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四百章 太传统了
    黄导把嗓子润好了,觉得自己精力又回来了,他站了起来,他要为这段相声再努力一把,他道:“诸位,诸位,关于《吃晚饭》这个相声节目,咱们也讨论好几天了。”

    “我个人是特别赞成这个节目过审的,原因很简单,这是相声,诸位,这是一段相声啊。但这个就已经很好了,这段相声里面体现出来的全都是相声的技巧,他不是什么编剧弄出来的产物,单这一点就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了。”

    这话一出,旁边立马就有人反驳了:“春晚的舞台毕竟是面向全国十几亿人的,我们这是晚会节目,不是优秀相声展览会。咱们春晚,尤其是语言类的节目一定要通俗易懂,更要能引起观众的共鸣,这才是关键。”

    黄导马上跟那人说道:“《吃晚饭》这个作品就是它就是兼顾了通俗性和技术性啊,而且立意也很好,是讽刺现实中那些好吃懒做的人啊,我相信这段相声在春晚播出之后也肯定会引起社会的反思的。”

    另一人也反对道:“黄导,话不是您这样说的,您说的都是建立在这段相声会被全国观众广泛认可的前提下,但是现在谁知道这段相声会被观众甚至是全国观众喜欢呢?”

    黄导道:“您可以看看录像,那天现场观众的反响就能很好地说明了这段相声的观众接受度。而且我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执导过很多晚会,我很清楚一段节目是否会被观众接受,您得相信我的判断。”

    “您呀,就是太主观了。”

    “这怎么能是太主观呢,我是基于……”

    见又快要吵起来了,审查组的副组长张建民说话:“好了好了,都好好说话,别又吵起来。”

    张建民已经快五十岁了,是上面的领导,也是春晚审查组的副组长,春晚是关系到全国的大事,除了央视有人在负责,上面的领导还要出面镇场,尤其是到了后面几次审查,审查组的领导全都是上面来的领导,审查结果都是他们把关的。

    张建民摸着自己的大肚子,缓缓说话,领导说话都是很有范儿的,从话语里面就透露出自信和威严:“春晚也办了好些年了,这是面向全国十几亿人的大舞台,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要非常小心,出了一丁点意外那就是把缺陷暴露给十几亿人看,那么再小的失误都会变出大错。”

    “而我们选上春晚的节目第一要务当然是要积极向上,要有教育意义,要有宣传价值,这才是根本。另外节目一定要好,要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其实咱们也争论了好久了,但是实话实说,这次的几个相声节目在立意上面都没有什么问题,都挺好的,所以我们现在要选的就是就是在节目上要好的,要能被全国观众喜欢的。”

    这番话一出来,大会议室里面所有人都赞同地点了点头,领导就是领导,三两句话就把事情分析清楚总结到位了,还把下面着重要讨论的东西点出来。

    黄导继续说道:“我们张组长说的话正好也是我为什么非常推荐《吃晚饭》这个作品的原因,这个作品的质量绝对是要优于其他几个作品的,你们看它的这个结构就很好,叙事清楚,在叙事里面夹杂小包袱。”

    “而且演员的表演也非常不错,逗哏的演员把好吃懒做的形象都刻画出来了,而且捧哏量的也很有火候,我们的现场观众的反响也很好。当然了,如果仅仅只是如此,那么这三段节目也没有什么大区别。”

    “但是让《吃晚饭》这个节目有加分的是其之后的戏曲演唱方面,那个年轻人连续换了五个曲种,而且唱的都很有味道,这就是给这段相声加了好多分了。还有就是最后和老板搏斗那一段,也很有说评书的意思啊,在评书里面还加上了相声的小包袱和小技巧。就这二者,我就觉得这段相声可以远远超出其他的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力推这段相声上春晚的原因。”

    旁边有审查组的人马上又要反对,那人刚刚站起来还没等他说话,张建民就压压手让他坐下。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建民的脸上了,张建民沉沉叹了一口气,黄导的心一下子就悬起来了。

    张建民作为领导本来是不太好开口表达观点的,让大家伙自己去讨论出来的东西更加民主也更加客观,但是就这个节目,黄导太坚持了,以至于好几天了都没有个结果,再这么弄下去后面的节目还要不要审了?

    所以到了现在了,他决定自己不得不给这个节目定一个调了,尽管现场还有一个组长比他官大,但是组长是更不好说话的,只能是自己先站出来了。

    张建民的态度还算好,当官的城府一般都比较深,他微笑着说道:“黄导,我个人认为您刚刚说的这些优点恰好是这段相声最大的短板。”

    “啊?怎么会。”黄导很吃惊。

    张建民又轻叹了一声,说道:“戏曲和评书这都是属于传统艺术,现在都讲究推陈出新,你看看那两个小伙子,啊,还穿着一身大褂来说相声,穿就穿吧,这本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他们的表演形式太传统了,观众是否能接受还不好说。”

    黄导争辩道:“可是人家的演出的确不错啊,而且您看唱戏,现在国家也在提倡戏曲曲艺的复兴和发展啊。”

    张建民却道:“可是我们春晚已经有戏曲节目了啊,我们也响应了国家的号召了啊。但是现在的传统艺术的现状你也是知道的,还有谁听戏啊?还有谁听评书啊?我们国家有那么多位戏曲名家评书大师,随便拿出一个来不比这个年轻人厉害啊?可就是这样的大师这样的名家,他们的演出都没人去看,你凭什么说这个年轻人的唱的戏说的评书就一定会被观众喜欢?”

    黄导一时语塞,他竟然没话反驳,是啊,那么多名家的作品都没人听,这个小伙子才多大,他唱的会有人喜欢吗?稍稍一愣神,黄导还是顶着压力道:“可是现场的观众反响都很好啊?”

    张建民道:“但我们的春晚是面向十几亿观众的,你敢保证十几亿观众都能接受他这么传统的演出?如果都能接受的话,传统艺术何尝没落如斯啊?这一点你想过没有。”

    “还有就是我前面说的,咱们的春晚是面向十几亿观众的,再小的问题都会累积成大问题的。像他这么传统的节目,就算一千里面有一个不喜欢好了,但是累积起来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我们做节目应该是要在保守不出错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和改动,他这个太传统了,我看挺悬。”

    黄导怔怔地说不出话来了。

    张建民看看黄导的样子,微微摇头,又说道:“我上次就说他交上来的本子有问题,上次就打算打回去让他重新改的,那次也是你极力促成过初审的,现在就算是让他改也没有时间了。”

    黄导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开始发麻了,难道是自己的坚持才让这两个年轻人没法上春晚的?可是不会啊,他们的相声明明很好啊。

    审查组的组长看了眼失魂落魄的黄导,他也没有多话,就道:“现在开始无记名投票,从这三组里面选出一组进入终审。”

    黄导这才回过神来,投票?这还他妈投个屁票啊,领导的意思都出来了,这结果还能有什么变化。

    黄导呆呆地从眼前每一个人的面孔上滑过,从这些人的坚定的神色中,他发现了这些人好像真的不喜欢这段相声。

    可是,不应该啊,这是一个好相声啊,是真正的好相声,自己敢用自己这几十年的艺术生命做担保。

    难道仅仅是因为它太传统了,所以你们就否定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