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零六章 行内顶尖
    其实现在相声的地位还真是挺尴尬的,通俗来说相声就是娱乐节目的一种,但是现在各大晚会电视节目都不把相声当做是娱乐节目了。

    像春晚这种都是因为上面有要求,说不能把抛弃国家的传统艺术,所以每年都还有相声戏曲这些传统艺术的一席之地。

    电视节目也是有上面政策要求的,虽然也都邀请一些相声演员来表演做节目,但是给的时间都是垃圾时间,也没有什么正经节目。

    但是那帮子说相声的却都还是挤破脑袋往电视台冲,因为那边最差的时段都比你下乡慰问来的强啊,所以能挤上电视台的都还是比较有实力也有背景的演员。

    更多的普通演员都是在消夏晚会上演出,北京有消夏晚会,夏天晚上太热了,政府就组织一批演员在广场上演出,来往的群众愿意看的就停下来看看,不愿意就拉倒。

    这里面就有一大批普通相声演员在演出消夏晚会,但是根本没人看,现在老百姓生活都好了,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谁来广场上看你这个啊。

    所以好多相声演员的演出很尴尬的,现场可能就是那么三五个人听你说相声,人家还是站着听的,没过一会儿人家就走了,演员还不能停,因为说不定又会路过两个人。

    路过的反正听得也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可能还不到半分钟就又走了,周而复始,演员反正都得傻站在台上说相声。

    你说惨不惨,都跟撂地差不多惨了。

    在消夏晚会上的这些相声演员的境遇甚至可以说比撂地还惨,眼瞧着观众跟路人似得来来往往,自己跟猴子似得在台上又蹦又跳,可是观众连看猴戏的心思都没有,这对演员来说是一件多么悲凉的事情啊。

    连不少成了名的大腕儿都纷纷改行演小品或者演电视剧去了,在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的那几年里面,在很多小成本的喜剧类电视剧或者电影里面就能发现许多相声大腕儿的身影。

    唉,连大腕儿们都觉得相声说不下去了,就更不要说小演员了,当时真的有太多人认为相声已经死了,这一行已经干不了了。

    反正那时候相声的境遇真可谓是惨不忍睹。

    何向东想了想,问高俊生:“全国说相声的那么多,大腕儿也有不少,你干嘛找上我这样一个小年轻啊?“

    高俊生说道:“原因很简单,我是找人来指导帮助我们的,当然是谁厉害找谁了,难不成我找一个自己都弄不灵清半桶水晃荡的家伙过来啊?”

    何向东很是意外,他没想到高俊生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嚯,您这一句话差点没吓我一跳,这话可别瞎说啊,您这是给我找骂呢。”

    高俊生却很认真地摇头说道:“没有,我是认真的,请那些什么所谓的大腕儿帮我,那简直是扯淡,他们懂得还不一定有我多呢。但是你不一样,你是真懂相声,我去你的剧场听过好多次了。我挺喜欢听相声的,也听过好多大腕儿说过,但是像你这么厉害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何向东笑了:“您还去了我们园子好多次啊?您怎么也没找我呢,我都不知道这事儿的。”

    高俊生没回何向东的话,他继续往下说:“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高俊生再怎么说也算是行内人,好坏我还是分的出来的,您说的相声绝对是行内顶尖,而且现在相声都变成了这副样子了,你们的剧场每天却还有那么多观众拿着真金白银来听相声,这就真的很难得了,当然也更加说明了您本事的厉害,所以我很真诚地邀请您来帮助指导我们一下。”

    何向东赶紧摆摆手,道:“言重了,别说什么帮助指导的话,我们向文社有观众愿意花钱来捧,靠的也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大家的努力。另外呢,我就是相声界一个非常普通的小演员罢了,您要是看得起我,那我们就互相学习一下。”

    “好。”高俊生非常开心地举起了杯子。

    ……

    高俊生托何向东做的事情就是帮着他们改一点剧本,还有就是大家在一起交流,听何向东给他们说一些相声里面的语言技巧。

    何向东答应得挺痛快的,相声里面有句话叫做宁舍一锭金不传一句春,这些包袱技巧都是相声演员的饭碗,轻易不会外传的。

    但是何向东还是答应了,相声里面的语言技巧太多了,他懂的也多,分享一些,问题也不大,他又不是指着这一两个包袱吃饭的。

    另外高俊生的舞台剧他觉得也挺有意思的,也想和他们多交流交流,虽然相声和舞台剧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但是大家都是用语言来逗笑观众,从这个角度来说二者是一样的。

    所以相互交流对彼此都是一种促进。

    交流的时间定在了年后,现在大家都放假了,演员们也都着急回家,没几个人有心思交流,而且何向东到上海的车票都买好了,第二天就要出发了,所以交流的日期只能是在年后了。

    第二天,何向东和王弥苇出发去上海,何向东在北京买的东西太多了,他装了满满两大包,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扛不动。

    王弥苇在旁边看热闹看的别提有多开心了,他身上倒是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当然了,他也带了几件换洗衣服的,现在也都在何向东的包里面。

    何向东也不敢指使这位大爷给他帮忙,就只能是自己含着眼睛把两大包东西搬到门口,一直省吃俭用的他很难得地叫了一次出租车,用出租车带着一大堆东西去了火车站。

    出租车司机一直在骂街,何向东却是充耳不闻,下了火车站,何向东连钱都没给,没办法,这位司机就是顾柏墨,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他老板,坐他的车还要给钱?

    何向东别提有多理直气壮了,算了,这孩子穷日子过惯了,这抠门的本性看来是改不了了。

    火车出发,何向东和王弥苇赶奔上海。

    何向东已经好几年没见着师父了,他还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