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九十章 压力好大
    何向东说道:“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门口过来一三轮了,就是那种卖小吃的三轮车,上面东西还挺齐全的,有茶叶蛋,有粽子,还有豆浆卤味什么的。???上面还架着一个锅子,也给煮点面条馄饨什么的。”

    “我一瞧三轮来了,就赶紧催促我媳妇拿着一块钱去买吃的。‘媳妇,来,快去买碗馄饨来,拿我的洗脚盆去,那玩意给的多。”

    “啊?拿洗脚盆装馄饨啊?我都没听说过。”

    何向东道:“我媳妇拿起洗脚盆就冲出去了,把洗脚盆往三轮车旁边一扔,喊道‘给下碗馄饨,就用这个装。’老板都傻了。”

    薛果吐槽道:“能不傻吗?谁见过拿洗脚盆装馄饨的啊?”

    何向东道:“老板是傻了,我媳妇可没有,刷刷刷三下,我媳妇一只手就抓了三个粽子,然后直接往嘴巴里面塞。”

    薛果惊道:“没剥皮呢。”

    何向东一挥手:“哪有那功夫啊,三个粽子下肚,我媳妇心里算是踏实了,她肚子有底了。老板崩溃了,苦着脸问我媳妇‘大姐,您这么大一个盆,我得搭进去多少汤啊?’我媳妇跟他说‘你放心,不要汤,给馄饨就行。’”

    薛果道:“嗨,您这说的真是人话。”

    观众也在笑。

    何向东继续道:“老板眼泪都要下来了‘用这盆装可以,但是您得多给点钱。”我媳妇大手一挥‘多大点事儿,来给你,再给我装二百个粽子,三百个鸡蛋,再给我下两百碗面条,然后,哎,算了算了,车撂下,你走吧。”

    薛果惊道:“啊?一块钱就想要人车啊?”

    何向东道:“这回那三轮车老板眼泪是真下来了,拿着一块钱都在抖了,我媳妇都懒得烦说他了,你瞧瞧他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块钱就给激动成这样了。”

    薛果道:“这是激动吗?”

    何向东扮成老板的样子,含着眼泪道:“老板哭着跟我媳妇说‘大姐,哪怕您给的一块钱是真的我都认了,不,哪怕是个铁块我就认了,您这是一纸片子啊,还是用铅笔画的。”

    “啊?”

    观众都笑疯了。

    何向东道:“您诸位都看看,这老板多小心眼啊,就这么小心眼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生意的。”

    薛果无语道:“这还是人家小心眼啊?”

    何向东道:“我媳妇从鼻孔里面出一声冷哼,她打心眼里就瞧不上这种人,咔咔两声。”

    薛果问道:“这又怎么了?”

    何向东道:“我媳妇又抓起两个茶叶蛋往嘴里塞了。”

    薛果道:“好家伙,还不忘吃呢。”

    何向东道:“那老板一瞧急眼了,怎么还吃呢,一把就把我媳妇推到了,拿脚往脸上踩啊。”

    薛果脸也皱起来了:“这么狠啊。”

    何向东撸起袖子,瞪着眼睛,语气也陡然加快了:“我在家里都瞧见了,我媳妇都挨打了,我哪里能看着啊?大丈夫宁死阵前不死阵后啊,我一扎腰带,行步如飞,哗哗哗,气势如饿虎捕食狂风扫残云一般,脚底下也是泥沙走石,如龙卷旋风一样。”

    这一段儿他用上了张氏评书的功夫,张阔如是什么人,那可是被人尊为金口银舌的评书名家啊,最擅长说长袍公案书,尤其擅长营造战争的大场面。

    何向东是他的亲传弟子,刚才这一番话,他就把这功夫用上了,观众的胃口也一下子就被吊起来了,全都屏气凝神地看着。

    何向东道:“我是一路冲杀过去,噗噗噗三声响后……”

    观众瞪大了眼。

    薛果问道:“怎么了?”

    何向东道:“我也抄起了三个粽子。”

    薛果一拍大腿:“嗨。”

    观众也笑喷了,这群人还等着看打架呢,结果又来一个抢粽子的了,这反转的也太快了吧。

    何向东道:“那老板见我要吃粽子,也跑过来要打我,你说这人得多小心眼啊,不就吃他几个粽子嘛,我又不是没给钱,讲理不讲啊?”

    薛果摇头一叹,伸手拦住了何向东,开始说教了,如果放在小剧场,这里弄一个底就可以下台了,再说别的就有一点画蛇添足了,但是在春晚舞台上,前面甭管说的有多好玩,那都是给后面的说教做的铺垫,没办法,上春晚的规矩就是这样的。

    “您呀,也别再怪老板了,老板打人是他不对,但是您也不能不给人钱还吃人家那么多东西啊。”

    何向东梗着脖子道:“怎么没给啊?”

    薛果道:“您就给了一块钱,还是拿铅笔画的假钱。”

    何向东还很理直气壮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家里穷啊,不这样我不得饿死啊?”

    薛果也怒了,高声喝骂道:“你这有手有脚的干点什么不好啊?你媳妇也是好好的,家里人身体都很健康也没有什么毛病,出去干点什么不挣钱啊?虽说咱们国家现在也没有很富裕吧,但是你只要肯踏踏实实干活就能一定能解决温饱,我看你呀就是好吃懒做,整天想着做白日梦,但凡是肯做点事的,你家里也不至于困难成那样。”

    最后两句话薛果喊的是掷地有声,观众也很给面子,立马开始鼓掌叫好了。

    何向东低着头,受教育就得有个受教育的样子,听罢之后,他抬头问道:“我好好工作真的能吃饱饭吗?”

    薛果认真道:“肯定可以。”

    何向东却道:“可是现在不行啊,我还不能去工作。”

    薛果皱眉问道:“又怎么了?”

    何向东答道:“那三轮车老板还追着我要钱呢。”

    薛果一笑:“忘了这茬了。”

    底结束。

    何向东和薛果在观众热情的掌声中鞠躬下场。

    旁边办公室坐着的马老师看的也是点头不已,虽说是换了一段新相声了,但是这段依然不错,技术性很高,包袱也很好,这两人不赖。

    他可是从侯三爷那里知道了何向东就准备了之前的那一个本子啊,换句话说,这本子是这年轻人在这几天里面弄出来的,几天时间就能出这样的精品段子,这年轻人了不得了,更何况还这么年轻。

    马老师对何向东和薛果两个人非常满意。

    台下的霍明德面沉似水,嘴里还在轻声咒骂着:“明明是准备了好久的段子,还非说是刚写的,骗人有意思吗?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一副什么德行?这么成熟的段子明显是一个编剧团队精心打磨很久的,还非说是自己一个人写的,真是够不要脸的。”

    他可没有马老师那么好的眼力见儿,可没法子一眼就瞧出来这段子是套了买面茶的模子。

    坐在一旁的湖南籍的两位相声演员,面色也很沉重,两人对视一眼,沉着脸点了点头,何向东让他们的压力都很大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