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零一章 各方反应
    五审结果出,相声界一片震惊。

    冯爷惊愕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瞪大着眼睛惊问:“什么?”

    马老师也淡定不了,那天他是全场看完的,可是这最后的结果怎么和他预测地差那么多啊?马老师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随后拿起电话,打过去央视那边找一个老朋友问问情况。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楚城在家里来回地走,眉毛拧成一个大疙瘩,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最后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不可能啊,没理由啊,怎么会?

    张宝库老爷子在家里也是面沉似水,一双杂乱的白眉凝在一起久久不散。

    湖南那一对相声演员正在排队买回去的火车票呢,因为马上就是春运高峰期了,这一段时间火车站里排队买票的人太多了,他们今天是起了个大早来的,结果都还排了一上午了。

    眼瞧着都要中午了,这两人肚子都饿的不行了,正准备一人买饭另一人继续战斗,也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

    接起后在耳边听了一下,那人就直接懵了,好半天也不知道把电话放下来,弄得旁边那人紧张不已,一个劲儿地催他。

    好半晌,拿着电话的那位才目光呆滞犹然不敢置信地把电话里面听到的内容说了出来,结果两个人一起懵了。

    霍明德和郭俊强两人病了,五审演出之后,两人一口气没接上来,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连医院都没送,放到旁边的会议室里面透透风,捏一下人中就醒了,然后也没什么事了。

    但这两人还是病了,感冒了,躺在宾馆里面好几天没好转过来,就是一直是低烧头疼,吃了药也不见好。

    今天他们俩也收到了春晚的五审结果通知了,收到通知的那一刻,他们俩也懵了,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这两人是住在一间标间里面的,两人反应了好半天,脑子才重新开始转动。他们躺在床上,扭过头和对方对视,看着看着,这两人突然开始放声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歇斯底里的疯狂。

    但是笑了没多久,这两人眼泪却不知不觉地下来了,就跟开了闸的自来水似得,怎么都停不住。两人一边狂笑,一边大哭,最后都哭得不成样子了。他们也笑不出来了,把头埋在枕头里面放声大哭,哭声凄惨至极。

    何向东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在向文社准备说相声,他对着电话里面说道:“好的,知道了,谢谢您呐。”

    张文海也把衣服换好了,问道:“怎么啦?发生什么了?”

    何向东把手机放在桌子的抽屉里面,他是不会带着手机上台的,他回答道:“哦,没什么,刚刚春晚那边打来的,说是五审没过,走,上台吧。”

    “啊?”张文海一愣。

    何向东却先出了门了,身形如往常一样不偏不倚洒脱自如,脚步甚至比以前更加稳健了,好像五审被毙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张文海在后面暗暗骂了一声:“怪人。”然后也快速跟出去了。

    ……

    相声界其他人知道这个消息可谓也是相当震惊的,首先震惊于进入终审的这两人,这两个也是说相声的,但是他们竟然是相声界的“海青”,就是说他们没有师承。

    过了五审就相当于是进入春晚的真正舞台了,可是这两人却连个说相声的师父都没有,这就让好多名家都有点心动了。

    自己徒弟要是上了春晚了,走红了,变成腕儿了,这对自己这一枝儿的传承来说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就这样,这两人算是被好多人盯上了。

    还有一件让他们有些惊讶的事情是那对年轻得过分的小伙子终于被淘汰了,这让好多人都大松了一口气,这两个才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要是一路能直接杀进春晚,那也太逆天了。

    索性,甚好倒在五审了,不过这也足以让人惊叹了,毕竟是凭着自己的实力从全国各地那么多说相声的里面杀进去的狠角色啊,更何况还这么年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份央视内部的相声录像被曲协要了出来了,这份录像是不能外传的,但是可以在小范围作为教材讨论使用。

    这份录像也被相声界好多人士看到了,那些没去现场观看的人也终于看到了现场当天的情况了。

    严家,看完录像之后,严亮沉默了,他抽着烟,看着窗外思绪飘得很远。

    严小华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跟我说的也差不多嘛,能进五审我看他们还是运气居多,尤其是那个叫何向东的,我就说是运气吧,你看他在五审果然原形毕露了。”

    严亮把烟夹在手上,目光悠远,缓缓说道:“以后的相声界恐怕就是这两人的天下了。”

    严小华吃惊地豁然转头。

    ……

    相声界但凡是有点名气的相声演员都看到了这份录像了,看完之后,好多人久久无语。

    连先前一直黑何向东的那帮人也没话说了,这段相声没有征服春晚的审查组,但是却征服了相声界。

    这段相声的确可以说是一段教科书式的传统相声,但是它却被春晚拒绝了,难道传统相声真的一点市场都没有了吗?

    好多相声演员不禁扪心自问。

    ……

    夜晚,侯家。

    何向东为了赶到侯家赴宴,他把自己晚上的演出都给推掉了,自己去水果店里面买了点东西就过去了。

    他和薛果在侯家客厅里面坐着喝茶吃点心,侯三爷扎着围巾给他们弄炸酱面去了,他做炸酱面可是一绝,只是平常不怎么下厨罢了。

    何向东和薛果对面而坐,何向东神色坦然,薛果脸上还带着很明显的失落之色。

    何向东拿了一个橘子过来,掰开分给薛果一半,问道:“今天都干嘛了?”

    薛果把橘子接过来,放在桌子上也没有吃的心思,就答道:“没干嘛,在家呆着呢。”

    何向东笑了笑,问道:“干嘛,很难过啊?”

    “废话。”薛果翻着白眼来了这么一句。

    何向东打趣道:“那等我们吃完饭,我带你去澡堂,给你两个如花似玉的搓澡大爷来安慰安慰你。”

    “我才不要搓蛋,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