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零四章 有事相商
    进去之后,何向东才发现这地方跟自己的园子是一样的,都是电影院改的小剧场,舞台就那么一点点大,就是以前电影院大荧幕的前台,他们这里的前台还算是比较大的了,要是换做是向文社的地儿,还不够他们这帮演话剧折腾的。

    何向东粗略地看了一下,这里也没多少人,大概就一百人吧。今晚还是人家今年的最后一场呢,来的人也不算多,看来还是自己的向文社生意好。

    但是人家这里票价比自己那边高多了,自己那边才10块钱一张啊,他这里起步就二十了,前排更是要三十块。

    这样算起来人家的收入看来是比自己要高的多了,就是不知道他这边房租还有演员的支出怎么样?支出应该也是挺大的吧。

    何向东毕竟是有产业的人,看事情的角度和眼光就不是以前那样纯粹的艺人眼光了,他还会更加关注一些经营方面的问题。

    剧场的演出也很快就开始了,观众们还是比较正经的,话剧演出虽然不像什么芭蕾舞西方交响乐那么正经严肃,但是也肯定没有相声那么市井随意了。

    何向东在向文社说相声的时候,好家伙,台上台下有时候聊起天来就没完了,尤其是下午的时候,下午来的观众不多,有些时候人少的时候也就几个人而已。

    观众也不想听台上演员说什么成本大套的东西,他们就在台下搭茬聊天,观众有这个喜好,何向东自然是尽量满足了,反正也就几个人而已。

    他有些时候就陪着这几个人胡吹海侃一整个下午,反正他也能聊,台上台下很随意,北京人反正都是侃爷,但何向东是干嘛的,他就是靠着嘴皮子吃饭的,这些人怎么都侃不过何向东。

    这几人都是退了休的老头儿,别的要上班的人可没时间天天下午往剧场里面跑。这几个老头儿后来脾气也上来了,他们后来都直接带着吃的喝的东西过来了,各种干粮背在身上,准备充足了才跟何向东来神侃。

    后来何向东一打听知道这里面一老头以前参过军,打过仗,敢情这老头是把跟自己侃大山当成打仗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何向东是苦笑不得,不过有这帮老头儿来捧场也是挺好玩的,向文社的气氛一向很随意,想干嘛都成,相声本来就是民间市井艺术,太严肃太正经了就不是相声了。

    话剧这边的气氛也还算好,就跟看电影差不多,观众们也是把话剧当成是现场电影了。

    今儿晚上演的这一出是他们剧场自己编的节目,一个叫《想吃油条现给你炸》,还有一部是它的姊妹篇叫《想吃豆浆现给你磨》。

    看到节目单的时候何向东差点没笑出来,先不说这节目的质量怎么样,就单这两个名字就太逗了。

    什么狗屁名字啊?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话剧。

    节目正式开始了,果然不出何向东所料,这里演的节目真的不正经,全都是各种段子笑料,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小品呢。

    但是他们很明显是用话剧的形式来演段子,这样看起来就很有意思了。小品顾名思义就是用小短剧的形式来品味人生,它比较中性,有道具有台词也有台上台下的互动。

    但是话剧就比较正经了,也是一门非常成熟的艺术,台上演员都很正经,有模有范儿,但是这个剧场不正经,演员们都在很正经地演着不正经的事儿。

    而且台上布置得很好,要是给现场环境配上字幕的话,那这就是妥妥的一场电影了。而且人家是面对面演出的,比电影更加真实,也更有观赏价值。

    何向东一直在看,也一直在笑,他很喜欢这种形式,也很喜欢这种一本正经搞笑的。何向东是什么人物,他可是从九岁就开始登台卖艺的主儿啊,这么多年见过的艺术形式多了去了,笑话段子更是不知几何,他现在已经很难被正经的段子逗笑了。

    现在在这个小话剧剧场里面他却被逗得哈哈大笑,由此可见,这个话剧社的实力是有多强啊。

    现场观众的反响也很好,看到最后何向东也不得不由衷感叹,难怪人家敢把门票卖的这么高,果然是艺高人胆大,厉害啊。

    再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把向文社的门票提的这么高,还会不会有人来看演出?

    何向东有些犹豫了,向文社提价是必然的,物价房租各方面都在涨,向文社的门票不可能一直维持在这个价钱,但是提价之后对向文社的影响会有多大?

    何向东心里没底。

    这边演出结束了,观众们纷纷退场了,何向东没走,他还没见到高俊生呢,这时候走不合适。

    他在这里还没坐一会儿,高俊生立马就出来了,他脸上还带着浓浓的妆容,看样子是连妆都没卸就出来了。

    一瞧见何向东还站在这里,高俊生赶忙小跑过来,边跑边喊道:“哎哟,对不住对不住,让您久等了。”

    何向东倒是一点不在意,就道:“嗨,没事,您忙您的不用管我,我在这儿看演出挺好的。”

    高俊生和何向东握了一下手,很客气道:“哎呀,怠慢了怠慢了,我自己也要上台演出,没时间陪客,您多担待。”

    何向东笑道:“见外了不是,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呆着就挺好的。咱们这一行讲究戏大于天,上台给观众好好表演就是了,不用管我。”

    高俊生道:“是是,你说的在理。”

    何向东又问道:“哎,怎么就来了我一个人啊?朱肖涛还有章云集他们都没来啊?”

    高俊生答道:“没呢,他们今晚在夜场都有演出,都没能来。来,您先跟我去后台歇上一会儿,我把妆卸了啊,然后咱哥俩出去好好喝上一杯。”

    何向东跟着高俊生往后台走,边走边道:“今晚是你们剧场演员们的聚会吧,嗨,我一外人去不太合适吧?”

    高俊生一只手推着何向东走:“不是,今晚就咱哥俩,我有事儿想跟您交流交流。”

    “啊?”何向东一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