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改的买面茶
    台上的何向东马上就入正活儿了,春晚的节目时间是有限的,给一个相声节目的时间不会过十分钟,像何向东这种新人的节目基本不会过五分钟,所以他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把需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

    何向东继续往下说:“我就天天这么胡吃海喝地用钱啊,不出一年家里的钱可就又用完了,我们家又没饭辙了。”

    薛果道:“那可不,不出去挣钱,坐吃山空哪里能行啊?”

    何向东苦着脸:“家里都穷的没法子了,我那家里的倒霉孩子还跟我闹,你说有这么不懂事的孩子吗?还非得问我要饭吃。”

    薛果点点头:“这是孩子闹饭呢。”

    何向东板着脸,喝道:“走远点,闹什么闹,去年没给你吃饭啊?”

    薛果都傻了:“啊?这去年吃的管什么用呀?”

    听到这里了,旁边办公室的马老师点点头,他看出来了这段相声套的就是买面茶的模子,只不过改了好多东西。

    其实那天晚上何向东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就想着天上能不能掉下一个相声本子来。然后他脑子里面灵光一闪,闪的就是好吃懒做整天做白日梦的这个概念。

    然后顺势的他也就想到了买面茶这个传统相声,但是春晚要求的是全新原创的相声,他拿这个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在这么短短几天之内弄一个全新的节目,谁也无法保证这个段子就很成熟了,就一定能被观众接受了。

    所以他套用的买面茶的这个梁子,只不过往里面填充的东西不一样,前前后后的包袱也给改了,这样的作品既能保证成熟度,也能保证新颖度。

    何向东道:“我就把孩子打出门了,让孩子出门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吃的吧。还没过多一会儿,孩子又回来了,跟我说奶奶来了。我就问了,胖奶奶还是瘦奶奶啊?”

    薛果疑惑道:“这怎么还有两个奶奶啊?”

    何向东答道:“这个胖奶奶呀是孩子是小奶奶,是我三婶,人家家里有钱,这瘦奶奶是孩子亲奶奶,也太穷了。”

    薛果点点头,说道:“对,你们祖传的贫穷嘛。”

    何向东分饰两人道:“孩子说了‘是瘦奶奶’。‘关门关门,快把门关上,准是来混饭吃了,快点。’我们这儿刚把门关上了,还不等我松一口气,我亲妈就从门缝里面飘进来了。”

    薛果惊讶道:“这从门缝里是怎么进来的啊?”

    何向东在身上比划着:“瘦啊,都瘦的跟皮影戏似得。”

    “好家伙,这都没有人样子了。”

    何向东再次分饰两人:“‘妈诶,您上我们家来干嘛来了?’‘干嘛?吃饭,我都快饿死了。’‘哎哟呵,您还没吃饭呢,来来,快上炕上躺着吧。’”

    观众一下子就笑喷了,没吃饭光在炕上躺着有什么用啊?

    薛果见着观众笑了,他也就开始捧了,捧哏的一个作用就是把观众的所思所想转述出来:“没吃饭上炕躺着管什么用啊?”

    何向东答道:“你不知道,我们家有一宝炕,一头高一头低,你要是吃饱了就头朝上躺着,要是饿着肚子呢就头朝下,不一会儿就饱。”

    薛果吃惊道:“就干这么倒着控啊?”

    何向东苦着脸:“那有什么办法呢,我媳妇也在床上躺着呢。这就婆媳两人都并排躺着吧,还不等多一会儿,她们就喊着冷的慌了。你说这人穷事情就是多啊,冷了那有什么办法呢,家里也没被子啊,得,去门口挖两筐土吧。”

    薛果皱眉问道:“这挖土干嘛呀?”

    何向东使着身段,装作两手把一筐土搬进来,然后往下一倒:“来,躺好了别动啊,一动就出来了。”

    观众们都傻了,薛果也傻了,惊叫道:“您这是活埋呢。”

    何向东没理他,还在专心致志地用两只手在拍土。

    薛果赶紧拉他:“行了行了,就别拍了。”

    何向东还跟他解释:“这样拍结实,晚上不容易冻着。”

    观众这时候也绷不住了,一个个是狂笑不止。

    薛果都快无语了:“您这都像话吗?哪儿有活埋人的啊?”

    何向东理直气壮道:“我有什么办法啊?家里又没被子,总不能被冻死吧。”

    薛果看看他,又对观众说道:“您诸位都看看,这人气性还真大。”

    何向东道:“这不是家里穷没法子吗?你说我妈我媳妇都有人给他们埋了,我怎么办呀?”

    薛果道:“您不是还有一孩子吗?”

    何向东一拍手掌:“说起我那孩子我就来气,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你说我们家都这么穷了,还一整天出去玩,也不知道在家呆着,出去跑累了不得喊饿啊。”

    “嗬,您真讲理。”

    何向东道:“我刚生着气呢,我孩子就跑回来了,我举起巴掌就要揍这个不听话的混小子,可惜愣是半天没下得了手。”

    薛果捧了一句:“还是不舍得。”

    何向东摇头道:“不是,打人多费力气啊,我这儿还饿着肚子呢,不能白白消耗气力啊。”

    薛果翻着白眼道:“真有道理。”

    何向东继续道:“我这儿生着闷气呢,我孩子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

    薛果问道:“怎么了?”

    何向东做出惊喜的表情:“孩子出门玩在路边捡了一块钱,好家伙,整整一块钱啊,我眼泪都要下来了,这是多么庞大的一笔数字啊。”

    薛果道:“就这么一块钱还庞大啊?”

    何向东不满道:“怎么就不庞大了,我媳妇都激动地从床上起来了,她一掀被子。”

    薛果道:“那叫破土而出。

    观众笑得都不行了。

    何向东道:“我媳妇见着我手上拿着的这钱,眼泪都要下来了,终于又见着钱了,终于又能有饭吃了,终于能睡一个饱肚子觉,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自从有了你生命里都是奇迹,多少痛苦多少欢笑交织成一片灿烂的记忆……”

    薛果急忙打住了他:“行了,您这儿怎么还改还珠格格了?”

    有些观众笑得眼泪都要下来了,这包袱的确不错,尤其放是在现在格格浪潮正火的背景下,何向东一背词儿,底下观众心里就跟着唱了。(未完待续。)8