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零二章 总有一天他们会求着我们上春晚的
    何向东还在劝:“没事,这次我请,一定给你找两个手法好的,我敢保证人家大爷的服务是周到的,你的蛋蛋也是一定会被搓到的。”

    薛果都快气懵了,也没心情郁闷了,张嘴就喷道:“你滚蛋,搓你大爷。”

    何向东道:“嘿,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识好人心呢。”

    薛果骂道:“滚蛋。”

    侯三爷也在这时候端着两碗面过来了:“哎,你们说什么呢,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啊。”

    何向东解释道:“这不春晚节目被毙了嘛,薛果有点不开心,然后说是要去澡堂子里面搓个澡开心一下。”

    侯三爷把面放在桌子上:“来,尝尝,炸酱面,我去拿酱。我说你们年轻人的爱好怎么跟老头子似得,还去搓澡开心?这玩意儿有什么开心的啊?”

    何向东答道:“嗨,这不是搓澡大爷连蛋蛋一块搓嘛,薛果说是想放松一下。”

    听了这话,侯三爷差点没一跟头栽在地上。

    薛果的脸也通红了,他现在是悔啊,当初太不该在这王八蛋面前开这种玩笑啊,现在这孙子逮着理了。

    侯三爷惊愕地看看薛果,又往他下半身瞥了好几眼,最后才语重心长地说道:“果儿啊,那什么,那种地方少去。唉,你也是该找个女朋友了,赶明儿干爹给你介绍一个。”

    “不是,不是您想的那样的。”薛果急了。

    侯三爷压了压手,说道:“没事没事我能理解,能理解,虽然你爱好特殊了一点,但是我也能理解,没事的孩子,不是什么大毛病啊。”

    薛果都快哭了。

    何向东憋笑憋得脸通红的,他都快受不了了。

    “你大爷的,我跟你拼了。”薛果一个熊扑就压在了何向东身上,双手就要掐何向东的脖子。

    何向东还在不知死活地大喊:“我又不是搓澡大爷,你压在我身上也没用啊。侯师叔救我,薛果又犯病了,救命啊,救命。”

    “闭嘴,你大爷的。”

    侯三爷无语地看着两人,他原本还挺担心这俩孩子受不了这次打击呢,他还想了好多安慰的话,结果这两个小混蛋别提有多心宽了,得,是自己瞎操心了。

    侯三爷去厨房端酱了,别人熬酱都是把肉切成小丁儿来熬,所以熬完之后只见肉味,却尝不到肉了。他则是把肉切成跟红烧肉差不多大小的大块,然后再慢慢熬,所以最后嚼起来嘴里慢慢的都是肉,特别满足特别过瘾。

    “来,行了,别打了,赶紧弄点酱拌面吃吧,不然待会儿都凉了。”侯三爷催促着两人。

    薛果这才从何向东身上下来,一脸气呼呼地端起面碗吃面,还狠狠地自己碗里弄了好几勺酱,看来怒气不小啊。

    何向东还在笑,仿佛能见着薛果生闷气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似得,他笑完了才把面碗端起来,大口地吃着,边吃边对侯三爷道:“师叔,您做的炸酱面是绝了啊,我来北京也二年多了,吃的炸酱面也有不少了,您这手艺绝对是顶尖的。”

    侯三爷自己倒是没吃面,就是挥挥手说道:“行了,你就别捧我了,好吃就行,好吃就多吃点,不够还有啊。”

    何向东忙不迭点头,头都快塞进面碗里面了。

    侯三爷看看两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劝慰一下:“虽然这次你们没有过五审,但是你们能走到这一步就很不容易了,作为第一次冲击春晚的年轻人来说,第一次就能跑到五审,这个成绩就已经很罕见了。”

    “没过也很正常,你们的节目我看了,没什么毛病,都挺好的。但是春晚呢,说实话这里面的变故很多,而且它所考虑的东西也很多,春晚并不是一个擂台,也不是说能力强的就一定可以一路打通关的。”

    “所以啊,这次错不在你们,时也命也,下次再来就是了。你们这回反正是露了脸了,好多相声界的大辈儿都向我打听你们呢,你们算是入了他们的眼了。这次虽然不能上春晚,但是过完年后,我也会给你们安排其他电视节目的,都不用担心什么,我想这次别人也说不了什么闲话了,你们的实力毕竟在这儿呢。”

    何向东一直是吃着面然后默默听着侯三爷的话,他现在的心态很好,春晚了不起只是一场晚会罢了,艺人要靠的还是自己的扎实的实力和认真作艺的态度,如果天天幻想一场晚会一夜而红,那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薛果把面碗放下来,面色沉重,他问道:“淘汰我们也没什么,但是我就是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被淘汰。”

    侯三爷看看何向东,发现何向东还是一副的淡然的模样,他微微点头,然后对薛果解释道:“这事儿我也去打听过了,审查组那边说你们的相声太传统了,说是怕观众接受不了,所以就给打掉了。”

    薛果脸绷的紧紧的:“传统相声真的没人听了吗?”

    何向东也终于把面碗放下了,他道:“果儿,别听那帮外行瞎说,观众喜不喜欢听传统相声你是知道的,我们哪次说相声观众的反响不好了?”

    薛果迟疑道:“可是现在传统曲艺传统相声没人听也是事实啊。”

    何向东冷冷道:“没人听只能是说那帮艺人没用罢了,艺人的问题怪艺术干嘛?”

    “诶。”侯三爷皱眉提醒了何向东一下,让他注意一点自己的话。

    薛果默默低着头,不说话了,说实话这次春晚被毙对他的打击还是有点大的,毕竟都走到了第五审了,离真正的舞台就差那么一点点了,结果却死在这里,他怎么能接受啊。

    “唉……”何向东道:”果儿,你也不用难过,他们不喜欢我们的相声只能说是他们不懂罢了,只要我们踏踏实实说相声,总有一天他们会求着我们上春晚的。”

    薛果摇摇头,自嘲笑笑:“别逗了,怎么可能?”

    侯三爷也半点不信何向东的话,春晚对艺人来说是最好的一个宣传平台,所以甭管你是多大的腕儿,哪怕是大到天上去了,春晚顶多也只是对你发出邀请而已,求着艺人上春晚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也只当是何向东这孩子一时的气话罢了,但何向东的目光却是坚定无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