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真的能红?
    四审结束,说的更准确一点应该是语言类节目的四审结束,所有演员都回去了,但却没人能轻松地起来,除了那些春晚直接特别邀请的演员,其他人都很忧心忡忡,在结果没出来之前,谁也无法预料到自己的死活。

    春晚就是一个大坑,这个坑每年要埋的人太多了。

    何向东和薛果也各自回家了,这两人也不没有当初那么看得开了,毕竟都走到这一步了,离春晚的舞台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只要再过第五审就相当于可以直通到春晚的直播舞台了,因为最后的终审只要没有太大的问题是不会打掉的,而且过了第五审,审查组那边会亲自盯着你的节目进行修改审查,虽然压力会很大,但是只要配合好了,那过终审还是不成问题的。

    像何向东这种需要拼杀进场的选手,春晚的工作组前期是不会放太大精力在这些人身上的。原因也很简单,这群拼杀的人太多了,工作组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个都盯得到。

    所以这些人前期都是放养的,工作组也会提一些意见,但是不多,让他们一轮轮拼杀进场。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没有工作组的束缚,演员们可能会做出更好的节目来。

    然后到过了五审,确定好了要上春晚的节目和演员了,审查组和工作组就开始对节目进行一个字一个字的审查了,多番更改之后,参加终审,过了就可以上春晚了。

    大致是这样一个流程。

    上面说的是需要拼杀的那群人,这群人通常都是各地文工团推荐上来竞争的节目。还有一部分就是春晚工作组主动邀请的了,这群人就有特权了。

    那么这群人包括谁呢,一个是大腕儿,春晚的老面孔熟面孔都在邀请之内。还有就是晚会演出需要的特殊的演员,尽管这些演员可能并不出名。

    就比如这次说相声的那支外国人团队,这就是春晚主动邀请的。还有在过后几年草根文化盛行的时候,春晚还经常会去邀请一些草根明星。

    这些人都是有特权的,因为春晚已经看上了你这个人了,或者说你这人演的这个节目了,工作组前期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些人身上,让他们一遍遍改节目,一遍遍审查,只要通过了,就可以通向春晚的舞台了。

    无疑,这些人都是幸运儿。

    何向东属于前者,所以他的节目还生死未卜呢,虽说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失败的准备,但是如果在这个时候失败了,那他还真的会有点失落的。

    四审已经演完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是那个相声本子却还可以另外动一动,这个本子还是不错的。

    买面茶这段传统相声他都没在向文社说过呢,这段相声倒是先出来了,本子也是只改了几天时间。何向东的要求向来严苛,这种本子他肯定是不会满意的。

    所以他还要再改,也趁着这段时间放到小剧场里面再打磨打磨。如果能过四审,那么改过之后的节目拿到五审的舞台,他就放心了。要是过不了,那放在小剧场演演也不错,反正都挺成熟的。

    向文社也还是老样子,平均一天就百来人,下午少晚上多,工作日少周末多,天气差少天气好多。现在还算不错,至少还能有盈余,这就已经很好了。

    第二天早上,何向东带着陈军练完了早功就去向文社了,王弥苇也跟着过去,他挺喜欢在向文社听相声的,说是有老茶馆的味道,如果再有几张四方桌,再来几杯盖碗茶,那就更有味道了。

    对此,何向东也只是笑笑,他的这个剧场是电影院改的,哪里有这些东西啊。他倒是想弄成茶馆,可惜他没那么些钱来进行改装啊,所以就这样就和就和算了。

    陈军去打扫卫生了,何向东陪着王弥苇在后台喝茶,其他演员都还没来呢。

    王弥苇喝起盖碗茶来特别霸气,一只手连盖抓着杯沿,送到嘴边,虎口一压杯盖,右手轻轻一斜,汤色清亮的茶水便缓缓而出。

    何向东觉得看王弥苇喝茶也是一种享受,他自己喝盖碗茶则是掀开杯盖,拿起茶碗来就喝,也不管下面的杯托,好好的一套三才碗愣是被他弄得支离破碎的。

    王弥苇放下茶碗,看着何向东问道:“你那春晚怎么样了?要是不行就赶紧回来跟我好好学单口。”

    何向东也把茶碗放回去,重新盖上杯盖,然后回答道:“现在还不知道诶,再说您那么着急干嘛,你都等了几十年了,还怕差这么一时半会儿的啊?”

    王弥苇张嘴就骂道:“废话,我都一把年纪了,我知道我还有几年活头啊?你这么蠢,我要是死了你还没学会怎么办?还怎么帮我找传人?”

    何向东苦笑着摇摇头,他和王弥苇认识的时间稍微一长,就发现这老头身上那股子世外高人的仙气不存在了,就跟市井老混混似得,简直不能再接地气了。

    不过想想也是,相声本来就是一门市井艺术,一个好的相声艺人身上是不可能有仙风道骨这种气质的,他一定是非常接地气的。

    何向东猜想自己当初可能是被那段录音给震慑到了,才会主动把那个长衫飘飘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的光环给王弥苇带上了,反倒是忘了相声艺人的本质了。

    何向东道:“您放心,能不能上春晚还不一定呢,再说就算真的上了春晚,那也顶多是耽误一两个月时间,年后我指定能跟您好好学。”

    王弥苇点点头,问道:“你觉得你上了春晚就能成腕儿吗?”

    何向东一愣,他思考了一下,回答道:“这个当然不能保证,上春晚的演员多了去了,也没见每个人都成名了,但这总归是个好机会,总是要好好去争取的。”

    “话说的是漂亮,可你真的是这么想的?”王弥苇看着何向东的眼睛。

    何向东一怔,他和王弥苇对视,他看见的是一双看透世事沧桑还明亮透彻的眼神,这眼神仿佛只需要一瞬就可以看到自己内心不为人知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