是王弥苇王先生,是我在北京认识的相声前辈。王老爷子,这位是我的师父方文岐。”

    王弥苇把目光投向方文岐,他对方文岐好奇很久了,他很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位名师能教出何向东这样的弟子,今日一见,不说别的,单方文岐这身上的地气就是十足的。

    “方先生。”王弥苇抱拳。

    方文岐急忙抱拳回礼:“王先生,您客气。”

    何向东再一伸手,介绍道:“这位是张玉树,张先生,他是评书门人。”

    王弥苇再一拱手:“张先生。”

    张玉树同样抱拳道:“王先生,幸会幸会。”

    几人都很客气,相视一笑。

    出租车司机先前的感动劲儿也过去了,他眼瞧着这几人居然在门口聊起天了,也没人管他了,他实在忍不住了,便喊道:“喂,你们的东西还要不要了,车钱还没给呢,别净顾着聊天耽误我生意啊。”

    何向东赶紧小跑过去把车钱付了,然后把自己的两个大包弄下来,吃力地扛过来。

    张玉树惊讶道:“他这是逃难来的还是怎么着啊?哪里来的这么多东西啊?”

    王弥苇微微一笑道:“他为了来上海看你们差点没把北京城搬空了。”

    张玉树点点头道:“这孩子还真是有心了。”

    方文岐却没看何向东,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王弥苇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王弥苇这人有点眼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